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評黃國書成轉型正義轉機 范雲:應訂《除垢法》重建信任

▲談及轉型正義,民進黨立委范雲表示,當年體制的元兇中國國民黨仍沒有負責,就是最大的不公義。(圖/記者黃宣尹攝)
▲談及轉型正義,民進黨立委范雲表示,當年體制的元兇中國國民黨仍沒有負責,就是最大的不公義。(圖/記者黃宣尹攝)

記者黃宣尹/台北報導

2021-10-19 17:14:06|2021-10-19 23:00:30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近日遭指曾擔任國民黨的「線民」,他也坦言曾協助情治單位進行政治偵搜工作,引發政壇震撼,也讓轉型正義議題再度受到高度關注。過去曾受到監控的民進黨立委范雲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時表示,到現在還不知道誰是監控自己的抓耙子,這相當荒謬,未來台灣應該要推行清查制度,擔任一定層級公職的人士也應該自我揭露,如此才能深化民主、重建信任。而當年元凶國民黨的立委現在仍持續羞辱促轉會的委員、阻撓相關工作,更是最大的不公義。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談及自己曾經被監控,范雲表示,過去的生活中即使知道有抓耙子,但是不知道密度這麼高,也沒有感覺自己被監控。而自己到促轉會看了檔案後,當下其實沒時間思考,不過回家之後,晚上睡不著,好不容易睡著之後,又被淚水驚醒,想到到底誰是抓耙子就很難過。

范雲說,最誇張的例子是,包含自己在內,時常一同開會討論的6個跨校核心幹部中,有2個是抓耙子負責回報資訊。這會讓人去想說,這2個人到底是誰?「如果是任何一個人,我都沒有辦法接受」。

距離被監控已經事隔30年,台灣也已民主化多時,范雲認為,目前還是敵暗我明,抓耙子知道做了這個工作,但被監控的人現在都不知道是誰監控的,這造成人性的傷害。她說,基於很多原因,促轉會沒有公布抓耙子的姓名,但看到他們寫的資料,大家都受苦,所有被懷疑的人都無法澄清是或不是,這不是大家都是嫌疑犯嗎?

范雲表示,這是情治系統第一線工作者有人負責收買、逼迫,但最重要的是,整個系統的領導就是中國國民黨,到現在他們竟然還在切割,從未負過責任。如果他們真的有誠意面對的話,至少黨史要公開,現在都沒有依法提供、申報檔案,他們當年的黨務主管也拒絕被調查或訪談,在立院更看到國民黨立委每次都在羞辱促轉會的委員,並阻撓促轉會的工作,這叫國民黨面對歷史?這其實就是是目前最大的不公義,讓所有曾經被監控的人沒有完整的真相,無法重建信任、清除傷口。

范雲認為,黃國書的事件對於轉型正義來說其實是個機會,新潮流跟黃國書所做的決定,其實是落實轉型正義的開始。雖然現在還是只有部分真相,但也是很好的時機讓眾人反思,到底甚麼是歷史的正義?甚麼是轉型正義?再來應該要做甚麼?如果還有其他個案,為甚麼不同政黨可以用差異這麼大的方式處理?是不是國家應該要有一致的法律?

范雲認為,不管哪個政黨,只要擔任一定層級的公共職位,應該要自我揭露,讓人民知道他在威權時期,是否有做過侵犯人權的事情。有的話可以解釋,人民也會判斷是不是已經認同民主與人權,也會去了解當年為甚麼這樣做。

范雲說,其他國家也有類似的《除垢法》,或是一些清查制度。許多學者們的比較研究發現,從威權轉型到民主國家,有具體做清查的國家,會讓人民對民主制度更有信心。她認為,針對公職人員、安全人員、司法人員,是有必要做清查制度,這對民主的基礎是好的,「否則如果當年學運世代時的抓耙子,如果念法律,現在當法官,你能夠信任他嗎?」。

范雲也說,在推動轉型正義的路上,還需要說出更多真相,譬如說黨內有立委希望黃國書說出更多真相,只有這些事情被理解,才能夠真正認識情治體系是透過怎樣的方式傷害人民的人權、 隱私權及信任。

至於如果知道抓耙子的當事人,且當事人願意道歉,那是否願意選擇原諒?范雲表示,這樣的問題很難回答,因為現在連監控自己的是誰也不知道,究竟是為了甚麼原因傷害或背叛,更是個謎,這就是這個事情荒謬的地方。

范雲說,她去促轉會看了自己的檔案後,有在臉書表達這樣的心情,現在也超過1年了,卻還沒有任何一個人來告白說曾做過這樣的事情,「我現在真的很難回答」。她也說,以德國的例子來看,有好幾百萬人去檔案局看了自己的政治檔案,但依檔案局長受訪所說,沒有一個人後悔去看,也沒有任何一件報復的事情傳出來。如果德國人都能夠原諒跟和解,台灣是非常善良的族群,自己也是善良的人,其實這些原因都是可以理解的。

范雲最後也說,自己是野百合學運世代,很多同期的戰友去看了檔案後,都會覺得有很大的不公平,也覺得信任受到傷害,而當年體制的元兇中國國民黨,仍沒有負責,就是最大的不公義。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