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姊妹淘
  • 寵毛網
  • 保庇NOW
  •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NOW電玩
  • 四方報

「菊花王朝的囚徒」 新皇后雅子不能觀禮老公登基大典

Japan's Prince visits a special exhibition
▲ 德仁將於5月1日繼位為日本的新天皇,但受限於皇室傳統,新皇后雅子無法出席老公的登基大典。(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 / 綜合報導

2019-04-30 15:36:16

日本雖是經濟高度發達的國家,但社會上「男尊女卑」的氛圍仍相當濃厚,女性社會地位不如男性,國內女性政治人物比例極低,皇室女權低落的情況更為明顯。即將成為日本新天皇的德仁,5月1日舉行的登基大典,與他結褵26年的雅子竟不能觀禮,因日本皇室傳統規定,所有皇室女性不得出席繼位儀式。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澳洲知名記者班希爾斯在2006年出版的《雅子妃-菊花王朝的囚徒》(Princess Masako:Prisoner of the Chrysanthemum Throne)一書中,曾透露雅子嫁入日本皇室的處境。即將在5月1日成為日本新皇后的雅子,是哈佛大學經濟系及東京大學法律系畢業的高材生,她精通六種語言,包括英語、法語、俄語和德語等,外型亮麗又優秀,是日本少數頂尖的女性外交官。

▲ 雅子在婚前是外交省菁英,精通六種語言。(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德仁經過7年苦苦追求,在了解雅子對嫁入皇室的憂慮後,承諾「嫁入皇室後,你會有很多的不安跟擔憂,但我會用盡一生全力守護妳。」皇太子與外交才女的愛情故事,感動了許多人。但嫁入日本皇室後,雅子除受限於皇室各種傳統規範外,更因無法生下兒子,備受指責,也因此出現「適應障礙」問題,近15年來鮮少在公眾場合露面。為此,德仁曾摃上宮內廳,2004年在前往歐洲訪問的行前記者會上,公開表示「我認為,有人對雅子至今所做的一切,包括她的人格都一同否定了。」德仁的說法震撼全日本,外界以「浩宮之亂」(浩宮為德仁的稱號)稱呼這起事件。

▲ 德仁與雅子婚後僅生下女兒愛子,因為沒有兒子,使雅子飽受生育壓力,被診斷患有「適應障礙」。(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5月1日德仁的登基大典「劍璽等繼承之儀」受限於皇室傳統,包括新皇后雅子在內的所有女性皇室成員,都不得出席觀禮。唯一出席的女性,是安倍內閣中的女閣員,地方創生擔當大臣片山皋月(Satsuki Katayama)。

對此,美國《紐約時報》引述京都外國語大學(Kyoto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公共外交學教授史諾(Nancy Snow)的說法,「他們(皇室)忘了國際社會將如何看待這件事,你能想像只有一位女閣員出席大典,卻看不見他(德仁)的妻子、未來的皇后,這是我的問題。」

對於日本皇室而言,在德仁繼位後,更重要的問題是,女性是否能夠成為天皇?在日本2017年為讓明仁退位通過的特別法中,鼓勵政府研究皇室改革,儘管在保守派壓力下,並未提到准許女性登基,但安倍內閣承諾,未來在德仁繼位後,會就女性在皇室的地位提出討論。

日本麗澤大學(Reitaku University in Kashiwa)法學和哲學教授八木秀次(Hidetsugu Yagi)表示「如果女性或女性皇族的子嗣繼位成為天皇,這會是一項重大的變革。」

「我認為這不會是他們(皇室)所樂見,」波特蘭州立大學史學家、日本帝國問題專家肯尼斯·J·洛夫(Kenneth J. Ruoff)說,「他們別無選擇。他們面臨著皇室繼承人的匱乏。」

「在我看來,新皇后不能出席繼任儀式實在太過荒唐」山貓綜合研究所(Yamaneko Research Institute)所長三浦瑠麗(Lully Miura)接受紐時專訪時強調。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民調中心

連三天新增多起本土個案,您認為本土疫情是否已瀕臨失控警戒?

連三天新增多起本土個案,您認為本土疫情是否已瀕臨失控警戒?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