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江啟臣:我將發動「國民黨重設計」透過三大手段

影╱江啟臣:我將發動「國民黨重設計」透過三大手段

記者 陳弘志 / 台北報導

calendar_today2020-02-12 15:42:43

國民黨主席候選人江啟臣。(圖 / NOWnews影音中心)
國民黨主席候選人江啟臣。(圖 / NOWnews影音中心)
國民黨主席補選政見發表會12日舉行,候選人江啟臣在台上表示,他志在發動「KMT Redesign ( 國民黨重設計 )」,來促成黨的現代化。至於怎麼現代化?如何重設計?他將透過三個手段,這三層工作分別是:一、黨務改革,二、核心價值的論述更新,三、人才甄選與政策研發的機制。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下是江啟臣的政見發言:
林榮德主席、郝龍斌副主席、祕書長,在座的中常委,黨員先進,媒體朋友,還有正在觀賞直播,關心國民黨發展的好朋友,大家午安!

首先,我要先向我的對手,郝龍斌副主席致意。因為,我們兩個人彼此都知道,站在這邊進行政見發表,不是在爭奪大位,不是在爭奪利益,而是在為國民黨未來的發展找出路。未來,不論我們兩位誰當選國民黨黨主席,要面對的都是艱辛的改革,以及辛苦的承擔!

站在這個位子,是因為我知道,國民黨已經到了無法迴避改革的緊要關頭!面對年輕選票的流失、主流民意的挑戰、民進黨的專橫跋扈、新政黨的蠶食鯨吞,如果我們不振臂奮起,國民黨恐怕將面臨持續萎縮,逐漸凋零的困境。所以,我們需要改變的勇氣,讓我們一起勇敢改變國民黨。讓這次的改選,成為改造國民黨的起點,懇請您透過這次的選舉,給一號江啟臣啟動改造國民黨的勇氣!

國民黨有傳承百年的政治理想;但面對時代變遷,也需時時推動黨內創新,與時俱進。民主時代,民意是最終裁決者,任何政治工作者都需謙卑傾聽。2016、2020連續兩場中央選舉大敗,凸顯出本黨不管在組織運作、核心價值、政策路線、提名機制與人才培育等方面,都已無法因應時代需求,需重新設計調整。

這次參選,我志在發動KMT Redesign國民黨重設計,促成黨現代化。怎麼現代化?如何重設計?至少有三層工作要做:一、黨務改革、二、核心價值的論述更新,三、人才甄選與政策研發的機制。

國民黨要跟上時代、貼近民意,我主張黨務現代化的五大訴求,包括:組織扁平化、溝通網路化、服務數位化、經營在地化、視野國際化。

一、 黨務改革

首先是「組織扁平化」。我認為國民黨應該走向有效率的集體領導。我具體主張,在中常會的授權下,建立由黨主席、黨團總召、書記長、2位黨務系統代表、2位選任中常委名、1位青年中常委,以及3位執政縣市長代表,共同組成11人的決策平台快速回應民意做出決策。

未來,我也具體建議,改革委員會應該針對中常會組成,在比例上有二分之一的席次由具有民意基礎的民意代表或執政首長擔任,確保中常會與民意的接軌。在重返執政之前,KMT更應該扮演好稱職的在野黨。在立法院是我們最重要的舞台與戰場。我認為黨主席兼具立法委員身份,更能夠掌握國會快速的變化節奏,感受第一線民意的脈動。如此在扁平化之外,也達到政黨造化的效益。

第二項黨現代化工程就是推動「溝通網路化」的工作。未來,我將在主席辦公室下設置「數位科技長」,用多元的管道讓國民黨更加貼近青年人的觸及面。我們的對手在這幾年,已經善用多樣網路資源,形成綿密的網路行銷作戰模式,我們卻從未善用網路工具,導致於我們在空戰上毫無招架之力。我主張,「溝通網路化」就是要善用各種媒介管道,開啟社會對話,開啟世代對話。

第三,我們更要做到「服務數位化」。我主張,應該創建數位黨部,透過手機APP、線上服務系統,在人力精簡的現況下,仍然能夠優化對於黨員的服務以及意見反饋機制。透過數位黨部的建立,我們可以用更快速、直接的方式與服務我們的黨員。不要平時不關心服務,選舉時才想到黨員。

第四,政黨的永續有賴紮實的經營,「經營在地化」刻不容緩。我們不能夠繼續停留在要年輕人蹲點,卻始終沒有給予協助的方式。我主張「經營在地化」,積極協調黨籍執政縣市長、黨籍不分區委員優先進用年輕人,作為未來本黨籌備參選的人才庫。

我們不但要立足台灣,更要放眼國際。我的五大主張最後一點,就是「視野國際化」。中華民國的國際處境艱困。在我上任之後,我將立刻成立美、日等重要國家的溝通窗口,並且將設置駐美辦公室作為重要的目標。身為稱職的在野黨,我們不能夠放任與各國的聯繫中斷,我們更應該連結國際,表達立場爭取支持,建立國際合作管道。

二、 核心價值與論述更新

面對眼前危局,我主張啟動針對本黨的核心價值、兩岸立場、政策論述,透過一系列工作坊、諮詢會、路線辯論,乃至於黨是會議,凝聚能因應時代新局的看法。這些問題,不再是由黨主席說了算,但我會負責任地捍衛我們的核心價值。

作為本次黨主席參選人,我先拋出以下看法,作為討論起點:

KMT「價值核心」是什麼?

首先,國民黨的「價值核心」是什麼?有很長一段時間,黨內聚焦的都只是如何爭取下次勝選,而越來越少討論,本黨到底代表什麼價值。

回顧百餘年前,本黨創黨建國的初心,是建立起一個「自由、民主,均富而能保障弱勢人權」的共和國。在歷史的戰亂動盪中,中華民國與國民黨都退居台灣,卻也在這片土地的滋養下,逐步實踐最初的理想。別忘了,中國國民黨曾經是第一個把自由民主帶到華人世界的政黨,這就是我們的創黨精神。

尤其,經過百餘年,孫中山當年構思的許多作法,或許需要調整更新;但其背後的價值關懷—不管是自由民主、開放社會、經濟民生、人權保障,直到今天都是台灣共識。這些也應是本黨核心信念。我們不只要捍衛自由民主,更要推動民主形式的創新。

其次,兩岸論述,也是目前關注焦點。過去我們曾搭建起九二共識這個兩岸良性互動的基礎。但隨著台灣內部、兩岸及國際局勢變遷,九二共識確實面對不少挑戰:

首先,九二共識有點「舊」了。1992年,我自己也才滿20歲,而當年台灣甚至還沒有總統直選。不管當年兩岸當局有過什麼共識,比我還年輕的朋友們,未必由衷認同這個「共識」能代表自己。

其次,九二共識過去有用,是因為它容許兩岸「各自表述」的模糊空間。但去年初,對岸在談到九二共識時強調「兩岸要共謀統一」,並指向「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壓縮了這個概念的彈性。民進黨又順勢偷換概念,把台灣民眾對一國兩制的恐懼,延伸為對九二共識的疑慮。

加上去年反送中事件及眼前爆發的疫情,都凸顯中共極權威權的控管,已經成為風險的溫床。這些事件,都導致台灣民眾對中共當局的疑慮,連帶衝擊到對九二共識的接受度。

綜前所述,九二共識顯得過時、欠缺彈性,也逐漸流失民眾信任。中美地緣對峙的升高,也迫使台灣需要重新平衡兩岸定位。

展望未來,我們應該如何延續九二共識「擱置主權爭議、求同存異、務實交流」的智慧,重新思考國民黨的兩岸論述締造新的兩岸信任基礎,我主張開放討論、展開辯論,最後凝聚黨內共識。

不過,基於民主,是本黨創建中華民國的核心理念,也是當今台灣社會的重要基礎。我主張應尊重台灣民主,所以未來兩岸關係的任何調整,須先爭取台灣民意的授權,不是任何人能片面決定。

而且,我們應該以解決人民的交流問題為出發點,來檢討兩岸路線,因為沒有辦法解決人民問題的論述與共識是沒有意義的!我們的問題不在九二共識,而在能不能加入WHO、IACO等國際組織,拓展中華民國在國際組織的實質參與並確台灣人民的權益。

所以對於兩岸關係,我會秉持「台灣優先」的態度,同時堅守民主自由是不能退縮的底線。這個堅持是為了要讓下一代有選擇的權利。

三、 人才甄選與政策研發的機制

政治市場上的政黨競爭,有兩種主力商品:候選人與政策論述。因此政黨的「人才培育與甄選」與「政策研發」相當於企業界講的HR(人力資源)與RD(研發),相當程度決定了政黨的競爭力。

HR策略:國民黨再造,需打造健康的人才循環。國民黨除了要強化與青年世代的溝通交流,要重視人才培養(青年團、民代助理、縣市議員、智庫等),更要推動黨的決策機制、提名機制的年輕化。國民黨也該學習企業界的Head-hunter的精神,建立開放積極的覓才機制,持續關注、接觸、爭取社會各界有相容理念的優秀人才,替黨注入新的專業見解與創意。

我將會在黨主席辦公室下設立一個「青年諮詢會」,邀請社會上各個層面的青年朋友代表一起來改變國民黨,定期與青年朋友面對面的接觸,建立青年溝通平台,強化青年人才培力,落實國民黨對年輕人意見的重視。

RD體系:我們需結合泛藍智庫、基金會、論壇等各平台,搭建一個「政策研發」與「人才培育」的多元生態系。其中長年作為黨智庫的國政基金會,也需擺脫過去「內參導向」的組織性格,在組織文化上更鬆綁,更鼓勵與社會各界的意見交流。

有人說,今天的國民黨是個老人黨,是個保守黨。但別忘了,國民黨最早其實是個青年黨,是個革命黨,是由一群曾用生命與鮮血,扛起亞洲最進步政治理念的一群人,創建的政治組織。我們需要重新喚醒,這個黨最初的靈魂,那種炙熱於創新改革的精神。

最後,我要再次懇請所有的黨員先進,審慎思考,用心思量,三月七日這一天。用您手中寶貴的選票,告訴我們的朋友,中國國民黨已經邁開改革的腳步,準備用新的樣貌爭取更多的支持!

懇請您支持1號江啟臣!謝謝!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

牆壁歪、地板斜、柱子變形!你覺得哪個部位修圖最容易被抓包?

牆壁歪、地板斜、柱子變形!你覺得哪個部位修圖最容易被抓包?

繼續作答
2020新聞大事件,哪一件事讓你印象最深刻

2020新聞大事件,哪一件事讓你印象最深刻

繼續作答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