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團體主張基本工資月薪與時薪連動,而且調漲一次到位,建議依據每人每月最低生活標準及就業扶養比換算,月薪調到2萬8862元,換算時薪要調到164元。(圖/記者陳明安攝)
▲勞工團體主張基本工資月薪與時薪連動,而且調漲一次到位,建議依據每人每月最低生活標準及就業扶養比換算,月薪調到2萬8862元,換算時薪要調到164元。(圖/記者陳明安攝)

民國108年起,基本工資月薪從現行2萬2000元,調升到2萬3100元,調漲5%;時薪從140元調到150元,調幅7.1%。不過,相較勞工團體主張月薪2萬8862元、時薪164元,勞團直言不滿意,「雇主團體真的沒有誠意,這離我們目標差距太遠了」,也表示政府還是向資方傾斜,沒正視勞方所談的問題,雇主仍未善盡企業社會責任。

全國產業總工會秘書長戴國榮轉述與會理事長莊爵安的說法,今日會中討論氣氛不好,本來資方態度很強硬,勞方也想要退席,最後折衷月薪調高5%,從2萬2000元提高至2萬3100元,時薪則與預期一樣調到150元,而這也要歸功於會前包括《NOWnews》等媒體報導,社會對基本工資調漲一面倒,有社會共識,也給予資方社會輿論壓力。

不過,相較勞團主張依據每人每月最低生活標準(目前13362元)乘以就業扶養比(2.16)的公式,希望月薪由2萬2000元調整為2萬8862元,換算時薪由140元調漲為164元,對於這次結果,他坦言「還是很遺憾」。

對於這次基本工資月薪調到2萬3100元,戴國榮表示,本來就在資方原本講的調漲2%至5%之中,今日的結果符合資方預期,勞方談的企業盈餘勞資共享等,資方都沒聽進去。

他說,每年都還是政治解決,台灣長期低薪問題並不會因這次調整就解決,問題還是存在,「到現在雇主還是憑感覺及想法脅迫政府,若調漲企業就無法生存、要出走」。他認為,這些強調基本工資調漲就沒法生存的企業,都是靠壓低勞動成本換取利潤的企業,本來就沒競爭力,「我們也是在逼迫政府輔導企業,進行產業轉型升級」。

戴國榮也呼籲,回歸就事論事,長遠之計社會對話是有必要,勞資對話是必須,從小勞動教育更是根本,而政府存在價值在於提升多數人福利,而不是去創造少數人財富,但這很難做到,因為有錢人才能影響政治。

他還是認為,即使勞方努力了,政府也努力了,關鍵是雇主仍沒有想通,基本工資要照顧勞工及家庭基本生活所需求,很遺憾他們還是沒聽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