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王揮霍公帑、避疫德國失民心 泰國君主制來到十字路口

泰王揮霍公帑、避疫德國失民心 泰國君主制來到十字路口

國際中心林孝萱/綜合報導

calendar_today2020-10-19 19:22:50|update2020-10-20 02:50:20

▲泰王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 )把大權集於一身,但又未如父親蒲美蓬勤政愛民。(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泰王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 )把大權集於一身,又不像父親蒲美蓬勤政愛民,導致民怨沸騰。(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泰國爆發近年來最大的反政府示威抗議,民運團體提出的訴求除了針對軍政府、憲政的問題,還有改革王室。泰國雖然作為現代化民主國家,但卻擁有嚴厲的「冒犯君主罪」( lèse-majesté ),前任國王蒲美蓬( Phumiphon Adunyadet )時期,曾有人在網路上嘲笑國王的愛犬而涉及違法。蒲美蓬駕崩後,瓦吉拉隆功( Maha Vajiralongkorn )因為品行不良,加上擴張權力及資產,引起民怨,此事示威高漲的改革呼聲,也顯示瓦吉拉隆功失去凝聚民心的能力。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任泰王蒲美蓬在為時期經歷過多次軍事政變,但他在適當的時機扮演仲裁者的角色,調解政治衝突,且經常深入偏遠農村調查情況、重視農業,過去泰國遭遇霍亂等流行疾病時,蒲美蓬親自視察生產生理食鹽水的設備。雖然泰國軍方和王室長久勾結,但在許多泰國人民心中,蒲美蓬就像守護神一般。
▲泰王蒲美蓬(Bhumibol
▲備受民眾愛戴的蒲美蓬駕崩時,泰國全國舉國哀悼,大批民眾穿著黑、白色衣物表達哀慟。(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然而瓦吉拉隆功卻在仍是王子時期,就爆出許多醜聞,包括他的幾段婚姻,以及在英國酒店開「泳池趴」讓王妃趴在地上餵食愛犬,荒唐的行徑讓他人氣大不如父親。今年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全球大流行,泰國商業活動、觀光業受到衝擊,但瓦吉拉隆功卻帶著 20 位妃嬪「避疫」至德國。

▲泰王瓦吉拉隆功在德國包下的四星級豪華飯店。(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泰王瓦吉拉隆功在德國包下的四星級豪華飯店。(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長期關注泰國消息的記者馬歇爾( Andrew MacGregor Marshall)9 月底臉書貼出一張瓦吉拉隆功還是 2016 年仍是王子、在德國的外交人員接待時的驚人開銷,短短 5 個月內金額就高達 93.8 萬歐元(約台幣 3284 萬)。瓦吉拉隆功雖然也有在德國視察防疫裝備生產,但民眾並不買帳。示威活動中,他也無法發揮像蒲美蓬一樣的仲裁角色,14 日的集會遊行過程中,王室車隊駛近群眾時,許多人高喊「我的稅」表達對泰王的不滿。

▲2016年瓦吉拉隆功仍是王子時,泰國外交人員在德國5個月的花費高達3千多萬台幣。(圖/翻攝自Andrew
▲2016年瓦吉拉隆功仍是王子時,泰國外交人員在德國5個月的花費高達3千多萬台幣。(圖/翻攝自Andrew MacGregor Marshall臉書)
這場由大學生、年輕人發起的抗議也凸顯泰國的世代衝突,不少人的父母仍是王室的忠實支持者,長者們念及蒲美蓬的好,認為應該尊敬王室,而年輕人則認為王室和軍隊勾結、浪費公帑,缺乏正當性。學運領袖之一、法政大學的帕努沙亞( 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 )表示,新任泰王各種不符王室道德標準的行徑,包括隨意立廢王妃、奢侈浪費,反觀社會貧富差距擴大,讓年輕人寧冒不敬罪的風險,要求改革。
▲學運領袖之一、法政大學的帕努沙亞(
▲法政大學的帕努沙亞認為,這次示威不是泰國世代差異,反映的是社會貧富不均問題。(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