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參選遭取消 黃之鋒:「我們都是香港人」不畏強權

國際中心林孝萱/綜合報導

calendar_today2020-08-03 14:57:19

▲黃之鋒。(圖/翻攝自《香港 01 》)
▲黃之鋒。(圖/翻攝自《香港 01 》)

「隨著國安法壓境,我從沒一刻抱有僥倖心態,幻想可以置身於政治風眼之外」。



中國人大 5 月 28 日通過《港區國安法》(港版國安法)後,黃之鋒在 6 月 20 日在社群平台上表達對國安法的憂慮,批評北京執意推動具爭議的國安法、侵蝕香港司法獨立。他直言,「作為首要目標之一,我可能會受到秘密審判、坐黑牢、電視認罪和遭遇刑求」並重申堅持下去不是因為足夠堅強,而是別無選擇,呼籲世界支持香港、敦促北京撤回法案。

但香港政府仍趕在每年七一大遊行前將法案刊憲生效,黃之鋒 6 月 30 日晚間透過臉書宣布辭去香港眾志秘書長的職位,將以個人身份實踐信念,同時退出的還有羅冠聰、周庭等人,香港眾志次日宣布解散。

▲(圖/翻攝自《香港01》)
▲黃之鋒6/30晚間透過臉書宣布退出香港眾志、辭去秘書長職務。(圖/翻攝自《香港01》)
7 月 11 日、12 日香港民主派就 2020 年 9 月 6 日的立法會選舉進行初選,全港投票人數達 61 萬人創下紀錄,黃之鋒雖然知道可能會被「 DQ 」仍以一人名單參與初選,並在九龍東選區以 3 萬 47 票居首,順利出線。20 日黃之鋒前往提名,並表示此次選舉將面對前所未有的白色恐怖,希望將此提升為國際事件,爭取關注。

7 月中旬,香港開始出現第三波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疫情的跡象,至月底,黃之鋒等共 12 位非建制派參選人被裁定「提名無效」,31 日,香港政府以疫情為由決定將立法會選舉延後至明年 9 月 5 日。

對此,黃之鋒透過個人臉書發文,表示擔憂 8 月中央人大釋法後可能不會再有立法會選舉,同時警方開始運用《國安法》通緝海外人士。黃之鋒將現在的香港比喻成台灣「白色恐怖時期」,鼓勵香港人秉持抗爭精神,前路荊棘滿途、但人心不死。

▲(圖/翻攝自黃之鋒臉書)
▲「我們都是香港人」。(圖/翻攝自黃之鋒臉書)
中學組織「學民思潮」

黃之鋒生於 1996 年 10 月 13 日的英屬香港,自學生時期開始參與公共事務,經歷「學民思潮」召集人、香港眾志秘書長等,成為泛民主派的代表人士。黃之鋒年僅 23 歲就曾榮獲全球 25 位最具影響力少年( 2014 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2018 年)。

黃之鋒最早在 15 歲( 2011 年),於東九龍的滙基書院就讀期間參與公共事務。他在 2011 年 5 月 29 日與同校同學林朗彥成立「學民思潮」,其他成員包括黃子悅、周庭、錢詩文、劉貳龍等人。

黃之鋒等人組織「學民思潮」為的是反對港府在 2011 年 5 月推動在中小學設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希望學生以身為中國國民感到自豪,港府出資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手冊》避開部分敏感話替,被當時香港社會言論認為,國民教育是中國政府企圖管控學生思想的「洗腦」教育。

▲(圖/翻攝自
▲學民思潮。(圖/翻攝自 VOA)
「學民思潮」希望以五四運動中的精神,追求自由開放的思想而非盲目的愛國情懷。組織在 2011 年 8 月 21 日首次發起遊行,2012 年規模逐漸擴大,同時組織進行改革,希望夠過示威、遊行等社會運動讓港府撤回國民教育科,引起社會關注,讓更多人討論相關議題。7 月 29 日「學民思潮」與香港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合辦全民行動「反對洗腦,萬人大遊行」。當時大會統計參與人數約 9 萬人;香港警方估計最多約 3.2 萬人。

經歷絕食抗議後,學名思潮和反國教聯盟於 9 月 7 日發起全城黑衣日,逾 12 萬人包圍港府總部。翌日,時任行政長官的梁振英召開記者會宣布讓步,但不會撤回課程指引。黃之鋒表示,不撤回指引組織將繼續抗爭,「學民思潮」持續在校園內發送「反洗腦小冊子」。

▲(圖/翻攝自立場新聞)
▲學民思潮。(圖/翻攝自立場新聞)
黃之鋒後接受《立場新聞》採訪時表示,大家總是假設他是看了某本書、受某個歷史人物影響,啟發他在 2011 年參與社會運動。但黃之鋒認為,實際上真的是機緣巧合,學民思潮時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崗位,他只不過是在鏡頭前面讓公眾認知的那個。

雨傘佔中「重奪公民廣場」

2013 年底香港各大學教授及牧師,期望以非暴力的方式為爭取立法會、行政長官真普選,學界在 2014 年 9 月 22 日發起罷課運動。月 26 日晚上,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和學民思潮同發起罷課、重奪「公民廣場」行動。後佔領規模逐漸擴大至多個地區,至 12 月 15 日警方全面清場結束。根據中文大學推算,約 120 萬、香港人口的六分之一的市民曾參與示威活動,期示威者面對警方的胡椒噴霧時以雨傘阻擋,時長 2 個多月的運動又被稱作「雨傘革命」(雨傘運動)。

當時 18 歲的黃之鋒在 9 月 26 日晚間於「和平佔中」罷課集會結束後,號召示威者進入被封鎖的「公民廣場」。28 日警方對聚集民眾發射催淚彈,引起民眾不滿,規模擴大至佔領銅鑼灣、旺角等地區。黃之鋒在 28 日被警方逮捕,在律師團隊協助下獲釋返家。

▲(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香港2014年為爭取真普選爆發雨傘革命。(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黃之鋒號召抗議者佔領公民廣場。(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黃之鋒號召抗議者佔領公民廣場。(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圖/翻攝自《香港01》)
▲港警發射胡椒噴霧、催淚彈驅離抗議者。(圖/翻攝自《香港01》)
最後,北京、港府都沒有讓步,有些人評價這場運動訴求失敗,抗議領導人之後遭到各種起訴;令一方面,運動所帶來的影響可以說是大大改變了香港社會的政治環境,年輕人籌組政黨參與政治、投入社會運動,雨傘革命隔年的區議會選舉,因許多年輕人一改政治冷漠,投票率高達 47.01%。

黃之鋒因在雨傘革命旺角清場期間,違反禁制令,而被控刑事藐視法庭。認罪後,原判入獄 3 個月,經過上訴,在 2019 年 5 月 16 日,減刑至 2 個月,即時入獄服刑至 2019 年 6 月 17 日出獄。

黃之鋒 2018 年在《 BBC 》接受採訪時表示,運動的成敗,並不是因為他有機會參與選舉,不是取決於運動最具代表性( iconic )的人物因為雨傘運動,讓更多人關注政治、支持民主的理念,雖然運動沒有撼動政權,但感動人心。他認為,和台灣「黨外時代」、韓國「光州事件」相比,香港民主運動所付的代價仍有很大的差距。

▲黃之鋒的父親黃偉明。(圖/翻攝自《香港01》)
▲黃之鋒的父親黃偉明。(圖/翻攝自《香港01》)
黃之鋒父親黃偉明( Roger )2017 年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憶述兒子的名字「之鋒」取自《聖經》,包含著父母期望他成為上帝的利器,打敗仇敵。黃偉明說,對兒子的期許是完成上帝的使命廣播福音,沒想到最後這個使命是社會運動。

黃偉明說,黃之鋒和自己很像,有立場、堅持、原則,自幼時就勇於發表意見,大概是受了自己「把宗教當成使命」的影響;以前在家裡播的電影《十字架耶穌在中國》講述的是文革之後教會在中國的發展,在黃之鋒上小學時,黃偉明介紹了一些有關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書籍。黃偉明認為,黃之鋒雖然有讀寫障礙,但在家庭環境的影響下,他的心智年齡比同齡人來得更加成熟。

黃之鋒進入匯基書院,一年級就因為學校餐廳又貴又難吃,和同學們設立 Facebook 專頁抗議,一舉槓上學校。黃偉明忘記黃之鋒最後是否有爭取成功,但他懷著對兒子的關愛,覺得黃之鋒堅持理念是件好事。

但黃之鋒也有缺點,黃偉明抱怨兒子不愛收東西,出門總是忘記關燈、關冷氣,鞋子不放在鞋櫃、放在客廳中間。面對未來,黃偉明說他不知道之鋒未來會做什麼,做立法會議員、進入港府還是繼續街頭抗爭都是他的選擇,最重要的是不要放棄原本的理想。

▲(圖/翻攝自黃之鋒臉書)
▲黃之鋒4/11在臉書上傳Switch遊戲「動物森友會」的遊戲畫面,中國大陸地區就下架了該款遊戲。(圖/翻攝自黃之鋒臉書)
 

反送中與港區國安法

2016 年 3 月 20 日「學民思潮」宣布解散、停止運作,部分成員在 4 月另組政黨「香港眾志」提出「自發、自主、自決、自立」四大主張作為黨綱(後今年 1 月,香港眾志宣布停止推動民主自決),以「民主自決」為最高綱領。2019 年黃之鋒在雨傘革命被起訴的判決出爐,在 5 月入獄服刑,出獄後即投入反送中運動,表示要和香港人站在一起,呼籲港府撤回《逃犯條例》。

▲黃之鋒與羅冠聰。(圖/翻攝自《香港01》)
▲黃之鋒與羅冠聰。(圖/翻攝自《香港01》)
▲林鄭月娥在通過「港版國安法」後發表錄影談話。(圖/截自YouTube影片)
▲林鄭月娥在通過「港版國安法」後發表錄影談話。(圖/截自YouTube影片)
黃之鋒:「林鄭流的是眼淚,香港人在金鐘流的是血。林鄭沒有資格做特首,香港人面對強權不會低頭。」

▲反送中示威運動,從一開始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後增加成「五大訴求」,包括調查港警濫權、爭取普選等。(圖/翻攝自《香港01》)
▲反送中示威運動,從一開始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後增加成「五大訴求」,包括調查港警濫權、爭取普選等。(圖/翻攝自《香港01》)
反送中期間,黃之鋒參與了 6 月 21 日包圍警察總部的集會,被以「煽惑、組織、參與未經批准集結」起訴,並在之後多次被警方逮捕。黃之鋒在 10 月報名 11 月的參選區議會選舉,但在 29 日被告知不符合候選人資格,裁定參選資格取消( DQ )。

反送中運動從 2019 年不斷延燒至今,港府雖暫停推動《逃犯條例》但北京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今年 5 月修訂更加完整的《港區國安法》(港版國安法),香港法政界譴責法條模糊、侵害香港司法,國際社會也表態對香港獨立自主感到擔憂,英、德、澳洲等國宣布中止與香港的司法刑事互助。

黃之鋒在《國安法》生效前夕( 6 月 30 日)宣布退出香港眾志,避免牽連同仁決定以個人名義繼續活動。面對立法會選舉提名無效,黃之鋒表示,被 DQ 他不是很意外,在立法會選舉被延後「萬年國代 2.0 」即將來臨的黑暗時代,如何應對更重要。黃之鋒希望,能夠夠過行動,繼續奮鬥讓世界知道香港人頑強抵抗的意志。

▲(圖/翻攝自臉書)
▲黃之鋒臉書分享美國國會資深議員的聲明「我們都是香港人」。(圖/翻攝自臉書)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