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表示,台灣企業並沒有把成長果實分配給員工,目前日、韓、新加坡等國,都有鼓勵企業加薪的政策。(圖/NOWnews資料照)
▲「14A總裁」彭淮南(左)在2018年2月25日卸下擔任長達20年的中央銀行總裁職務。(圖/NOWnews資料照)

迎接2019年同時,回顧2018年新台幣可說是經歷了大升大貶,從「2字頭」並在1月25日來到29.067元,創近5年收盤新高,5月之後又重回「3字頭」,甚至貶破31元,10月11日收在31.105元,高低價差達2.038元,也讓大家很有感,甚至想起了素有「匯市殺手」、「彭神」稱號的前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這位史上首位「14A總裁」、我國在位最久的中央銀行總裁,在2018年2月25日結束了長達20年的央行總裁生涯。

彭淮南是在1998年央行前總裁許遠東在大園空難中不幸罹難後,由時任總統的李登輝指示接任央行總裁,1939年1月出生的彭淮南,當時年僅59歲,而且一做就是20年,帶領台灣走過亞洲金融風暴、全球金融海嘯、歐債危機等考驗,經歷3次政黨輪替、4位總統包括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及蔡英文,在匯市上成功擊退「金融巨鱷」索羅斯,「匯市殺手」之名也不脛而走,亦被民眾封為「彭神」,在內閣官員滿意度民調亦始終名列前茅,更獲得《全球金融雜誌》(Global Finance)評比獲評為最高榮譽「A」級總裁,也是全球第一、也是唯一的「14A」央行總裁。

也因為擁有高民氣,每當總統大選或是內閣改組,彭淮南更是副總統或閣揆、副閣揆的熱門人選,就曾被撞見與當時還是總統參選人的蔡英文會面,但他則以「央行總裁是我最後一項公職」來回應。不過,他在2016年9月底首度表態,「央行總裁是我最後一個公職、也是最後一個任期」,並在2018年2月25日正式退休,央行也結束金長達20年的「彭淮南時代」。

不過,在彭淮南20年任內,不僅新台幣兌美元收盤價從1998年2月25日的32.551元回升2018年2月23日的29.306元,升值了3.245元、升幅近10%;通膨率也僅2年破2%(2005年及2008年);外匯存底更從1998年2月的840.1億美元增至今年2月的4567.2億美元,增加了3727.1億美元,增加4.43倍。

彭淮南也自豪任內致力達成《中央銀行法》所賦予的任務,包括促進金融穩定、健全銀行業務、維護對內及對外幣值的穩定,並協助經濟之發展。除了推動有效的貨幣與匯率政策,使台灣安然渡過2次範圍極大的金融危機外,過去所採取的其他非常重要的措施,還包括促進台灣支付清算系統的現代化、對房地產採取針對
性的總體審慎政策、辦理921震災專案貸款、協助就學貸款制度改革、建置外幣結算平台及推動兩岸金融合作等等,使得多年來台灣國際收支健全,外匯存底持續成長,民間持有國外淨資產也明顯增加。

雖然外界對他評價有褒亦有貶,他對自己20年任內表現也說:「這交給大家打分數」,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在退休前仍相當努力,除再拿到一個「A」成為全球唯一「14A」總裁,還交出「台灣從美國外匯操縱國觀察名單中去除」的漂亮成績單,亦榮獲2018年 Central Banking Publications(CBP 中央銀行業務出版社)終身成就獎,目前全球僅5位獲獎。

▲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左)今(26)日正式退職,交棒給子弟兵總裁楊金龍(右),由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中)擔任監交人。(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2.26)
▲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在2018年2月25日正式退休,並交棒給子弟兵總裁楊金龍(右),由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中)擔任監交人。(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2.26)

不過,即便彭淮南卸下長達20年的央行總裁職務,仍是央行最高顧問,在央行也有自己的辦公室,而且他每天還是會進央行。只是對於繼任者、現任央行總裁楊金龍來說,彭淮南任內空前絕後的表現,對楊金龍來說是壓力、也是動力,大家亦拿著放大鏡檢視他的一言一行,看是否「彭規楊隨」?而就接任後這10個月表現來看,還是有些與彭淮南不同之處。

楊金龍除首創記者會直播、央行理監事會提前1小時召開及出席公開場合暢談虛擬貨幣與數位經濟,對於央行理事有關「勿用『草包經濟學』來回應外界的疑問」,更打破央行一言堂,他自己親自回應:「不同意見很正常」,而從這些做法可看出楊金龍積極想要創造及走出自己的「總裁」風格,也讓大家也有所期待,能有與彭淮南不同的「耳目一新」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