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李兆立/台灣彩虹國際驕傲

名家論壇》李兆立/台灣彩虹國際驕傲

文/李兆立

calendar_today2020-10-31 10:42:13|update2020-10-31 10:45:28

▲象徵同志的彩虹旗。(圖/取材網路)
▲象徵同志的彩虹旗。(圖/取材網路)
台灣的同志婚姻合法化,已將近一年半,雖然爸爸媽媽沒有消失,小孩沒有都變成同性戀,台灣家庭價值也沒有崩塌,過去反對同性婚姻的特定人士和團體,並未因此停止對婚姻平權的杯葛和攻擊。對照國際對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同婚國家的高度讚譽,實在非常諷刺。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例如,國軍在同志遊行前夕舉辦的聯合婚禮上,有兩對同志伴侶,讓軍中平權跨出重要一步,受到大篇幅的國際關注。然而就在同一時間,由國內基督教社群發起的「國家祈禱早餐會」,卻傳出因同婚立場而「建議」蔡總統不必到場,引起熱議。
有人說,這是標準的宗教企圖干預政治,但這個說法未必精確,畢竟教宗日前才公開表示「都是上帝子民有權建立家庭」來表達支持同性結合,而即便國內的基督社群,同婚立場也各有不同。

真正的關鍵是,因為傳統觀念或宗教教義,社會確實存有對同性結合的偏見和敵意,但特定人士和團體不僅不協助弭平偏見,反而刻意煽動這些敵意來獲得利益,這就是台灣在完成同性婚姻法制化後,必須繼續面對的課題。

首先是性平教育,原本就是為了幫助孩子及早認識不同的性別與性向,以多元正面的觀念去認識自己,同時學習如何更妥當地與不同性別及性向者相處。

然而,特定人士和團體明知性平教育的本意,卻故意抓著裡頭關於同性情感及婚姻的部分,渲染成「學校要鼓勵孩子當同性戀」,不僅到處要求下架性平教材,甚至有系統地滲透進校園,以延續各種性別偏見的教材內容,扭曲了性平教育的本意。

更離譜的是,為了爭取這些守舊勢力和「被恐慌」家長的支持,從中央到地方都有民意代表帶頭反對性平教育,造成學校進退兩難,第一線負責性平教育的老師更是壓力山大。

於是,當因性平教育不足而釀成的悲劇一個個發生,卻只能看著相關政策繼續牛步,而社會繼續在檢討被害人。這跟我們「亞洲第一同婚國」的美名,實在太過格格不入。

除了性平教育,還有一個被當作標靶的議題是「跨國同婚」,依照去年通過的同婚專法,同性伴侶其中一方不是台灣籍,而母國是不承認同婚的國家,在台灣就不能登記。

問題是,目前全世界僅有29國將同婚合法化,尤其台灣作為「亞洲第一國」,周遭互動密切的鄰國全都尚未合法化,因此時至今日,台灣仍有數百對跨國同性伴侶無法登記結婚。

為什麼反對讓跨國結婚?有人說,去年光是同婚合法化就阻力重重,應該對橫生枝節。那麼,如今同婚也通過一年半了,數百對跨國伴侶也等了夠久,總可以來開始討論了吧?

又有人說,這是在為中國「假結婚真滲透」來開後門,這種說法更有兩點謬誤。

第一,依照我國的法律架構,中國並不適用「跨國」同婚,而是放在《兩岸條例》和《港澳條例》,不只針對婚姻,是全面性地對中國及港澳人民做特別規範,本來就不在「跨國同婚」的範疇。

第二,依照現行法規,兩岸的異性伴侶是可以結婚的,所以現在台灣95%的異性婚可以選擇中國伴侶,卻把透過婚姻滲透的後門,怪在約5%的同性伴侶頭上。這樣真的合理嗎?

過去,過去幾十年,我們以「家庭價值」為名,要同性伴侶忍受犧牲;如今同婚專法通過,我們繼續以「國家安全」為名,要部分同性伴侶繼續忍受犧牲。名義變了,不公平的本質卻沒變。

作為亞洲同婚第一國,我們驕傲地向世界展示著台灣對民主自由的信仰與價值,如果同婚專法是第一步,現在應該更勇敢自信地跨出第二、第三步。

性平教育絕對不是教小孩變成同性戀,跨國同婚也絕對不是開放中國來木馬屠城。讓這些刻意煽動偏見和不安的滑波謬論得逞,就只會讓特定人士藉此攫取不當利益或遂行政治攻擊,卻要以同志朋友的基本權益當作祭品。

最後,如果真的要為國家禱告,就請為了每一位真心信仰民主自由的台灣人祈求,讓我們的社會擁有更多勇氣,一起正面迎戰這些吃人不吐骨頭的滑波謬論,讓它們快快退散,給下一代更多元健康的未來吧!

●作者:李兆立/時代力量智庫執行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 opinion@nownews.com

延伸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