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仕旻堅持日式老傳統刺青 人體畫布微妙微肖

記者鄭志宏/花蓮報導

2019-04-05 11:27:35

簡世旻堅持日式老傳統刺青 人體畫布微妙微肖
▲簡世旻的店裡擺放著自己在國際刺青比賽中的獎章及獎座,現在的他,隨時都做好準備應戰。(圖/記者鄭志宏攝)
刺青,是現今世界共通的時尚潮流,也是擁有數千年歷史的文化,說到近代台灣刺青的源頭,非「日本」莫屬,也是多年的時空轉換,刺青已成為了時下最流行的產業,在花蓮就有一間以「日式傳統文化刺青」而聞名的刺青師,再度讓傳統紋身成為風潮。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早期台灣刺青主要的文化資源,源自於日治時期所傳入,而日式紋身,圖形多半是龍、虎、鯉魚、五毒、鬼頭等日本傳統文身主題,或是浮世繪風格濃厚的大幅刺青。也正因如此,台灣社會常用「刺龍刺鳳」來指稱「道上兄弟」。
簡仕旻,道地的花蓮囝仔,高中時期因為熱愛美術創作,便和刺青開始有了一段斬不斷的緣份,到現在也將近20年的時間。在還未滿18歲風氣還沒有開放的年代,簡世旻刺上了人生第一個刺青,圖案雖是由自己創作,但刺出來的效果卻不如預期,因此開始自學,透過幾次向當時幫他刺青的師傅詢問、學習,漸漸培養出興趣,因而一頭栽進刺青的世界。簡仕旻說,我的師父,就是幫我刺青的這些人,在讓他們刺青的過程中,偷偷的向刺青師挖寶,才知道所有器材的購買來源,也學得一些技巧,接下來就是自學努力而來。

刺青是台灣的藝術文化之一,在國際紋身界,台灣的紋身師更是享有盛名,在相當多國際紋身展,台灣作品的能見度極高,獲得不少國際刺青大師的認證和肯定,甚至不少紋身師傅都拿過國際比賽冠軍,是少有人知的台灣之光。

簡仕旻說,自從2016年開始參加比賽,不只是想學經驗,現在是一出門就要拿獎,這樣的信心,目前大陸、歐美的賽事很多,面對的強敵來自於世界各地,自已隨時都保持在備戰狀態,我對自己很有信心,也希望透過前輩、評審得到認同。

當技術到達一定的程度之後,接下來就是追求創意的極緻,簡仕旻的成名作,就是這符主題命名為「日本藝妓」的作品,靠的是雕功及神韻,在國際刺青賽事中獲得大家注目的眼光,簡仕旻說,老傳統不會有這麼多的細節,但在我的技術中可以看到衣服的皺摺、刺繡的花紋,都是微妙微肖,關鍵就在於「時間」,為了展現出細節中的重點,有時候,4個小時只畫出一塊圖案,這是大多刺青師不願意花時間去做的,但我就是要追求這樣的細膩感,讓大家眼睛為之一亮。

不過,現在最吸引簡仕旻的除了創作,再來就是「改圖」,他說,現在上門來的客人,大多數都是身上已經有刺青圖案,有的追求更完美的創作,有的則是想掩蓋住年少輕狂時的放浪不羈。「改圖」是技術和創意的腦力激盪,畢竟留下的是一生中自認為最完美的圖案,也是這輩子最美好的記憶。
▲採訪當天剛好一位前來改圖的客人,簡仕旻專注的為客人進行改圖的工作。(圖/記者鄭志宏攝)
▲簡仕旻的作品在2016年獲得評審青睞,藝妓的雕工及衣服的皺摺相當微妙微肖,栩栩如生。(圖/記者鄭志宏攝)
▲牆上滿滿都是簡仕旻的創作手繪圖案,顯示他對日式傳統刺青的熱愛和堅持,現在也陸續傳承給徒弟。(圖/記者鄭志宏攝)

NOW民調中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