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劭華注重穿著,出門前穿搭得花上一個小時。(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7.4)
龍劭華注重穿著,出門前穿搭得花上一個小時。(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7.4)

植劇場熱播劇《花甲男孩轉大人》今(7)日播出完結篇,該劇除了捧紅許多新演員,也讓觀眾看到硬底子演員洗鍊的演技。劇中蔡振南、龍劭華、柯叔元以及康康這4兄弟被稱為「四大天王」,龍劭華演出主導家中事務的二哥,成功詮釋了地方樁腳鄉土又強硬的性格。

怎麼把戲演好?龍劭華說:「這些演技,都是從人生經歷裡磨出來的。」回想起31年前出道初衷,龍劭華淺淺地笑說,「我只是為了當明星」,但他這樣演著演著,一頭就栽入演藝圈,最後表演已成了他第二生命。「只有演戲可以讓我百病全無!」龍劭華說,他已經很久沒看醫生了,最近想去看,不為健康,只是想整形,把臉上不知怎麼生出的小肉疣割掉。身為一個演員,哪能不愛漂亮呢?每天穿什麼,龍劭華可是看著時尚雜誌精挑細選的。

襯衫扣子解開三顆,很窄的牛仔褲,64歲的龍劭華邊笑,邊抽了根香菸。


龍劭華兒時生活坎坷。(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7.4)

談起表演,他講話就像連珠砲,停也停不下來,談起人生,龍劭華也是這樣。他笑說自己「3天不拍戲,就會有憂鬱症!」只要沒戲拍,龍劭華就會在家中不停的搬家具、移動家中擺設,一直覺得方向不對,這裡那裡有問題。「一定要拍戲,如果工作沒有排滿,就會很空虛。」外傳他拍戲不用背劇本,龍劭華笑說,「我只是睡得很少,半夜背劇本,沒有人看到而已!」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對龍劭華來說,演戲不只是為了表演而已,他的人生根本就也是齣劇力萬鈞的大戲。他出生即被父母所遺棄,養父母又離婚,他只能跟著養父生活。沒想到養父經商失敗,「我6、7歲就知道人生酸甜苦辣!」回想當年,龍劭華說,養父曾屢次想棄養他,接受日本教育的養父生氣時,就會趕他出門,把他的衣服、書包都往外丟,「我只能東西收一收躲在牆角。」

8歲時,他被養父帶到夜市看玩具,接著養父就躲起,暗中觀察有沒有人要撿走他,年紀小小的龍劭華,發現爸爸不見後,哭到不行,「但是都沒人要撿我。」也許是壓抑著,也許已事過境遷,他看起來平靜的說著,「最後養父只好再把我帶回身邊。」邊講,龍劭華邊陷入了沈思。


龍劭華曾靠著《超級星期天》早到生母。(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7.4)


在《花甲》,他參與了一場喪事,因為母親的死,家人糾葛不斷。然而他的生母的人生,卻與龍劭華絕緣,他雖然過去曾靠著《超級星期天》裡的尋人單元,母子相認,但後來,生母的兒子欠了債,討債人找上龍劭華。生母怕麻煩他,也怕自己麻煩,從此後又渺無音訊,「我甚至不知道在不在。」龍劭華經歷過很多其他人的喪事,但他卻無法為母親辦場喪事。

當年龍劭華投資酒店經營失敗,被合夥人借名義到處開支票,欠下百萬債務,接著開始有人上門討債。他丟下當時還沒成婚的女友,也就是現在的老婆,以及兩歲的孩子,就這麼躲了起來,還躲去其他女人家。龍劭華的養父當時已經走了,他記得他走到養父墳前,痛罵了一頓,他養父跑過路,怎麼自己也跑了路呢?這就是他對親人死亡的記憶。

沈默了會兒,龍劭華又說,「人到谷底總是有翻身一天,也許是『天公疼好人』」突然有一天,他終於想通了,向朋友借了5萬元,幫老婆、小孩安家,接著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接演了2集客串的角色,雖然他心裡千百不願意,認為「我都當主角了還客串。」沒想到他以好演技為自己加戲多達10集,接著更以《台灣水滸傳》一炮而紅。


龍劭華早年以《台灣水滸傳》一炮而紅。(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7.4)

原本就喜歡表演的他,在人生裡轉了一大圈,又重操舊業,幹他最愛幹的事。而那些「酸甜苦辣」的事,還有那些風花雪月的事,都讓他更珍惜他的事業。「所以我是不能不表演的!」龍劭華爽朗地大笑,然後這麼說。

也許是人生閱歷太多,龍劭華練就了看一個人不超過3分鐘的功夫,他也將這些「故事」放在心裡當成日後演戲的基石。

談回《花甲》,盧廣仲在「阿嬤告別式」唸弔念文的戲惹哭所有演員,那段戲讓龍劭華印象深刻,回想拍戲當天,盧廣仲先聽了一段悲歌培養難過的情緒,龍劭華看到相當驚訝,因為這與他的做法一模一樣,每每只要演出感情重的戲,他都會聽江惠的〈相思雨〉,雖然盧廣仲聽的是他阿嬤愛聽的歌〈台東人〉、〈安平追想曲〉。


龍劭華打扮相當時尚。(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7.4)

他雖然早是「老戲骨」,但見著其他人的好演出,還是一樣驚艷讚賞,對於被爆出老是忘詞的康康,則被龍劭華虧「康康就是綜藝弄多了,在對戲的時候都會想梗。」所以總是會停個1、2秒,這讓龍劭華笑喊:「老是被他氣死,都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講!等到我要講時他才開口。」不過他也認為康康「演得很自然」。

談戲,演戲,也活著像場戲,龍劭華又點了根菸,「上次我演那場戲……」話講個沒完,「我下半年還有電影、還有戲劇。」戲也像是永遠演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