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百億公主」何超瓊背後 充滿遺憾的夢想與愛情

文/姊妹淘希希

calendar_today2020-05-27 20:30:00

▲何超瓊事業成功。(圖/美聯社、節目《笑看浮生》截圖畫面)
▲何超瓊事業成功。(圖/美聯社、節目《笑看浮生》截圖畫面)

身價5000億的澳門「賭王」何鴻燊近日過世,享壽98歲。他共有17名子女,其中二房長女何超瓊被譽為是「接班人」,她的事業手腕有目共睹,人生同樣堪稱傳奇。



何超瓊出生於1962年,正是父親何鴻燊獲得澳門賭場經營權的一年。因此,何鴻燊將這位二房之女視為幸運星般的存在,認為她天生就擁有帶來財富與權力的命格。

何超瓊的英文名字被取作「Pansy」,有三色堇的意思,花語為「沉思」「快樂」,她一向性情冷冽、情緒起伏不大,時常被媒體拍到低頭思索的模樣,要不就是擺著一張撲克臉,形象倒與沉思一詞相符。

至於花語的後半段「快樂」,是何超瓊想得不可得的遺憾,尤其在「愛情」與「夢想」這兩大項目中,她沒有選擇的權利。

何超瓊自小就有表演慾,不光是合唱團成員,更加入辯論隊與戲劇社,對文學、歷史、哲學與藝術充滿熱情;她喜歡比賽,一旦幫學校爭取到榮譽,她就會開心地把獎章別在校服上趴趴走。

她尤其自律,課外活動表現優異,學習成績依舊保持在水準之上,大學還申請到世界知名的表演藝術學府「瓦薩學院」(Vassar College),奧斯卡影后梅莉史翠普與「永遠的第一夫人」賈姬是該校校友。

性格靈敏好學,外加背景顯赫,何超瓊打從學生時代就是焦點,父親何鴻燊也非常喜歡她,驕傲地說:「所有的女兒之中就屬Pansy跟我最相像。」

出於對女兒的喜愛與期盼,何鴻燊阻止何超瓊念戲劇,他告訴女兒:「妳是一個邏輯性很強的女孩,應該要去申請商學院,如果我讓妳讀藝術,4年之後你一定會恨我。」何鴻燊還說:「夢想?夢想算什麼!」之後我們都曉得,何超瓊跑去美國就讀商學院。

成年後的何超瓊曾於受訪時吐真言:「現代女性很幸運,可以有機會掌握自己的人生。」一句話便向世人道盡了「能力越強、責任越重」的無奈,有時更得被迫吞下「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期許。

▲何超瓊事業成功。(圖/美聯社)
▲何超瓊事業成功。(圖/美聯社)

只不過,就算棄文從商,何超瓊依然抱持著自律與榮譽心的美德,在商場上呼風喚雨。她25歲便自行成立「天機」公關公司,從小規模一路壯大,如今已經是香港排行第一的公關公司,有「天下第一關」的美名;她30歲接管家族旗下的航務,短短幾年就讓營運轉虧為盈,也因為這一戰,父親何鴻燊對她更是信任。

探究何超瓊堅毅性格的背後,筆者認為可以從她早年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裡分析:「不管妳做了什麼,別人只需要一句『你是何鴻燊的女兒』,就可以完全抹殺。」

因為不想被看輕,即便不喜歡這件事,我也要把它做到最好;因為不想被貼標籤,即便從頭到尾都沒有選擇的餘地,也不會把事情擺爛。這些就是何超瓊的本質,一個努力證明自己「不只是公主」的女人。

一路扛著家族責任,在事業開疆闢土,何超瓊的感情路同樣多舛,她與港星陳百強的虐戀更被香港網友們視為八點檔,既感人又感傷。

何超瓊19歲時認識陳百強,當時兩人一起在TVB實習,互生情愫。陳百強還邀請何超瓊在他的歌曲〈深愛著你〉的MV裡頭當女主角,該曲歌詞「你說過愛在這一生裡,有過快樂與心碎」,多年後被何超瓊拿來懷念,說是她一生最愛的歌曲。

他們經常透過媒體隱晦地傳情,互稱對方為「靈魂知交」。

陳百強透露,自己丟失一只伯爵錶,該錶款式很難找,讓他悶悶不樂,孰料何超瓊得知後,立刻動用關係,買了一模一樣的款式送給他,讓他非常激動;何超瓊也曾撰文寫下對男方的情意,「Danny(陳百強)是我很重要的人,我所有的故事他都曉得。」

▲陳百強與何超瓊是一生摯友,兩人數度傳出戀情。(圖/取自亞視節目《笑看浮生》截圖畫面)
▲陳百強與何超瓊是一生摯友,兩人數度傳出戀情。(圖/取自亞視節目《笑看浮生》截圖畫面)

看過港媒流出一張照片,是陳百強30歲生日,何超瓊坐在他身旁,整個身軀斜倚著他、兩人手臂緊勾,笑容燦爛。雖然雙方對外口徑一致,都說是「好朋友」,但娛樂圈裡關於兩人的秘戀傳聞總是不間斷。

父親何鴻燊反對何超瓊與陳百強在一起,認為男方工作不體面,配不上自家女兒;母親藍瓊纓則勸說女兒,必須嫁給門當戶對的富商許晉亨,要她懂得「顧全大局」。

何超瓊接受《領航者》專訪時提過,「我慢慢發現我不再是自己的主角,我對家族、國家都有責任。」的確,打從何超瓊的祖父開始,澳門百年興衰關鍵都扛在這個家族頂上,她的愛,注定是成全國家與企業,而不是成全自己。

她嫁給了許晉亨,何家與許家的聯姻宴席擺了三天三夜,盛況空前,但新娘臉上的落寞與冷峻,事後也遭媒體看圖說故事,被視為是「公主無聲的抗議」

何超瓊結婚隔年,陳百強就宣布退出樂壇,之後服用安眠藥自殺未遂。昏迷期間,何超瓊不管已婚身份、無視輿論,天天去醫院照顧男方,直到1993年10月陳百強過世。

她總是冷靜自制,唯一一次失控就是在陳百強的葬禮上。當時,她不顧人妻身份,堅持為陳百強扶靈,並哭倒在陳母的懷裡,足見和陳百強的未竟之緣,將成何超瓊一生遺憾。後來她與許晉亨也離婚,至今未再嫁。

愛情與夢想都無從選擇,何超瓊不自怨自艾。

她喜歡藝術文化的初心不變,每次只要開設大飯店,她必定對裝潢設計親力親為,還曾經選了多達3百件藝術品放在自家酒店裡頭,完成她學生時期未竟的夢想。

她失去愛情,但骨子裡的愛不滅,只是她選擇把這份愛安放在國家與事業裡,「我希望澳門能在我的帶領下成為下一個巴黎或瑞士,我想要這塊土地能發揚光大。」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