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羽球/駱建佑爆冷奪冠 「安氏陪練」未來的表現值得關注

▲駱建佑奪得2021世錦賽男單冠軍。(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駱建佑奪得2021世錦賽男單冠軍。(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記者黃建霖/綜合報導

2021-12-21 15:30:39

在上周日的世界羽球錦標賽上,24歲的駱建佑以21:15、22:20擊敗印度名將Srikanth Kidambi,成為新加坡歷史上第一位世界羽球男單冠軍。不到半年的時間就從世界排名前20之外的選手,登上世錦賽冠軍寶座,讓人跌碎眼鏡。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駱建佑是馬來西亞人,曾和大馬新生代「一哥」李梓嘉是訓練搭檔。但他在祖國沒有太好的機會,因此於13歲那年前往新加坡體育學校就讀,18歲時取得了新加坡國籍,並開始代表新加坡參加國際大賽。

雖然新加坡給予駱建佑的待遇不差,但畢竟不是羽球大國、能提供的資源不多,而且能提供駱建佑這個等級球員進行高質量訓練的陪練員也很少,環境的客觀因素,可能是他過去成績一直不算太出色的原因之一。而在這半年來,他屢創生涯新高,除了男單前十選手不是缺席、就是還在調整之外,安賽龍移居杜拜的訓練計劃,肯定是重要原因。

安賽龍決定脫離國家隊、並在杜拜進行日常訓練,並邀請羽壇年輕才俊和他一起陪練,成為未來其他選手開啟個人化訓練的先鋒,但卻也在丹麥國內引起不小的爭議,讓他本人招致批評。不過擔任他陪練之一的駱建佑,也因此獲得了幫助,得到新加坡過內未能取得的珍貴資源。

在疫情爆發之前,駱建佑並非世界頂尖的男單好手,但在奧運之後他卻一飛衝天,不斷的刷新個人的賽事成績,如今更一舉拿下世界冠軍。對此他不諱言和安賽龍的訓練提升了自己的實力,「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因為他的水平高,我可以從中獲取許多東西,對我只有利無弊。」

除了能和世界頂尖選手切磋,得到進步的機會之外,杜拜Nad Al Sheba訓練中心的資源,無疑也提供了駱建佑許多幫助,那裏設施完善,還擁有許多訓練專家,甚至可以模擬不同海拔和不同濕度,讓球員能提早適應各種不同比賽場館的狀況。

本屆賽事駱建佑籤運不算太好,但他關關難過關關過,首輪面對安賽龍,他讓丹麥球王後兩局只得15分、爆冷晉級,之後他更一路擊敗王高倫、H. S. Prannoy、Anders Antonsen、Srikanth人奪冠。

對於這樣童話般的經歷,駱建佑坦言仍有些難以置信,「奪得世界冠軍一直是我的夢想,我常常都想某一天會實現這一願望,但我從未想過它會實現得這麼快。對我來說,這有點不可思議。但我不會就此感到滿足,我的職業生涯還有很長時間。」

「我對於奪得世界冠軍感到非常開心,我要感謝所有給我鼓勵的人,謝謝所有在背後支持我的人,包括贊助單位、新加坡羽協、隊友、家人和朋友。」最後他如此說道。

不只是駱建佑,加拿大的楊燦也是獲安賽龍邀請的選手之一,他在東京奧運和周天成的交手讓不少台灣球迷嚇出一把冷汗,如今成績也穩定上升中,另外還有世界排名衝上17的印度天才少年Lakshya Sen、英國的Toby Penty和瑞典的Felix Burestedt,都是在杜拜的「安氏陪練員」。

駱建佑24 歲才破繭而出,這不是常見的羽壇現象,除了他自身天賦和努力之外,機運顯然也是原因之一。安賽龍此前宣布脫離丹麥羽協,主要是為了更好的訓練環境、更方便的參賽交通和一些經濟因素。但受訪時他也提到希望能嘗試不一樣的訓練方式,來提升自己。

羽壇脫離協會自行訓練的「自由人」過去並不是沒有,但大部分是出於無奈,如大馬兩隊銀牌雙打:吳蔚昇/陳蔚強、吳柳螢/陳炳橓。但安賽龍和駱建佑等人,卻是主動積極的尋求更好的環境來加強實力。

雖然目前看起來,這樣新的羽球訓練實驗,成效仍未明,而且能持續多久全看安賽龍意願(由他報銷花費)。但這樣長期的海外移訓計畫無疑值得更多關注和借鑒。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