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裕芬演出《花甲男孩轉大人》,因演員間真摯情誼想起已故奶奶。(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6.30)
海裕芬演出《花甲男孩轉大人》,因演員間真摯情誼想起已故奶奶。(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6.30)

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5月25日舉行首映記者會時,飾演男主角鄭花甲姑姑的海裕芬,也是記者會主持人;當片花播完,主持經驗豐富的她一開口卻哽咽了,因為片花讓她想起大家朝夕相處的拍戲時光,更令她憶起過世奶奶的親情。

海裕芬說,那天早上,她夢見已過世的奶奶,「如果奶奶還在,就會在我周遭看著現在的我。」海裕芬口中的奶奶,其實是她的外婆,「奶奶說,叫外婆太生疏了,所以要我們叫她奶奶。」而奶奶則喊她為「老海」,她回想起與奶奶的相處說,小時候與奶奶家住在同一個眷村,每當放學的時都會到奶奶家,奶奶則會幫小孩們做便當,「奶奶手藝超好的!」

海裕芬談起奶奶相當開心,她笑說:「奶奶是思想開放的老太太!」兩人之間無話不談,她也曾說過奶奶聊起以往被外公追求的故事,「尺度大到我都害羞了。」甚至被奶奶笑太保守。之後,奶奶罹患肺腺癌,海裕芬每一次化療都陪著奶奶,直到奶奶過世;言談間聽得出她與奶奶深厚的情誼。而演出《花甲》時,她與演員們都因戲得到濃厚的「親情感」,她謝謝導演瞿友寧「讓劇情、角色都非常貼近大家的生活,每每讓我們想起自己的家人。」


海裕芬的奶奶喊她「老海」。(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6.30)

「大家或許一開始認為《花甲》是一部黑色幽默的喜劇」,但她認為,「在每個角色與劇中家人的嘻笑怒罵間,都是由許多感情推砌出來的。」這就是導演想傳達給觀眾的「家人相處情境」,也讓所有演員深刻感受到親情。因此首映會讓她感到是和演員們告別,「這一群人很像生命的過客,但卻又像家人一樣。」

從節目製作人到各大場合的主持人,海裕芬發現主持人僅能注意活動是否順暢、能否圓滿完成,但活動結束後,自己卻沒留下任何作品、紀錄。替藝人主持活動時,她需要幫攝影記者們指揮藝人看左右的鏡頭,現場喊著「看左邊~看右邊~」,她笑說,「我知道攝影大哥們都想接著喊:海裕芬你閃邊!」

因此,她一直希望有演戲的機會,2016年,她以《我家是戰國》入圍第51屆金鐘獎「最佳新人獎」,才開始有人驚訝的問她:「妳有演戲啊!」



海裕芬曾入圍第51屆金鐘獎「最佳新人獎」。(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6.30)

不過入圍金鐘獎沒為她帶來太多的戲劇邀約,對「如何從前一齣戲的角色出來,進入下一個角色」?她笑說:「不需要『出來』呀!」因為找她演戲的人不多,常常兩齣戲中間隔了幾個月的時間,「所以沒有進去出不來這件事。」

所以她獲邀演出《花甲》時,她不敢相信,甚至試裝時,她仍覺得「很有可能被換角」;演出後,她被批評「太不像道地台南人」、「沒有演出鄉下感」,還被笑「怎麼老是演老處女」?她也多次詢問導演「為什麼要我演鄭家的五妹」?導演自始至終都回她:「因為妳就是花甲的姑姑。」給她百分百的肯定。

隨著戲的熱播,她演的「鄭光好」漸漸被看見,也晉升為《咕咾小姐》的製作人,連同名主題曲也是她填詞。對她來說,《咕咾小姐》不只是演出,也是圓夢,她的第一本創作小說「咕咾小姐:破處難嗎?」,描述10個不同職業、年齡、背景的女子故事,上月推出。


海裕芬單曲〈咕咾小姐〉,由盧廣仲譜曲。(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6.30)

海裕芬在6月以第一首單曲〈咕咾小姐〉跨足歌壇,她填詞演唱,更「驚喜」請到盧廣仲譜曲;她回想,拍《花甲》時,她不經意的對盧廣仲透露,「希望有一天能唱到你的作品」,沒想到盧廣仲一口答應,還2度催她「詞寫好了沒」?讓她相當感動。

〈咕咾小姐〉歌詞寫實,「我是咕咾小姐,年華老去的姊姊,有在保養有在微整,但老化依舊無解」、「我是咕咾小姐,害怕孤老的姊姊,單身詛咒何時可解,投胎才能將孤單終結」,在她的堅持下,她與盧廣仲創作出詼諧、逗趣的歌曲,「充分表達我們這種老女人的無奈心情」。

40歲的海裕芬透露,現實生活中,她並不孤單,有許多人追求,其中不乏條件很好的對象,「好到我不嫁,是我很犯賤的感覺。」但卻遲遲沒有找到能互相滿足的對象,「對方往往想要的是激情。」而她嚮往安全感的親情。她說,接著只要尋找「可以跟我生小孩的對象就好。」

海裕芬就像自己創作的「咕咾小姐」,35歲以上的女生就像咕咾肉一般,嚐過人生的酸甜苦辣,不願屈就人生,仍舊自信有魅力。也如同奶奶告訴「老海」的:「女人一定要當自強,不能靠男人。」

▲花甲光好姑姑駕到,海芬獨家快問快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