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貞昌
▲行政院院長蘇貞昌13日於行政院會裁定編列600億防疫特別預算,提供交通、農業及經濟紓困振興。(圖/記者林柏年攝 2020.02.11)

今日上午行政院院會中,院長蘇貞昌裁定600,指示下周行政院院會將通過「應變及紓困特別條例」,特別預算的總金額初估600億元,其中,經濟部提出將待疫情結束後,將推出20億元的酷碰(coupon)折扣抵用券。

我們暫且不談這次紓困專案得砸新台幣600億元這件事,反正特別預算嘛,本來就不受《公共債務法》、《預算法》及《財政收支法》等限制,到時候該舉債就舉債、該加稅就加稅,反正倒楣的保證是全民。今天就單純針對經濟部提出消費折價券來談。

經濟部的消費酷碰券其實不過是「重施故智」,簡單講就是把去年施行成效不彰的「夜市抵用券」重新包裝後,再度隆重推出。總之就是希望藉此吸引國內消費者,在國內旅遊同時,能夠增進消費,達到刺激並擴大內需的目的。

經濟部去年9月推出的「夜市抵用券」,一共發出了980萬張,到今年2月,回收率只有六成左右,其實質上貢獻了多少的經濟效益,卻很難估算。為什麼呢?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因素在於,夜市許多攤商並沒有辦理營業登記,國家根本徵收不到稅金,因此這筆錢比丟進水裡還糟糕,最少丟進水裡還會聽到噗通一聲。

這次因應武漢肺炎,經濟部再來玩一次「消費酷碰券」,只不過這次適用範圍更大,包括了夜市、商圈、餐廳等,會產生多少經濟效益、促進多少內需,對經濟部來說,似乎並不重要。反正經濟部已經準備要在這上頭狠砸20億元新台幣。

行銷學裡有所謂的4P,意即產品(product)、價格(price)、通路(place)與促銷(promotion)等四大要素,用白話文來說,就是在行銷時,要考慮目標客層的屬性,從而決定要賣什麼給客戶,用多少錢賣給他、在哪裡賣給他,以及怎麼賣給他。

舉個例子來說,百貨公司在周年慶時,往往會推出「滿千送百」等促銷活動,通常都能吸引龐大的買氣。但其前提是,百貨公司本身的通路、商品、價格都是常數,透過促銷改變價格,讓消費者感受到自己可以用更低的價格買到同樣的商品,才能夠確切刺激消費意願,吸引業者鎖定的目標客群。

而經濟部這次打算推出的「消費酷碰券」,4P都是變數,換言之,消費者頂多只知道自己要去哪裡玩,至於到了當地有什麼商品、價格多少錢、是店家還是攤商、會有什麼吸引人的點,全都空白一片,這樣姑且稱之為「刺激消費」的手段,會有顯著成效才是奇怪的事情。

平心而論,擴大內需當然是刺激經濟成長的重要因素,1980年代的十大建設就是最好的例證,但它有個非常重要的前提:「計畫本身回收大幅高於成本,或有巨幅外溢效果。」

直接從消費行為下手,是最笨的一招,不管是2008年馬英九執政時的「消費券」、2019年的「夜市抵用券」,都可以確切看到政府花了不少納稅人的錢,但其所能產生的邊際效益卻低得可憐。

沒有用的理由很簡單,不管是「消費券」、「夜市抵用券」或「消費酷碰券」對消費者來說,都不構成促進消費的「動機」。同樣的錢,政府還不如老老實實去思考如何強化商業活動本身的體質及邊際效益,還來得比較務實一點。

講白一點,真的想要振興觀光產業、地方經濟,經濟部還不如拿這20億,找知名的設計團隊,幫全台各大觀光地區、商圈設計一套好看、好玩、有質感的形象圖騰,然後輔導業者生產其週邊商品,若經營得好,後續能夠發展成產業鏈,才真正有助於產業及地方的發展與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