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
▲從北農的表現看韓國瑜創造財富的能力(資料照片/記者許高祥攝)

最近,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在全台捲起一股「韓流」,他最主要的訴求就是「拼經濟」,而以韓國瑜的資歷,他宣稱、且支持者也據以相信他能夠「拼經濟」 的重要支撐,就是韓國瑜在北農總經理四年三個月(2013年1月1日至2017年3月31日)的表現。

因此,檢驗韓國瑜在北農總經理任內的表現,成為檢驗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最重要的基礎!

要如何檢驗韓國瑜在北農總經理任內的表現?我們很簡單地從「職位法定任務」和「推動事業完成度」兩個方面來檢驗。

穩定果菜價格是北農最重要的法定任務

北農,不是一般的公司,純粹以賺錢為目的,它更重要的任務在於「穩定果菜價格」 。

換言之,減少價格波動幅度,是評估批發市場經理人表現最重要的「關鍵績效指標KPI」。

簡單地說,價格太高,消費者受損;價格太低,農民血本無歸。更可怕的是,如果有心人利用颱風、雨季等事件,從中操縱,讓價格高的時候高得離譜,一棵高麗菜可以貴到台幣兩三百,低的時候一棵二十塊,連運費都不夠,這樣的價格起落,將是消費者和農民「雙輸」的局面。贏的,只有操縱果菜價格的「菜蟲」。

果菜價格是可以操縱的

如何操縱?

在消費者端,當批發價格低,市場承銷人(零批商或零售商)的售價不會馬上調降;反之,批發價格高,承銷人的售價會立刻加價,不利消費者。

在生產者端,當批發價格低,市場供應人(產地販運商等),會立即向農民壓低收購價格;反之,批發價格高,供應人不會馬上提高收購價格,不利農民。

這樣的「兩邊賺」有個前提,就是果菜批發市場某種程度的配合與不透明。
所以,過去曾經發生果菜拍賣員被砍被追殺的事情,顯示背後黑幕幢幢。

穩定果菜價格的成績單,不及格

那麼,果菜價格的波動要怎麼看?

對初級統計有點概念的人,應該可以了解「變異係數」這個概念。在一連串的數字中(以北農來說,這串數字就是果菜價格),上下波動大,呈現的變異係數就大,有心人從中獲利空間就大,農民和消費者損失更大。

所以,北農總經理的成績單,「果菜價格變異係數」,應該是越低越好。

根據北農的公開資料計算,韓國瑜任職期間,蔬菜月平均價格的變異係數0.284,韓國瑜卸任後(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0.206(表1)。

北農水果月平均價格的變異係數,韓國瑜任職期間0.186,韓國瑜卸任後(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0.090。

數字會說話,韓國瑜任職期間,果菜價格波動比他卸任後,波動更大。以菜價而言,他任職期間的菜價比卸任後波動大了約三成(0.284到0.206),以水果價格來說,波動大了一倍(0.186到0.090)

在經營績效的關鍵指標上,韓國瑜,不及格!

創意十足,鮮少作為

其次,和選高雄市長一樣,我們要看「韓國瑜宣稱要做的,達成了多少」。

韓國瑜口才絕佳、創意十足。在北農總經理任內,韓國瑜曾提出許多天馬行空的創意想法,有可能未經審慎評估,也有可能欠缺執行力,其結果不是撤離收攤、就是未能成案或是勉強經營,浪費公司許多公帑,舉其要者如下:

1. 撤離收攤
(1) 士林夜市設攤:2013年,韓國瑜主導於士林夜市設攤(2013年5月董事會),對遊客銷售水果,遭舉發水果價格太高,超乎合理範圍, 2014年6月30撤攤。

(2) 京華城百貨公司設攤:2014年7月1日起,韓國瑜主導北農進駐京華城百貨公司「世界名城」館內,設攤展售臺灣當令優質水果、芒果乾、月曆,以吸引來臺觀光旅客消費選購(2014年7月常董會及10月董事會)。同年的11月1日撤攤,僅擺攤4個月,因虧損而退場。

2. 未能成案
(1) 韓國瑜也曾經主導,想要「將北農現行的果菜拍賣制度,輸出至中國大陸」(2013年5月董事會),投入不少經費,截至卸任前,並無任何輸出實績。

(2) 「麗星郵輪上販售水果」、「至金門縣販售蔬果」…等構想的評估,也是花費不貲,最終都未能成案,胎死腹中。

3. 勉強經營
2015年2月2日,韓國瑜主導於第二市場一樓,上引水產對面設置「農的傳人」門市(2015年3月董事會報告案),專賣各地農產加工品,至今仍損益難兩平。

2013至2016年韓國瑜擔任總經理,北農的毛利介於2,933萬元-5,415萬元之間;2017年北農的毛利6,818萬元(3月卸下總經理)(表2)。事實證明, 韓國瑜沒有創造財富的能力。

回到高雄市長選舉的層次思考。講白一點,在百貨公司賣個水果都可以賣到賠錢,說要帶高雄人民「賺大錢」,不知信心何來?

「農民收入短少400億」的推論,不足取

有人「胡亂」推論,韓國瑜卸任後,農民收入短少400億,用以彰顯韓國瑜創造財富的能力。日期選擇等評估基準粗糙,不客觀,是選舉語言,企圖誤導視聽大眾。

決定批發市場農產品價格波動的是供給和需求,供給面有搶種或颱風、豪雨、寒流等因素;需求面有節日、天氣氣溫等因素。有些因素不是批發市場可以掌控。

韓國瑜任職北農期間,台灣曾遭逢豪大雨,蔬果產量減少,批發價格自然高漲,例如:眾所周知的香蕉批發價格甚至超過每公斤百元。因此,以批發價格的高低,評定批發市場經理人的能力,甚至無限上綱衍生出「農民收入短少400億」的結論,不足取。

簡單地說,韓國瑜把「價格穩定」當作是「農民損失」,把菜蟲賺的錢,都算在農民的頭上。這樣「竹篙裝菜刀」是標準的「韓式語言」。

幫忙賣農產品、創造財富,會是一場空

韓國瑜一再強調要幫忙把農產品賣出去,要帶著農漁民出去搶訂單,都是選舉語言。韓國瑜提出「愛情摩天輪、200億入股青年創業、旗津蓋賭場、蓋迪士尼以及太平島挖石油等等」承諾,希望為高雄帶來財富。以他在北農的經驗,肯定很難成事。

就好比他在北農一樣,對於如何穩定足量農漁貨源、冷鏈物流系統的建置等配套措施,均看不到具體作法。

從韓國瑜在北農任職期間的表現,他想幫忙高雄市賣農產品、創造財富的競選承諾,看似創意十足,實則天馬行空、鮮少作為、可行性低。

(作者陳淑恩是台灣農村經濟學會前理事長、屏東科技大學農企業管理系教授)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

NOWnews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