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雷/《與惡》死刑犯遭槍決! 吳慷仁噴鼻涕哭喊:要人權

▲《我們與惡的距離》吳慷仁演出殺人犯李曉明的辯護律師。(圖/公視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吳慷仁演出殺人犯李曉明的辯護律師。(圖/公視提供)

記者徐郁雯/綜合報導

2019-04-08 13:22:01

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吳慷仁飾演的法扶律師王赦,一連幫許多罪不可赦的人辯護,導致妻子、岳父都不能諒解,如今他不僅親自解密身世,也娓娓道出身為一名法扶律師,他的訴求究竟是為了什麼,「就算真正該死的人吧,他也應該跟我們有一樣的人權,這是人人生而平等、均等的權利。」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吳慷仁因不斷幫社會重大案件犯人辯護,使得老婆周采詩也不能諒解,直接帶小孩躲回娘家。在無差別殺人事件兇手李曉明執行槍決當天,吳慷仁到了老婆娘家,喝醉酒、哭著透露身為李曉明的辯護律師,自己及家屬卻沒收到通知,「可是新聞媒體可以第一時間收到通知去拍,為什麼不讓他跟他的家人見最後一面呢?這合法嗎?合理嗎?合情嗎?」

▲吳慷仁飾演法扶律師。(圖/公視提供)

吳慷仁不諱言,李曉明殺了人就是該死,只是當國家需要以殺人,來確保環境安全,是一件很荒謬的事,「他真的該死,他殺了人就應該死,不代表民主法治要跟著一起陪葬」,更說乾脆一開始逮捕李曉明時,直接捅他一刀、讓他死,何必浪費兩年時間開庭調查?

身為周采詩父親的巴戈,怒吼說:「所以你的正義感、你的人權,都是為了這些該死的人,他要人權,那被害人的人權呢?你為了這些人渣,你還放棄我女兒,你在想什麼東西?」

▲巴戈怒譙吳慷仁。(圖/翻攝自公視)

吳慷仁則回應:「就算真正該死的人吧,他也應該跟我們有一樣的人權,這是人人生而平等、均等的權利。保護這些人的權利,是我的工作,是我想做的工作,是我喜歡的工作,而且到底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你有標準答案嗎?誰有標準答案?」邊說邊哭的他,說到激動處連鼻涕都噴出來,完全融入角色的模樣,引起網友熱烈討論,更說:「今年金鐘視帝非吳慷仁莫屬!」

事實上,吳慷仁與周采詩白天坐在車裡的時候,就透露自己的身世,「有哪一個媽媽,會把3歲的兒子丟進育幼院?這樣的媽媽是怎麼樣的人?」周采詩則回應:「但是你沒變壞啊,你國中開始打工,半工半讀考上律師執照。」下一秒吳慷仁說:「我差點殺人,差點被人斷掉手腳筋,妳信嗎?」

▲吳慷仁、周采詩演出夫妻。(圖/翻攝自公視)

吳慷仁緩緩表示:「那次我拉肚子,遲到了,沒有趕上車,遲到2分鐘,我沒有坐上要去火拚的那台車,我在育幼院最親的兩個哥哥,一個死了,一個無期徒刑,不是每個人生下來都可以選擇。」也間接透露,想成為法扶律師,其實就是想為那些無法選擇的人,賦予他們所謂的人權。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您 酒後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