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制「一帶一路」 歐盟全球門戶計畫滿周年疑問多

▲金額高達3000億歐元的歐盟「全球門戶」計畫宣布滿周年,它是歐盟最有地緣政治企圖心、被視為反制中國「一帶一路」的海外基建合作計畫。歐盟示意圖。(圖/取自Pixabay圖庫)
▲金額高達3000億歐元的歐盟「全球門戶」計畫宣布滿周年,它是歐盟最有地緣政治企圖心、被視為反制中國「一帶一路」的海外基建合作計畫。歐盟示意圖。(圖/取自Pixabay圖庫)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田習如布魯塞爾1日專電)金額高達3000億歐元的歐盟「全球門戶」計畫宣布滿周年,它是歐盟最有地緣政治企圖心、被視為反制中國「一帶一路」的海外基建合作計畫。但歐盟官員昨天在議會被質詢最多的問題是:「它到底是什麼?」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去年11月底歐盟執委會推出全球門戶(Global Gateway)計畫,目標在2027年前投注3000億歐元(約新台幣9.6兆元)協助發展中國家建設綠色能源、數位化、水資源等基礎設施。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中國2013年推出「一帶一路」計畫的前5年就花了約4250億美元(約新台幣13.1兆元)在開發中國家造橋舖路蓋港口,相形之下,歐盟這筆錢雖是小巫見大巫,但規模仍十分驚人。

歐洲議會發展委員會11月30日邀請歐盟執委員官員報告全球門戶計畫執行周年成果,結果多位議員們聽完報告後卻發出「老實說我不太知道它到底是什麼」、「這麼多錢要從哪裡來」、「到底想達成什麼目標」、「我們好像要做跟中國一樣的事,但更貴、成本更高?」等疑問。

確實一年來歐盟在全球門戶計畫框架下的具體案件很少,只有部分早在非洲談好的開發合作案,但11月明顯「趕進度」,包括利用在印尼舉辦的20國集團(G20)場邊會議,宣布與G7國家合作協助印尼能源轉型基礎建設;在中亞宣布出資2億歐元(約新台幣64億元)的「區域行動」方案;在埃及的聯合國氣候峰會(COP27)場邊宣布與非洲聯盟合作加碼。

印尼、中亞都對中國有地緣戰略意義,歐盟藉這些基建案伸入中國勢力範圍,難道不算有成果?

歐洲智庫布魯塞爾經濟暨全球研究所(Bruegel)資深研究員艾西亞(Alicia Garcia-Herrero)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表示,現在是歐美與「一帶一路」競爭的好時機,因為中國在疫情下已喊停許多相關計畫,加上內部經濟窘迫,資金需要留在國內,因此在海外灑錢的能量大減。

但她也舉出全球門戶計畫缺乏結構、資金並未真的存在,而且「歐盟正面臨俄烏戰後能源、移民等連串危機,沒有餘裕,要放在桌上討論的事情數量實在太巨大,只要這些危機不解決,不可能(對全球門戶)投入努力」。

對於歐盟的計畫似乎開始「伸入中國後院」,她認為歐盟還很難在中亞或東南亞發揮影響力,因為中亞國家正在把「老大」從俄國換成中國,而印尼對中國則沒有什麼歷史敵意,「一個(G7綠能)計畫不會帶來什麼改變,何況中國剛在印尼蓋好一條高鐵」。

另一方面,中國反而「伸入歐盟後院」巴爾幹半島,例如自由歐洲電台(RFE)近日連續報導中國監控科技系統深入塞爾維亞的情況。艾西亞表示,巴爾幹半島才是歐盟全球門戶計畫的關鍵地區,歐盟應該把力氣放在這裡;印太地區則可與日本、韓國、澳洲這些亞洲在地夥伴組成團隊合作。

不過,歐盟至少口頭上仍想在印太有更多足跡,歐盟最高外交官波瑞爾(Josep Borrell)11月29日在一場論壇上除了強調印太對歐盟經貿重要性,包括40%的貿易量需通過台灣海峽,他還特別說:「歐盟做為亞洲安全旁觀者的日子已經結束,我們在這裡沒有像美國的第七艦隊,但我們準備好要做更多。」

話雖如此,從資源有限和優先順序來看,歐盟充滿地緣政治及經濟企圖心的全球門戶計畫,距離「全球性」還很遙遠。(編輯:周永捷)1111201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