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無聲》陳姸霏、劉子銓戀愛來真的?導演拚命催化

專訪/《無聲》陳姸霏、劉子銓戀愛來真的?導演拚命催化

記者翁新涵/台北報導

calendar_today2020-11-03 14:00:00|update2020-11-12 14:54:20

▲陳姸霏(左)、劉子銓在片中兩小無猜的模樣,讓導演柯貞年希望他倆真談戀愛。(圖/CATCHPLAY)
▲陳姸霏(左)、劉子銓在片中兩小無猜的模樣,讓導演柯貞年希望他倆真談戀愛。(圖/CATCHPLAY)
我第一個打電話給我媽,跟我媽說我入圍了,然後就開始在那邊哭,沒有到大哭,可是眼淚就自己會一直流下來了,(導演:她是水龍頭),才不是這樣咧,因為大家拍攝的時候都很辛苦,就會覺得有一點苦盡甘來的感覺,收穫滿多的,現在又滿幸運的,在第一部作品就可以被看到,可以入圍。陳姸霏第一次主演劇情長片《無聲》,就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即使到現在仍然滿心喜悅。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憑這第一部長片,便入圍「最佳新導演」的柯貞年亦不惶多讓,別看她講得平靜,公布提名當天,她緊張到連直播都不敢看,要不是宣傳打電話問她感言和入圍心得,她才回過神來,「我那時候最開心的是,一些幕後工作人員能夠被肯定,我覺得我們的美術剪接或者聲音配樂,那種都是很辛苦很細微的東西,就覺得很感動評審都有看到,我們在這些細節上面做的努力。」
▲導演柯貞年(中)很感激幕後團隊也入圍金馬獎。(圖/CATCHPLAY)
▲導演柯貞年(中)很感激幕後團隊也入圍金馬獎。(圖/CATCHPLAY)
其實整個劇組的努力,何止這些,為了讓片中扮演聾啞學校學生的年輕演員們,能夠熟悉彼此和手語,柯貞年導演要求大家狠狠學習了近3個月的手語,學到陳姸霏和劉子銓可以和真正的聾啞人士閒話家常,陳姸霏說:「有時候在車站附近,會有一些聾人在賣雞蛋糕,去的時候發現他們是聾人,就有跟他們比謝謝,然後他們就會很開心說『妳會比手語?!』」

劉子銓也表示:「拍完《無聲》我才發現,自己一直沒有觀察到周遭有很多聾人,有天跟朋友去餐廳吃飯,我在這一桌吃飯,發現那邊就有一桌是聾人,我就在看她們比什麼?才發現姊姊在問妹妹,今天在學校怎麼樣啊?覺得我居然看得懂她們的『交談』,感到很神奇。」而且不僅演員們熱衷手語,連片中的副導、攝影、場記都在拍完電影之後,特別去上手語課,可以想見學習另外一種「語言」的迷人之處。

▲劉子銓(左)和陳姸霏在片中演出相當契合。(圖/CATCHPLAY)
▲劉子銓(左)和陳姸霏在片中演出相當契合。(圖/CATCHPLAY)
不過,柯貞年導演要陳姸霏、劉子銓努力的另一件事,卻叫他們非常受不了,因為導演老愛湊合他倆「在一起」!原來,柯貞年為了緩和悲情以及讓兩人的角色有個發洩的出口,在片場問了不下10次,希望他們能夠親吻,還不停問:「你們真的不親嗎?哥、姊」,令陳姸霏、劉子銓相當無奈,死命不答應在片中加入親吻戲。

甚至兩人跟劇組一起逛街,導演都會趁空要劉子銓主動去牽陳姸霏的手,還說:「你可以喜歡她多一點,拜託你!」搞得兩位年輕演員相當尷尬,即使在專訪期間,柯貞年導演都還不死心,甚至脫口表示:「他們私底下就還是有談戀愛!」雖然為了不讓氣氛尷尬,事後又否認,但導演偏偏又加了一句:「你知道藝人會喜歡極力否認,他們有沒有怎樣我是不知道,但我是有想說,如果有一點點的曖昧,對於這二個角色是好的。」一番話又讓陳姸霏、劉子銓臉上三條線。
 

延伸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

您是否同意調降修憲門檻?

您是否同意調降修憲門檻?

繼續作答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