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頒獎夜改變命運 小羽毛不悔為印地安人發聲

▲美國原住民維權人士小羽毛2日辭世。(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原住民維權人士小羽毛2日辭世。(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周世惠舊金山3日專電)「那一晚我說的是真話,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所有印第安人」。50年前代表馬龍白蘭度拒領奧斯卡獎的美國原住民維權人士小羽毛2日辭世,她不後悔當年站上奧斯卡舞台替原住民發聲,而她的命運也從此發生改變。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75歲印地安人維權人士小羽毛(Sacheen Littlefeather)10月2日因乳癌病逝於舊金山灣區馬林郡(Marin County)家中。小羽毛的母親是白人,父親是阿帕契族和亞奎族混血的美國原住民。

她在病逝之前已消失在公眾舞台很長一段時間。由於奧斯卡主辦單位美國影藝學院(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今年6月寄發道歉函給小羽毛,對她在1973年代表影星馬龍白蘭度拒領最佳男主角獎、抗議電影產業差別對待原住民族群,當場被噓、差點遭毆而致上道歉。

「舊金山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今天報導,小羽毛在上個月參加電影博物館演講前接受該報訪問,重述她如何站上半世紀前的奧斯卡頒獎舞台以及那天晚上之後她的遭遇。

起初她獲知馬龍白蘭度對印地安人的事物有興趣,在1969年到1971年印地安原住民佔領舊金山有「惡魔島」之稱的阿爾卡特拉斯島(Alcatraz Island)期間,馬蘭白蘭度曾經拜訪過這小島。她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關心,或者只是為某個角色做準備而已。

電影「教父」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是小羽毛的鄰居,他給了小羽毛馬龍白蘭度的地址。小羽毛去信,經過渺無音訊的一年後,馬龍白蘭度打電話給小羽毛,那時她服務於KFRC電台、擔任公共服務總監。

經過那次深刻的電話聊天後,她發現馬龍白蘭度是真的關心印地安人,兩人還變成好友。

那年奧斯卡頒獎典禮前一個月,1973年2月27日,約200名原住民和原住民運動組織成員占領南達科他州原住民保留區內的傷膝鎮(Wounded Knee),但那場維權倡議行動卻演變成警民暴力衝突並遭到外界抹黑。

在奧斯卡獎轉播前一天,馬龍白蘭度請她代為出席,小羽毛因沒有晚禮服可穿而猶豫,馬龍白蘭度建議她穿印地安人的鹿皮裝。

馬龍白蘭度日後受訪時曾說,他認為那是一個讓小羽毛為印地人發聲的絕佳機會。事實上,他還準備了8頁長的演講稿給小羽毛,但主辦方告知,如果小羽毛上台講話超過一分鐘就會趕她下台。

小羽毛做到了,她告訴頒獎人馬龍白蘭度不收小金人獎座,並把她的演說濃縮在有意義的60秒裡。

她說:「那一晚我說的是真話,我說出真心話,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所有印第安人。站在那舞台,我並沒有用拳頭、髒話或叫囂,而是用同理心和同情心發言。」

在那奧斯卡之夜後,小羽毛的演藝事業受挫,不過她做了不少有意義的事,包括成為美國印第安人舊金山愛滋研究所創始會員、和德雷莎修女(Mother Teresa)一起從事臨終關懷工作,也和舊金山芭蕾舞團合作等。(編輯:周永捷)1111004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