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雷公太極掌門:接受挑戰表明一種態度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2017-05-02 12:19:29

「格鬥狂人」徐曉冬。
「格鬥狂人」徐曉冬。
近日,號稱MMA(Mixed Martial Arts,綜合格斗)狂人的徐曉冬和雷公太極掌門雷雷在成都的一場比武引發熱議。比賽開始不到25秒,雷雷便被擊倒在地。這場「秒殺」影片當晚播放次數破百萬,有人認為不公平,也有人說大陸武術不行了。一石激起千層浪。陳家溝太極傳人表示將向徐曉冬挑戰,功夫巨星李連傑也通過影片發聲,支援太極再戰徐曉冬。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根據新華網報導,昨(1)日,徐曉冬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傳統武術的對抗性很大程度上已經丟失了,練太極主要是為了修身養性。雷雷則表示,希望這次失敗能讓大家認識到傳統武術的尷尬地位,更加重視傳統武術。他自己也會從失敗中再站起來。
對話徐曉冬
我只是高水平業餘愛好者
徐曉冬號稱大陸MMA鼻祖,但也承認自己只是高水平業餘愛好者。年過四十的他身材稍有發福,訓練也並不系統。對於為何要繼續挑戰,他的說法是「打假」。
談比賽
跟雷雷有「私仇」已確定兩位新挑戰者
新京報:為什麼會想約雷公太極比賽?
徐曉冬:私仇。因為一次錄節目我沒去,他就把我的手機號和聊天記錄公布在網上,導致我天天夜不能寐,我覺得他沒有誠信。
新京報:你怎麼看雷公太極這個門派?
徐曉冬:聽說是楊式太極的一支。雷雷這個人上過中央電視台《體驗真功夫》節目,號稱大陸十大宗師之一。他打西瓜把裡面震碎了,外面什麼事沒有。他把鴿子捏手裡,鴿子都不敢飛,叫「雀不飛」。
新京報:贏了後很多人向你下戰書?
徐曉冬:很多很多人,不光陳氏太極的人。我也發了微博,要在一場比賽連打兩到三個掌門人。廣州梅花樁會長李尚賢和四川太極推手研究會會長路行已經向我挑戰,這兩個人我肯定要挑戰。
談MMA
自己是業餘選手 打不過職業選手
新京報: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學武術的?
徐曉冬:小時候喜歡運動,打籃球踢足球,什麼都行。後來慢慢接觸到身體對抗,覺得挺喜歡,就開始報名訓練,在什剎海體校學習。
新京報:什麼時候開始接觸MMA?
徐曉冬:練散打退役後。當時在大陸練散打退役沒什麼出路,可能當個散打教練。我在影片看到MMA特別火,就開始自己練。當時兩年,沒有大陸人跟我打,一直跟外國人打。所以我說自己是大陸MMA鼻祖。
新京報:你在大陸MMA圈什麼水平?
徐曉冬:就是一個業餘愛好者水平,一個高水平的業餘愛好者。我早就不打了,現在主要教學生。
新京報:你打得過職業運動選手嗎?
徐曉冬:肯定打不過。現在很多傳統武術門派都會收一些職業散打運動員做徒弟。我肯定不跟這些人打,我也打不過,要打就打掌門人。包括陳氏太極的王戰軍,他是打實戰出來的。
談太極
傳統武術已過時 太極只有10%是真的
新京報:你承認太極是有真東西的?
徐曉冬:是的,10%是真的。比如青城山的劉綏濱劉老師,他說我們青城山的太極就是養生,讓你各個機能有個很好的恢復,我們也不推手。劉老師說,太極本來就不是實戰武術,實戰還不如詠春。
新京報:你對傳統武術什麼看法?
徐曉冬:過時了。100年前的跑車和現在的跑車能比嗎?大家練可以,那是一種懷舊的心態,用來打人還是拳擊、散打。不過,傳統武術練來強身健體還是可以的。
新京報:為什麼會萌生「打假」的想法?
徐曉冬:現在假的越來越多。你看影片,一個老頭老太太把一群小夥子推出去,然後就收錢,說教你神功。我是一個打假狂人,他們叫我瘋子。那些假的氣功大師、掌門人我全去挑戰。
對話雷雷
會讓大家看到自己怎麼站起來
雷公太極掌門雷雷接受採訪時表示,大家都說不值得和他比,但我覺得我做這件事是有影響的。所有人都認為傳統武術不行的時候,才是應該有人付出的時候。
談比賽
站出來表明一種態度 並沒有想贏
新京報:為何要接受這次挑戰?
雷雷:有幾種心態,一是生活中常聽到這樣一種聲音,就是質疑太極能不能打。太極可能打不過別人,但有句話叫「寧進一步死,不退半步生」。你縮回去,每天被人堵家門口,也是件很煩的事情。
這件事拖了很久,牽扯到很多人、很多事情,一直受到打擾。接受挑戰也是站出來,表明一種態度。
新京報:你覺得你輸在什麼地方?
雷雷:其實就沒想贏。這種事贏了會越來越糾結,還會有一堆人找你。我喜歡一種和合的狀態。很多武術家說,雷雷你站在台上怎麼沒有殺氣啊。我就是這樣一種心態,沒想過贏。
新京報:你覺得太極和格斗對打,有評價標準嗎?
雷雷:應該有評價標準,就是你在大街上碰到一個人,你不知道他會用什麼拳來打你。有一句老話叫「拳打不識」,就是他出什麼拳你不知道。
新京報:你能接受這樣一場失敗嗎?
雷雷:很多人只是看到我這場失敗,但我更想讓大家看到自己是從失敗中站起來的。每天都有比賽,都可能會輸,但你會讓自己趴在地上起不來嗎?
談傳統武術
希望比賽喚起對傳統武術的重視
新京報:你覺得太極有什麼好處?
雷雷:我們內家拳練的是呼吸、練的是骨頭、練的是筋,練的是五髒六腑。這些都是針對人本身的,就是接受你自己,承認你的存在價值,這就是太極本身。
新京報:希望比賽能喚起對傳統武術的重視?
雷雷:總要有一個人去敗的。那些大門派,那些自詡為高手的人,都不敢去接受,因為他們輸不起。大家都說不值得和他(徐曉冬)比,但我覺得我做這件事是有影響的。所有人都認為傳統武術不行的時候,才是應該有人付出的時候。
現在傳統武術定位很尷尬。我們喜歡傳統武術,但我們沒法依靠傳統武術去生活。培養一個運動員是一筆很大的投入。
我一個快四十歲的人,沒有財力精力打下去。傳統武術已經失去了武術應有的環境。這件事對我來說是輸了一次比賽,但對傳統武術來說,是讓大家認識到它這樣一個尷尬地位。
新京報:你怎麼看武術的套路和對抗性?
雷雷:這是一體兩面。應既有對抗,也有套路。跆拳道有跆拳道舞蹈表演,有踢木板表演,也有對抗。大陸武術現在就是缺少對抗。
新京報:傳統武術進入奧運是否有助發揚下去?
雷雷:奧運會不是傳統武術的最好歸宿,而應該有一種社會文化體系。日本空手道、南韓跆拳道,是一個成熟訓練體系的好樣本。
現在有游泳課、足球課,但很少有武術課。高中大學更難接觸武術。這也是強國夢的一種體現。我現在也是父親,我不想我的女兒每天沉浸在卷子裡。
雷公太極掌門雷雷。

NOW民調中心

2020十大專輯出爐!您最愛誰的歌?

2020十大專輯出爐!您最愛誰的歌?

繼續作答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PK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