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到像在地獄!日玩家談三年課金700萬日圓艱辛「復健」歷程

NOW電玩

日玩家三年課金700萬日圓
日玩家三年課金700萬日圓
由於疫情形勢加劇,無法出門娛樂間接促進了宅經濟逆勢成長,在手遊課金方面更是大宗,不過似乎也使一些沉迷遊戲課金的玩家們找到更加的放縱「理由」,針對這難以評判功過的課金現象,日媒訪問到一位曾經執迷課金的玩家談了他三年課金 700 萬日圓,猶如地獄般的恢復歷程。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日媒報導,SMBC 今年1月發布的《20~29歲年輕人金錢意識調查2021》顯示,20~29歲人參與遊戲氪金比例為12.2%,而課金數額平均每月約4191日元。聽起來不多,然而實際上極端的例子並不少,其中就有10.6%的受訪者表示他們課到生活無法自理。

「我很害怕標題是 Apple 的收據 email 還有信用卡刷卡金額」如今 30 歲的 A 先生在一家房產業工作,自 2018 年時開始沉迷手遊課金無法自拔,直到 3 年後痛醒時課金總額已高達 700 萬日圓,而自己想要收手卻根本停不下來,「如同在地獄煎熬。」

A先生表示別人身上常見的「抽卡暴死」在自己身上根本不會發生,因為自己會抽到有為止,每個月都如此放縱地課金達 15 萬日元以上,雖然在抽到想要的東西後也曾後悔過,想說花錢買點實際物品該多好,甚至直接刪除帳號,然而第二天就聯繫遊戲公司請求復原帳號,並且給自己一個「回歸紀念」的藉口繼續課金。

由於使用信用卡過於頻繁,更把好幾張信用卡刷爆,經常會有信用卡公司來電詢問是否被盜刷,甚至需要以承擔循環利息給付最低繳款額來減輕壓力,直到現在依然欠著 100 萬日圓的卡債。

因此,他意識到平常除了課金抽卡根本沒花任何錢,之前曾經煩惱了很久買下的1萬元家電,確實地提升了物質生活,但課金一萬元卻可以很快地刷下去,感覺就像把錢丟水溝,他覺得應該慢慢修正他的金錢價值觀偏差。

據 A 先生所說,他是「選擇遊戲與課金共存的道路」,雖然現在依舊有課金,但每個月還可以存到 5千~1萬日圓,既可以滿足課金心理需求,又不影響生活品質,自己也開始改玩不依賴課金的遊戲,為了脫離課金而「復健」。不論是手遊課金或是其他消費管道,其實都是花錢買一個快樂,但凡事過猶不及,畢竟不是人人都身家上億,課金需要量力而為。

關鍵字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