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伊拉克選後轉運希望渺茫 人民起義一場空

▲伊拉克兩年前「十月起義」催生今天提前大選。分析預期,2003年後掌權的體制內精英會再度勝出;出身抗議浪潮的改革之士會繼續做政治局外人。伊拉克未來轉運希望渺茫。(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伊拉克兩年前「十月起義」催生今天提前大選。分析預期,2003年後掌權的體制內精英會再度勝出;出身抗議浪潮的改革之士會繼續做政治局外人。伊拉克未來轉運希望渺茫。(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央社

2021-10-11 08:59:00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10日專電)伊拉克兩年前「十月起義」催生今天提前大選。分析預期,2003年後掌權的體制內精英會再度勝出;出身抗議浪潮的改革之士會繼續做政治局外人。伊拉克未來轉運希望渺茫。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年10至12月巴格達和南部城巿爆示威潮,為2003年美國為首西方聯軍入侵、推翻遜尼派暴君海珊(Saddam Hussein)政權以來,伊拉克最大規模抗爭。那場十月起義(Tishreen uprising)造成逾600人喪生,迫使前總理馬帝(Adil Abdul-Mahdi)辭職下台,國會也迅速通過新選舉法,承諾提前大選。

新選舉法將全國18個省劃分為83選區,此前每個省分別是一個獨立選區;並且一改過去類似「比例代表制」的選制,選民現在可以直接選人,把更具區域代表性的人選送進國會;同時分配女性名額,使得每個選區至少必須選出一名女議員。

今天的提前大選是海珊遭到推翻以來伊拉克第5場國會選舉。十月起義顯然已經推動巴格達政壇進行漸進式改革,但分析認為,選後伊拉克發生重大變化的可能性不高。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聖馬可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San Marcos)中東史副教授馬拉希(Ibrahim al-Marashi)在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撰文指出,儘管部分抗議人士投身選戰,卻群龍無首,彼此無法結盟,甚至因為內部歧見而四分五裂。

馬拉希指出:「2003年後民族和宗教派系政黨精英很可能再度勝出。」但是恐怕沒有政黨在329席國會中過半,意味必須組成聯合政府。

2018年選後在國會分居一、二的什葉派教士薩德(Muqtada al-Sadr)的聯盟、與伊朗關係密切政治組織和軍事團體領導人阿米力(Hadi Al-Amiri)的聯盟,以及選後分別會與他們結盟的政治勢力,都會尋求繼續在政壇占有一席之地。這意味組成政府過程恐怕會相當冗長。

去年5月就任的總理哈德米(Mustafa al-Kadhimi)沒有自己的選舉聯盟。馬拉希認為,由於薩德主義者沒有眾望所歸的總理人選,可能會讓哈德米續任。

「然而,(過去一段時間)即使薩德主義者掌控國會而且由技術官僚內閣治國,哈德米還是無法改善伊拉克貪腐、失業、公共服務崩壞、民兵組織鎖定社運人士導致社會不安等問題。」馬拉希指出:「因此,伊拉克未來轉運希望渺茫。」

今天的大選本來應該是一場公民投票,選民將在自2003年掌權迄今、尋求維持現狀的體制內政治精英,以及出身抗議浪潮、尋求改革體制的政治局外人之間,作出抉擇。

十月起義本來似乎有催生一個跨民族、跨教派聯盟,動員伊斯蘭教什葉派、遜尼派和庫德族人的潛在可能性。然而,這次選舉結果將會證明,如此團結一致的伊拉克於2003年以後已不可企及。(編輯:馮昭)1101010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