膝關節影評》佈局:騙到觀眾就是贏

文/膝關節

2017-06-08 00:20:32

▲《佈局》有個弔足觀眾懸念的前提:一位年輕有為的企業家與情婦在遙遠的飯店被人設局勒索,結果最後居然變成密室殺人事件。(圖/劇照,2017.06.07)
▲《佈局》有個弔足觀眾懸念的前提:一位年輕有為的企業家與情婦在遙遠的飯店被人設局勒索,結果最後居然變成密室殺人事件。(圖/劇照,2017.06.07)
推理片能引導觀眾參與推理解謎,隨著線索抽絲剝繭地浮上檯面後,觀眾心中多半能猜出兇手是誰,甚至半途就能分析真相。西班牙片《佈局》(Contratiempo/The invisible guest)則不是表面上那樣,非得等到最後才亮底牌,而且還玩弄了觀眾對主角的預設立場,最核心的道德價值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下有雷,防雷頁。我是分隔線)

《佈局》有個吊足觀眾懸念的前提:一位年輕有為的企業家與情婦在遙遠的飯店被人設局勒索,結果最後居然變成密室殺人事件。企業家宣稱自己被人打暈後,醒來發現小三被殺,請來律師為他在開庭前三小時做好攻防準備策略。這是表面上我們看到的故事,也是預告片透露給大家的線索。

由於這個案子明顯指出企業家陷入謀殺小三的嫌疑中,飯店房門上鎖之餘,還有內部上鎖,外加窗戶把手被拆,根本無法在房間犯案之後從窗戶脫逃,因此研判兇手不可能離開房間。到底殺人的是誰?兇手真的從房間消失了嗎?

本片片名三個版本各有巧思。中文的佈局既可說為主角企業家的心思,也可以看為律師為企業家設想的佈局,以利上法庭時的攻防演習。原文西班牙則有災難、不幸、挫折,比起英文的看不見的客人(The invisible guest)來說,顯然原文的指涉更多元了些。

從企業家與小三出遊時,本來該轉彎(右轉),他卻表示要往左走,開另一條道路可以更省時。就結局來說,企業家一定悔不當初,早知道右轉(Right)就不會發生半路遇到鹿襲而與對向來車發生車禍,人生的選擇有時就是該選正確的右邊,而不是省時的左邊。也因為這個左轉,帶給企業家巨大的災難不幸,當然也是看似發展順遂的世俗價值中,給一記當頭棒喝。

《佈局》的高明之處就是讓觀眾相信企業家是無辜的,車禍的起因真是無心,單純為了閃躲鹿襲,對向的來車車主不但沒專心開車,連安全帶也沒綁,死有餘辜。這是讓觀眾建立對企業家的同情心起點。企業家不過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而且就連小三也本來就有老公,兩人都是玩玩的,彼此都知道遊戲界線在哪?



這個狀況是否聽起來很熟悉?當不幸災難發生,先把各種可以亮的道德底牌都亮完,反正最差就是承認自己婚外情,剩下的都只是不幸意外罷了。這是每個人為求脫罪會做出的必要人性低標,先承認最小的錯誤,再想辦法圓那些無法收拾的失誤血腥。

但《佈局》不是那樣的,編導大費周章地要讓你相信企業家對律師說出來的謊言,甚至多半人就算面對司法也不願吐實,對於一個已經站在雲端高峰的人來說,世間的遊戲規則就該他訂,怎需要實話,能夠用謊言編織一切,才是屬於他的佈局。

律師角色就像是對他極盡挑剔的觀眾,想刺探他虛實與否,什麼細節不合理,當觀眾似乎抓完所有漏洞之後,重新把故事結局寫好定論的同時,律師才亮出真正的王牌,再對照律師片中不斷提醒企業家:為何要說謊、只想知道最後死者位置,這時律師角色再次翻轉,變成具有同情/理心的觀眾。觀眾/律師要的是真相,但權貴者不甘醜陋真相被看穿,寧可一再謊騙推責,說到這倒成了普世上流社會的腐敗縮影了。

※行政院衛福部提醒您 吸菸能導致肺癌、心臟血管疾病!※

本文作者《膝關節》白天是電影服務業,晚上是評論出版業。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藝文線、電影線記者、金馬獎、高雄電影節等評審。部落格「愛護你的膝關節」曾獲資策會部落格百傑「動漫影音」類首獎。著有《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大人的戀愛》。文章散見各報章網路。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