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大盜》賴雅妍、曹晏豪專訪

電影的主視覺與預告都分為聖人與大盜兩派,那麼大家在拍攝現場也會分成不同的陣營嗎?

賴雅妍:會,我覺得聖人幫是一群表裡不一的人,大盜幫就是有話直說、有血有淚的人,跟兩邊對戲感覺真的不一樣,如果今天拍的戲有比較多聖人幫的人,我覺得大家會對我比較熱絡,可能因為我們是同一幫的人;可是當拍攝跟大盜幫的人比較多的時候,會有點被孤立的感覺,我覺得跟角色有關,他們自然而然對於這些所謂上流社會的人會劃分一條界線。

現場這種不約而同的氣場,也幫助我自己在角色上成立一種很孤獨的感覺,因為我認為徐菁不屬於聖人也不屬於大盜,她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很難自處的狀態,所以反而在現場我們不拍戲的時候,會營造一種氣場幫助我自己達到在跟他們對戲的時候的一種狀態,然後跟聖人幫的人在對戲的時候又是另一種狀態。

▲《聖人大盜》劇照(圖/双喜)
▲《聖人大盜》劇照(圖/双喜)

徐菁是一個思慮縝密的角色,雅妍在私下也是一個凡事先計劃好再行動的人嗎?

賴雅妍:我是一個會計畫好再去行動的人,但是我沒有像徐菁那麼縝密,就是我什麼都想好了但是其實我什麼都不對,所以我覺得徐菁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她怎麼樣在一群男人當中建立自己的王國 ,除了有非常聰明的頭腦之外,她有非常精密的邏輯,而我就是一個邏輯很怪,跟一般人不一樣的人,所以其實徐菁對我來講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妄想,除非投胎不然我這輩子不可能成為一個像徐菁這樣的女人。

▲《聖人大盜》劇照(圖/双喜)
▲《聖人大盜》劇照(圖/双喜)

尹子翔這角色在《聖人大盜》中非常能言善道,那晏豪本身是一個很會溝通的人嗎?

曹晏豪:在接觸子翔這個角色的時候,對我而言有很大一部分的參考範本是來自導演,我覺得他們的邏輯性很強,可以把很多事情分得很細,因為他們善於演講,善於去表達一個理念,那是我在過去比較少有機會去接觸到的人。子翔在這裡面需要去做一個影響者,而且這個影響者需要對大眾說話,此時你所說的話就需要起承轉合,我要怎麼樣讓大家掉到我所要賣的東西裡,這個是滿不容易的,是我平常沒有辦法去隨意堆積出來的狀態。

▲《聖人大盜》劇照(圖/双喜)
▲《聖人大盜》劇照(圖/双喜)

《聖人大盜》裡面有一段是徐菁主動對子翔獻吻的戲,在拍這場戲之前有做什麼溝通嗎?

賴雅妍:導演跟我們的溝通比較多,但我覺得這不是徐菁獻吻而是徐菁強吻的一場戲。而這場戲其實幫助了徐菁跟尹子翔,再度去建立他們角色產生一種新的關係。徐菁就算再陽剛再堅定,她這場戲在眾多的男生當中突顯了自己女性的位置,然後擅用了自己女性的特質,跟尹子翔也產生了一種新的化學變化,讓觀眾有更多空間的遐想,這一場霸氣之吻也幫助我們在角色上去增加一個新的厚度。

▲《聖人大盜》劇照(圖/双喜)
▲《聖人大盜》劇照(圖/双喜)

得知《聖人大盜》徐嘉凱導演入圍金馬最佳新導演,當下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曹晏豪:徐嘉凱導演他是一個感覺很理性、很有邏輯的人,可是把它挖開會發現他內心當中非常感性的一面,這是他根本的一些養份,推動他做這些事情。我很祝福他也很希望他繼續往他要走的方向努力。有一點讓我很敬佩的是,他有問題就會一直去問,而且會不斷精益求精然後每天挑戰自己,即便他說過這句話,他可以去否定他曾經說過的話,因為他發現到更好的方法的時候,他是會重新檢視自己,我認為那是一個努力的人或成功的人所需要的,也很期待看到他未來的發展。

▲《聖人大盜》劇照(圖/双喜)
▲《聖人大盜》劇照(圖/双喜)

請說一個一定要去電影院看聖人大盜的原因

賴雅妍:我們現在面臨的是一個交替的世代,每個人都有想要改變世界或改變自己現況的決心,我覺得《聖人大盜》就剛好是一個非常符合跟非常切題的電影。他其實是在講當我們遇到問題,當我們面臨該改變的時候,我們有勇氣改變嗎?《聖人大盜》是一部在講回歸人心本質的電影,這部電影會給你非常多的養份跟非常多的力量,去繼續走向未來的路。

▲《聖人大盜》賴雅妍、曹晏豪專訪(圖/ilook電影雜誌)
▲《聖人大盜》賴雅妍、曹晏豪專訪(圖/ilook電影雜誌)

曹晏豪:現在世界上遇到非常多不管是暖化也好或是各種的問題,我們都會很關注想要去改變,可是同等在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有時也很無能為力,但《聖人大盜》中我們依舊想要去嘗試去挑戰的那個態度,我覺得值得看完電影之後去找出在自己的領域上決定要去奮鬥的目標,一定不容易、不簡單,但是我相信藝術跟文化在這方面的呈現,就是透過電影去跟大家在這些議題上互動與相互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