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趙君朔/川普染疫會帶來「十月超級驚奇」嗎?

▲美國總統川普確診。(圖/美國國防部)
▲美國總統川普確診。(圖/美國國防部)

文/趙君朔

2020-10-05 14:09:35|2020-11-02 10:11:00

美國時間上周五凌晨,也就是台北時間的下午,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宣告了自己和太太武漢肺炎檢測的結果都呈陽性,震撼了世界。特別是距離美國大選僅剩一個月的時刻總統忽然需要隔離接受治療,會為選情、政情帶來什麼樣的衝擊非常值得做一番推演。而川普總統恢復健康的速度有多快,將是局勢會往何種方向演變的關鍵。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首先不論川普總統最後狀況如何,根據總統選舉法律,大選已來不及做任何人選上的更動,因為以通信方式進行的早鳥投票已經開始。另外也沒有任何將選舉延後的法律基礎,而必須要在2021年1月21日前確定新任總統人選。因此選舉的程序和結果將不會受到任何影響,最多只是萬一川普出現無法有效行使職務的狀況時,由副總統根據美國憲法修正案第25條的規定代行職位。

再來就是充滿較多不確定的部分,從目前川普發佈在醫院簡短的談話影片來看,他的狀態良好,很快能在隔離下正常辦公。如果很快有更好的消息:他已經在藥物的輔助下完全恢復健康,那麼可以想見他會盡快在確認無傳染給他人之虞後,重新投入大選的第一線戰場。因為他最擅長的,是利用現場演説的熱度來帶動支持者的熱情並靠這種氣氛擴散去已影響剩下少數還在思考的游移選民,這對川普要在幾個關鍵的搖擺州如威斯康辛、俄亥俄、佛羅里達和密西根等地後來居上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川普真的靠服用的美國Regeneron公司的抗體混合物新藥而加快康復速度,那麼以他善於説故事的風格,將能以自身的經驗為例,給美國還在治療的眾多感染者帶來激勵,也能部分掃除在美國過去半年多的抗疫過程中,川普不時會表達個人對疫情較主觀,沒有和專家學者商討過便草率出口的意見,而讓美國不少民眾感到無法放心,也和對手拜登突顯尊重專家意見的形象形成鮮明對照。所以如果川普能快速康復,他會以“抗疫鬥士”歸來的英雄形象重回選戰,這對他的選情會有不小的加分效果。

但如果川普因為本身的年紀就屬於會引發較多症狀的高危險群,加上有肥胖問題而讓他處於雖能視事,但沒有完全康復的狀況,那麼帶給選情、政情的不確定性便大為增加。第一個衝擊就是和前面的推演相反,他無法重返第一線回到造勢大會現場面對選民。第二,他很可能也無法參加第二場預定在10月15日邁阿密舉行的第二場辯論,而這場辯論外交/國安議題會是雙方攻防的其中一個重點,從第一場川普屢次想以拜登的小兒子杭特.拜登和烏克蘭、俄羅斯與中共存在利益輸送關係對拜登發起猛攻,就知道川普在第二場中只會捲土重來,繼續強打此議題,但如果辯論被迫取消,川普就少了一個大反擊的機會。即使屆時川普狀態允許,但因為尚未康復而被迫改為線上辯論,隔空狂轟對手的戲劇性效果也肯定不如當面對陣(拜登在第一場被聽到杭特.拜登的問題時,只能面色凝重的頻頻搖頭説“這些都不是真的”就明顯透露,這個議題是他的罩門)。

第三,如果川普持續處於恢復狀態不良,病況起伏的狀態,那麽民主黨便會以總統不當的防疫政策影響了國家政務正常運行之名批評川普。同時一個人被隔離在房間,無法和下屬面對面溝通的川普,在讀到各種對手陣營和川黑的猛烈批評會不會在沒有人提醒、踩煞車的情況下,又在推特上做出衝動、火上加油讓人感覺不專業的發言,也是很大的隱憂。反之,唯一會帶來正面效果的,則是如果川普病況堪憂,那麽會產生“共赴國難”效應、帶來同情票,但這能否彌補上面三點帶來的負面效應很難事前預測,所以這種狀況是不確定性最高的一種。

從目前川普在社交網站發布的貼文來看,他的狀況比較接近第一種,所以只要不發生急轉直下的變化,他的選情應該穩步向上。但選情之外,這次在選前一個月發生總統和第一夫人、白宮近身助理Hope Hicks、川普輔選大將Bill Stepien、 Kellyanne Conway和Chris Christie 都不幸感染,而且從目前川普最近一周的行程回溯,最有可能是感染源場合的是9/26 在白宮的玫瑰花園大法官候選人介紹,為什麼如此重要的場合會出現防疫破口,如果經過美國特勤和情報機關的徹查之後發現和中共有關,那麼不論川普接下來的狀況如何,對未來的中美關係可以想見會有災難性的變化。

這樣的推論並非無的放矢,因為從港大醫學院頂尖冠狀病毒研究室冒險出逃,控訴中共製造武漢肺炎病毒的閻麗夢博士接受美國福斯電視的專訪曾被川普轉推,閻本人更和川普信任的私人律師Juliani已經會面過並也公開了兩人的合照。Juliani也是和川普一同在空軍一號專機上,飛往克里夫蘭參加首場辯論的同行人員之一,Juliani更剛在福斯電視上受訪時明確提到中共用病毒攻擊了美國和川普總統,因此光憑對中共的合理懷疑,便可預期川普會以這次染疫事件為契機,對中共祭出更大動作,例如下最後通牒,要求中共開放實驗室讓美國疾管局和其他各國的專家徹查; 如果不從,便祭出嚴厲制裁。

最後一種較不可能發生,但目前也不能完全排除的,就是川普病況忽然惡化,變成無法正常行使職務時,要由副總統彭斯代理。彭斯雖然不像拜登被歐巴馬賦予專責處理外交的職權,但彭斯在2018年名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轟動一時的譴責中共種種惡行,並預告美國對中共政策轉向的「鐵幕2.0」演說,也透露了彭斯如果真的接下總統的棒子,他沒有理由手軟。而且到目前為止,美國政治圈中對中共態度最強硬,也紛紛提出各種立法要對付中共的政治人物,大部分都是出自於中西部小州的保守派(也很多是天主教徒)如田納西州的Martha Blackburn、密蘇里州的Josh Hawley、阿肯色州的Tom Cotton、亞利桑那州的Martha Mcsally等,而彭斯的背景和政治傾向和上述這些共和黨參議員如出一轍,所以完全不用擔心如果最壞的情況發生,陣前換將、彭斯掌大位時,美國強力對抗中共的政策路線會有所改變,甚至可能會更凶狠。

總體來看,目前看來狀況良好的川普可以説是因禍得福,他以三次公開亮相駁斥了對他不友善的媒體,如CNN說他病情不穩定的報導,並鞏固了川粉的士氣,也加強了對美國醫療科技水準的信心,更讓在他病情還不明朗的頭一天就兩度發推文,彷彿自己篤定當選的拜登看來有點得意的太早。只要在徹查白宮為何出現防疫破口的過程中,有發現任何也許和中共有關的疑點,川普絕對會拿來當作剩餘競選活動的主軸之一,並以此和拜登做出明顯區隔。同時川普政府也有可能再祭出大動作來對付中共,如下令關閉更多中共在美的領事館、驅逐更多中共在美動機可疑的留學生或是駐美人員等。

也就是說,無論這次白宮和川普身邊多位要員染疫是否真的和中共有關,中共從疫情爆發以來的種種惡性隱瞞,加上這次川普染病後中共內部網路上的一片歡騰,以及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此非常不懷好意的發言,都是很愚蠢的為美中關係的急速惡化添上了更多的柴火,也讓美中對決的時刻提前到大選前。因此無論是最好的狀況:川普迅速康復並迅速重新投入競選,或是最懷的狀況:川普病況突然惡化到難以正常工作要由彭斯代理,選情都會對川普有利並讓美中關係繼續失速下墜。只有川普的狀況陷入時好時壞,需要持續隔離的劇本下,會為美國大選帶來更多不確定與爭議,並有可能阻礙川普迅速做出嚴厲對付中共的新決策。然而最壞和時好時壞的情況目前都看不到苗頭,所以川普演出十月大逆轉,並且提前下重手對付中共,應該就是2020年版的「十月驚奇」,並創造出國際政治與人類命運的新格局,值得熱切期待。

●作者:趙君朔/紐約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民調中心

您會在社群網站上放閃給親朋好友看嗎?

您會在社群網站上放閃給親朋好友看嗎?

繼續作答
打疫苗請疫苗假不支薪,若您打算接種新冠疫苗,您會請疫苗假嗎?

打疫苗請疫苗假不支薪,若您打算接種新冠疫苗,您會請疫苗假嗎?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