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勝益談起冒險精神,建議年輕人「人生短暫,不能等待,實現理想,無可取代。」(圖/記者陳明安攝)
▲戴勝益談起冒險精神,建議年輕人「人生短暫,不能等待,實現理想,無可取代。」(圖/記者陳明安攝)

一談到戴勝益,第一直覺除了想到他是王品集團創辦人之外,許多人也津津樂道他對於登山、騎自行車的熱愛,甚至是他將挑戰極限的精神帶進王品的企業文化,以「學分制」的方式激勵員工參與各項冒險運動,更是成為媒體採訪的焦點。不過,近年來戴勝益多了一項身分,卸下王品董事長之後的他,開起了益品書屋,他說「現在的自己是在做志業」,因為他認為「人生短暫,不能等待,實現理想,無可取代。」

人生總是有許多困難與挫折,尤其當你尚未成功的時候。回想起當初創立王品,戴勝益不諱言,最大的困難就是「籌錢」,越缺錢的時候越借不到錢。「我當初為了籌錢,一直借錢借到1.8億元,每個月差不多1000多萬的利息!」那時候的戴勝益每天跑3點半,當天的票據過了就很高興,但是一想到隔天又要重複一次,他就頭痛,甚至曾經有過「一睡不醒也甘心」的念頭,這樣的日子過了將近4年,他沒有想過要放棄。

「因為我借了1.8億元,如果我放棄,不只這一輩子我還不清,我的孩子也還不清、孫子也還不清,三代都還不清!」也幸虧他沒有放棄,才有了現在的王品。

「每一個人的冒險經驗,會讓他養成一種習慣,持續去挑戰下一個階段的人生。」卸下王品董事長的職位後,戴勝益開起了益品書屋,他形容現在的自己是在做「志業」,如果沒有挑戰聖母峰登頂的經驗,他現在不會做益品書屋,也許就跟一般人一樣,退休就是退休了。

他認為,20歲到40歲是一個人的職業階段、40歲到60歲是事業階段,60歲以後就是志業階段,「你的職業跟事業要做好、賺錢要夠多,才能夠支撐你在志業的花費。」前期基礎沒有打好,後面不管要做什麼都很困難。

▲卸下王品董事長身分的戴勝益,轉戰益品書屋。(圖/記者陳明安攝)
▲卸下王品董事長身分的戴勝益,轉戰益品書屋。(圖/記者陳明安攝)

談起勇於冒險、挑戰的精神,就不得不提到王品最著名的企業文化。

在王品的企業文化裡面,其中有一項是「登百岳」,意思就是員工要爬一百座1000公尺以上的高山,目前台灣只有400多個人達成目標,戴勝益自己也只爬了58座。

登百岳說起來容易,卻是個很大的挑戰。戴勝益笑說:「聖母峰的基地營我去過2次,每一次去都罵自己『如果下一次再來我就是豬』,結果沒想到真的變成豬!」挑戰百岳也是一樣,每次爬山累到不行的時候,心裡也會咒罵自己,但是每一次都還是禁不住高山的招喚,又去挑戰下一座山頭,其實就是一種心裡的呼喚。

「我後來把聖母峰加入企業文化之一,每年都會有一團去挑戰。」因為,他清楚的記得,當時成功到達山頂的時候,整個人異常興奮,感覺這就是人生的極致,死而無憾的感覺油然而生。戴勝益自己也在各式各樣的冒險、挑戰之中,慢慢累積自己的經驗值,對於經營管理也發揮很大的影響。

自己熱愛冒險是一回事,要怎麼說服企業員工願意挑戰,是ㄧ門學問。戴勝益解釋初衷說,王品企業文化之一有一項是騎自行車環島,最一開始只有他一人報名,不管怎麼說服同仁,都還是只有他一人,後來他執行「學分制」,如果學分沒有拿到,就不能晉升店長,因此報名變得非常踴躍,就連之後的爬玉山、橫度日月潭等項目也都有非常多員工參與。

強硬執行「學分制」、不怕員工反彈,他這麼堅持的原因,其實是因為電影《練習曲》。該片劇情是在描述一位學生騎單車環島一周的故事,並藉此記錄台灣的地方風俗、旅遊觀光、歷與社會等問題,片中對話「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感動許多觀眾,其中一位,就是戴勝益。

▲益品書屋對戴勝益來說,是人生的志業。(圖/記者陳明安攝)
▲益品書屋對戴勝益來說,是人生的志業。(圖/記者陳明安攝)

他認為,王品的員工都很年輕,如果他不去push、不去強制,這些「雄心壯志」永遠只在嘴巴上說說而已,「很多人都是心裡想著說要做什麼,但是想著想著卻一直沒有動作。」如果因為「學分制」的半強迫性,可以讓年輕人學習去計畫完成挑戰、規劃往後的職場生涯,那為什麼不做呢?「畢竟,每個人都會想要當店長(或是主廚)。」

戴勝益強調,登玉山、橫度日月潭、騎自行車環島都不是容易的事,參與的員工可以挑戰完成,在無形之中增加了許多抗壓性,回到工作崗位上,幾乎就沒有什麼可以難倒他們的事了。

說起現在台灣年輕人的冒險精神,戴勝益抱持正面看法。他提到,其實台灣的年輕人勇於創業,即使成功的機率很低,各種業態都還是有青年把積蓄拿出來創業,很值得鼓勵。「很多事情,即使事先覺得很冒險,但是只要去做就對了,即使失敗也不算是魯莽,至少挑戰過人生中一件很重要的事,老了也不會後悔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