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58/李銘忠萬年被稱李銘順弟弟 花5年甩陰霾:沒人叫我名字

▲李銘忠花5年放下被稱「李銘順弟弟」的壓力,靠實力入圍本屆金鐘獎最佳男主角。(圖/凱渥提供)
▲李銘忠花5年放下被稱「李銘順弟弟」的壓力,靠實力入圍本屆金鐘獎最佳男主角。(圖/凱渥提供)

記者蔡依庭/台北專訪

李銘忠從馬來西亞來台發展7年,撇開演出的作品,最讓人認識他的原因,就是他有個視帝哥哥李銘順。總是被叫「李銘順弟弟」,李銘忠早已無感,「我從小都被這樣稱呼『欸!銘順弟弟』,都不會叫我的名字,已經習慣了。」入行後除了稱呼問題,他的演技也會被比較,「銘順可以演成這樣,為什麼你不行?」尤其剛出道的前5年壓力最大,後來他轉念,將束縛成為進步的動力。終於,他憑《台灣犯罪故事-生死困局》入圍本屆金鐘獎視帝,靠自己撕下「李銘順弟弟」標籤,讓人看見李銘忠的實力。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李銘順(右)李銘忠。(圖/翻攝李銘忠臉書)
▲李銘順(右)、李銘忠是長超像兄弟檔。(圖/翻攝李銘忠臉書)
46歲李銘忠和哥哥李銘順不用特別介紹,光看長相就知是親兄弟。他們接連加入演藝圈,難免被比較,尤其李銘順來台灣發展比較久,戲劇作品多又常拿獎,確實比弟弟還紅。然而這些世俗的眼光,李銘忠一點也不在意,他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透露「從小就被叫李銘順的弟弟」,說是麻痺嗎?或許他早已認清且看淡。

▲李銘忠在《台灣犯罪故事-生死困局》眼神都是戲。(圖/凱渥提供)
▲李銘忠在《台灣犯罪故事-生死困局》眼神都是戲。(圖/凱渥提供)
一直無法叫回自己的名字,李銘忠雖然有壓力,但不至於到受傷,説道:「剛入行的時候,對我來說是有程度的壓力,因為感受到比較的成分,他比我早入行大概5年,已經很有經驗,會比較:『銘順可以演成這樣,為什麼你不行?』我會很亂,因為對我來說很不公平。」感到不公平也無可奈何,李銘忠只能認清「我能力不足」,然後漸漸地接受這個事實。

他認為心理建設很重要,「主要是把這個壓力換成一個動力,我很幸運很快就看開這件事,哥哥一直在我前面就對了,一個榜樣在學習,也算是我的一個照明燈。」不過,他當年再怎麼傷心,有苦也不會特別和哥哥或家人分享,「有心事都不會跟家人說,我們只會說幸福的事。」

▲李銘忠(右)和王柏傑在劇中有許多精彩對手戲。(圖/Disney+)
▲李銘忠(右)和王柏傑在劇中有許多精彩對手戲。(圖/Disney+)
今年是他首度入圍金鐘獎,一舉就入圍戲劇節目男主角獎,若到時順利拿獎,李家就出了「視帝兄弟」。他說入圍當下,哥哥的兒子錄了音祝賀叔叔,家族的群組也是噹噹噹響不停,包含李銘順,都一直恭喜李銘忠「一定是你拿獎、一定是你拿獎」,反而是他滿平常心看待。若談及競爭對手,他對《模仿犯》的姚淳耀最有印象,表示:「我覺得他的後座力真的很強,劇情也很震撼我,他的表演真的太讚。」

他近期都待在馬來西亞拍戲,只有金鐘獎當天會請假返台與會,已表明不會邀請交往9年女友一起走紅毯,還笑人家:「她應該會腳軟吧!」 他更秒答拿獎了也不會求婚。不改低調個性,他最大心願是能和劇組一起走紅毯,「 畢竟我入圍也是因為劇組,就是有共襄盛舉的感覺。」

▲李銘忠把哥哥當作學習榜樣。(圖/凱渥提供)
▲李銘忠把哥哥當作學習榜樣。(圖/凱渥提供)

更多「金鐘58入圍揭曉」相關新聞。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