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老藏獒2/花10年打造!全台首座巨型犬中途之家任務多

▲毛小孩幸福聯盟協會是台灣第一個巨型犬中途之家(圖/記者陳建彰攝)
▲毛小孩幸福聯盟協會是台灣第一個巨型犬中途之家(圖/記者陳建彰攝)

記者黃禹馨/專題報導

基隆七堵的友蚋山區頂處,一座看似農舍的建築物,四周高掛的經幡呈現濃濃的藏族色彩。這裡不僅是藏傳佛學會的據點,還是全台唯一藏獒救援與收容中心。「毛小孩幸福聯盟協會」的創辦人釋法寬,當年因緣際會收養了一隻獒犬,加上牠們與藏傳佛教密不可分的關係,遂發起「藏獒救援行動」,挽起衣袖、打造藏獒們的專屬家園。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過去,台灣社會受到「12夜規範」,讓流浪動物的命運起了相當劇烈的變化。也由於獒犬體型和給民眾的既定印象,導致收容所照護員大多不敢親近藏獒,可能只能提供最基本的起居照顧,獒犬也高機率地成為「被安樂死」的毛孩。

當年,藏傳佛學會法師釋法寬,獲得朋友贈送的一隻獒犬,遂開始關注這類巨型犬在台灣的生活處境,無奈發現,形似「戰犬」的藏獒被遺棄並送進公立收容所後,竟在所內居處弱勢。

▲佛學會師父釋法寬與獒犬(圖片提供/毛小孩幸福聯盟協會)
▲佛學會師父釋法寬與獒犬(圖片提供/毛小孩幸福聯盟協會)
根據現任理事長陳立伃描述,當時釋法寬發現,在收容所內的藏獒思緒低迷,就像「在等待死亡」的氣氛,令他感受深刻。或許是出自獒犬的靈性,以及和藏傳佛教密不可分的關係,師父起心動念開啟了「藏獒救援行動」,希望能協助這些原本被飼主視為神犬,最後卻受困在籠中的一條條生命脫困。

但對於經費有限的佛學會而言,這項行動的負擔極為沉重,形同在肩上多添兩副擔子。陳立伃娓娓分享,在協會成立以前,師父開著一台廂型車,帶著志工及被救援的藏獒四處落腳,當時睡過鐵皮屋、停車場、公園,直到在陽明山找到第一個收容點…。

浪跡不再!協會位址的「二居二遷」

四處為家的生活歷時將近一年之久,即使在陽明山區,找到協會的第一個家,但安置狀況仍不順利。

「當時那裡沒有熱水,活動空間有限,還有長期的租金壓力,又因為狗狗吠叫的緣故,被附近鄰居抗議…。」協會行銷經理林于莉分享,所幸在2018年,協會成員終於在基隆七堵山區,找到另一塊適合安置的合法農舍。

▲毛小孩幸福聯盟協會的七堵位址(圖片提供/毛小孩幸福聯盟協會)
▲毛小孩幸福聯盟協會的七堵位址(圖片提供/毛小孩幸福聯盟協會)
「不誇張,當時仲介還是拿著開山刀帶我看地!」陳立伃回想當時,七堵場區雜草叢生,但也因為遠離人跡、腹地足夠的優點,終於可以讓這些大毛孩們不必再受「口罩之苦」,加上場區寬廣有大片活動空間,對協會與犬隻而言,都是一樁美事。

有了足夠的場域,讓該協會的救援行動隨之擴大,加上「專責收容獒犬」的名聲傳開,收編管道也從原本的逐個尋找,漸漸轉為接獲通報。

犬職人蔡乃叡向我們分享的「獒柔柔」,是目前狗舍裡最年輕的獒犬,牠就是被人帶到澎湖惡意遺棄,甚至因為被鍊住,生活有一餐沒一餐,還沾染排泄物導致全身皮膚病,最後被遊客發現帶回台灣,主動尋求協會的救援,換得現在溫飽的生活。

協會形同「狗狗學校」 毛孩專屬的「入會儀式」

像獒柔柔這樣的獒犬及高加索犬,協會目前已照顧了不下百隻。這些初入協會的犬隻,除了需要先到醫院做基本檢查和結紮,還需要隔離兩周,確保身上不帶有病蟲,才會開始與其他獒犬接觸。

除了基本的身體健康外,就像剛入新環境的轉學生,也需要一段時間「適應期」。有鑒於動物行為訓練,協會通常會安排個性友善、年齡較小的狗狗迎接新成員,林于莉還分享,「通常公狗跟母狗比較好相處,所以如果新來的是公狗,我們就會配一隻友善的母犬。」

不過,每隻獒犬在救援前都經歷過不同的故事,該如何讓牠們卸下心防,「同伴效應」也是重要關鍵。林于莉說:「這裡就像學校一樣,狗狗們也會互相學習,當牠們看著同伴有人照顧,還有東西吃,就會慢慢產生安全感。」

陪伴到最後一刻! 無終止的「愛循環」

雖然「讓民眾認養」也是協會的目標之一,但並非每一隻狗狗都有機會回歸家庭,陪伴這些神犬走向生命終點,也成了協會工作之一。

林于莉表示,協會成立將近十個年頭,面對狗狗的後事處理,也仰賴背後佛學會的協助,替藏獒們舉行簡單儀式、蓋往生被、念誦佛經,再進行個別火化,最後將骨灰罈送回佛學會。

▲協會替毛孩們舉行的簡易儀式(圖片提供/毛小孩幸福聯盟協會)
▲協會替毛孩們舉行的簡易儀式(圖片提供/毛小孩幸福聯盟協會)
實際走訪拜會這群「元老級成員」,大廳內的誦經聲不絕於耳,整齊排列、大小不一的骨灰罈前貼有相片,正如牠們生前一般可愛。

經歷過無數次的含淚送別,犬職人們的救援行動依舊不止,但在如何評估救援標準,才能保證收容所的量能不超出負荷上的工作,仍是協會還無法完全解決的問題。

犬職人李采妮表示,除了要衡量協會的空間和人力外,還需看狗狗的救援需求和急迫性,以確保收容空間能留給最需要急救的狗狗,更不可犧牲其他犬隻的收容福祉。

言下之意,就是並非所有落難的獒犬,都能順利且幸運地以「毛小孩幸福聯盟協會」為家,協會努力的,除了給已經成了家人的狗狗有完善環境外,「洗刷社會對獒犬的既定印象」、「重建獒犬與人類的橋樑」,都是更重要的任務。

目前協會除了提供志工活動,也推出周邊商品,讓藏獒有機會能走入社會、重回家庭,讓嗚咽的悲歌能夠嘎然而止,轉奏幸福與和諧交響的音律。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