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中最神秘的現象 瑪爾法光團

運動中心/綜合報導

2020-12-24 01:17:39

▲Red Bull Air Force團隊攜手來自加州的知名攝影師前往城市傳說的所在地-德州瑪爾法小鎮,打造最不可思議的超自然奇蹟:瑪爾法光團。
▲Red Bull Air Force團隊攜手來自加州的知名攝影師前往城市傳說的所在地-德州瑪爾法小鎮,打造最不可思議的超自然奇蹟:瑪爾法光團。
Red Bull Air Force團隊攜手來自加州的知名攝影師前往城市傳說的所在地-德州瑪爾法小鎮,打造最不可思議的超自然奇蹟:瑪爾法光團。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種難以置信的視覺現象被稱為Marfa Lights(瑪爾法光團),這個現象是在137年前首次出現在德州瑪爾法小鎮的夜空中,而著名的美國攝影師Dustin Snipes在Red Bull Air Force團隊的協助下重新詮釋了這一個奇蹟現象。
有些人認為『瑪爾法光團』是墮落戰士的靈魂,或者是超自然現象,像是幽靈、不明飛行物和鬼火,而科學家則認為這僅僅是從地球核心散發的天然氣,或是車輛大燈和營火的大氣反射現象。

在偏遠瑪爾法小鎮的地平線上方出現的光團令人嘆為觀止,這也是Snipes期待在發光的銀河系照亮的新月之夜中,捕捉這美麗瞬間的原因。

少了光害,在遼闊的夜空之下,Snipes邀請了Red Bull Air Force團隊化身墜落的彗星潛入深夜。

以下是關於這次完成的任務,攝影師Dustin Snipes和Red Bull Air Force團隊隊長Jon DeVore的分享:

在這樣的任務中,你們兩個面臨的關鍵挑戰是什麼?

Snipes:我們一開始有很多種選擇。可以通過各種方式來創造這些光團,所以我們決定要思考最重要的元素是什麼。我認為乾淨清晰的夜空是最重要的。從「我們希望看起來像是人為的?還是我們希望他們看起來像其他東西?」– 質疑到底自己看到了什麼的角度來思考。試圖以「我們如何獲得那種視覺感受」來回推如何執行是最困難的部分,因為這是我從未拍攝過的東西。在認識Red Bull Air Force團隊,和知道在這些條件下他們可以做什麼之後,雖然未知數很多,但是每次我和團隊以及Jon討論時,我都會感到越來越自在。

DeVore:通常,當我們做夜跳時,我們可以很清楚地定點位置,因為我們通常是橫跨城市,或是在有可識別地點的地點執行夜跳。然而這次的夜跳真的是在徹徹底底的黑夜中進行。我們開著兩輛卡車到我們的著陸區,並在打開了大燈,是的,當你站在地面上時,看起來好像已經夠亮了。但是,當你在10,000英尺的高空中向下看,它們看起來就像是微小的小光點。首先,至少在我們第一次跳起時,這些小光點很難辨識。其次,一旦你離開飛機,便很難再進行交流與討論,當然,我們身上有很多亮點,而且我們多年來了解到如何可以順利發現彼此,但是要在降落傘下或自由落體時靠近彼此,在視覺有限的挑戰下,需要更多的協調能力才有辦法。第三,我們需要試圖從藝術家的角度來理解Dustin的角度,我們如何才能將自己的夜跳編排為最適合他能夠捕捉的畫面。因此,這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完美的實現了。

Jon,在跳的過程中發生了什麼事?或者當您進行演練的時候感覺如何?

DeVore:在進行這類型的夜跳時,你看著外面,感覺到聲音很大、很吵、風很大,而且也很冷。在這個時候,你的腎上腺素開始飆升,你往下看只能看到兩個小光點,除此之外,你不會有任何視野。起跳是最重要的部分,只能憑藉肌肉記憶,由於我們團隊中的所有人都跳過約21,000次,我們已經做了很長時間,有豐富的空中經驗。當你跳出飛機外,往後看,你會看到所有人都跟上跳出來,至少從我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那個時刻是最興奮的。所有人都在我們討論過的位置上,像天空中的星光一樣散佈開來。最初的自由落體和編排絕對是依循肌肉記憶,但是一旦你開始跟所有人拉開距離,並且在打開降落傘時,你就剩下自己一個人了,一切就會變得超現實。拉動降落傘,一切都變慢,降落傘使你幾乎停下來,然後,一切都變得安靜,你會開始真正冷靜下來,環顧四周,並感覺自己彷彿身在外太空。你必須開始環顧四周並找尋接上隊友的所在位置,那是一個非常緊張的時刻。接著一切很順利,你們聚在一起,然後又回到了肌肉記憶模式:我們都是飛行員運作著降落傘,運用我們的身體行動,然後聚在一起。當你看到所有功能都像發條一樣紮實運轉時,心情不再緊張、開始平靜下來,然後因順利拉開降落傘而興奮起來。最重要的便是著陸時刻,尤其在這種情況下,卡車的大燈微弱的照亮地面,你會深刻體驗這種衝擊心靈的過程,因為地面接近的速度非常快。很顯然,降落傘上並沒有裝有引擎,我們基本上是等同於引擎熄火的情況下著陸,因此為隊友確保有順暢的著陸地段是非常重要,從空中一路降落到地面都讓人繃緊神經。

Dustin,那從地面看起來又是如何呢?

Snipes: 我一直在檢查我的所有相機,確保一切都在對焦中,確保沒有任何動靜。我們在電腦上安裝了兩個鏡頭,這些鏡頭可以即時顯示畫面,因此我們可以立即看到更好的效果。然後,我們又在拍攝的主相機下方位置裝了6個鏡頭,拍攝了更廣角的畫面,可以顯示更多的星星和高解析度。這些鏡頭都被連接在一起,因此可以通過一個按鈕同時拍攝,同時我也盯著另一台相機,每25秒進行一次協同陣列拍攝。然後,在拍攝時,我們設置兩台相機,它們的角度和對焦點有些微不同。基本上,我一次進行了九台相機的拍攝,只是為了獲得一點點的變化或使用特定的天文拍攝專用相機來變化。我們有兩台僅用於天文攝影的東西,它們能讀取更多我們肉眼不一定看得到,或是相機不一定能拍得到的紅色和其他顏色。總之為了獲得最終成果,我們做了很多事前準備,我們預期會獲得各種不同的結果,而且,你必須確保曝光的設定不僅要能夠捕捉到夜空的銀河,更要同時捕捉瑪爾法光團。

你是否需要做大量研究或事先對星星有一些了解?

Snipes:是的,我們聯繫了很多專家,包括The Dark-Sky Association,並且跟一位知識淵博的Bettymaya Foott進行交談,他為我們解釋星星如何移動以及銀河系如何出現在天空、最好的拍攝時間是什麼,以及補充了一些非天文攝影師絕對不會知道的知識。我很高興每天都能吸收專家的知識,幫助我完成這件超酷的挑戰。

DeVore:從我的角度來看,作為一個飛行運動員團隊,我們不一定要做太多的研究。我們一直在尋找最暗的深藍色天空。我們真正需要理解的是,我們如何發亮,能夠點亮這片夜空。

Jon,可以跟我們說一下,煙火從您的飛行員裝中射出來有多危險嗎?

DeVore:是的。我們在飛行團隊中使用煙火已有很長時間了,也證明我們的成功。大多數人不知道會如何呈現,但它確實清楚的展現我們行動的速度和能量,我們就像是人體彗星一般。這些能量創造了最精彩的畫面,但是它也有危險性,它是一種煙火,如果處理不當,有時可能會爆炸。曾經發生過一些事情,幾年前我在拉斯維加斯的年度電音節,我身上有一個噴火器沒有熄滅,因此當我著陸的時候,我將支架移開,並且嘗試按了一下點火器按鈕,然後它就爆炸了,我甚至以為我炸掉了我的手指,好在只是燒傷而已。這是我最壞的一次經驗,但通常這個煙火是很安全的,使用起來超酷,也帶來非常驚人的表演。

對於你們來說,這次的夜跳是道難題嗎?

DeVore:是的,非常暗!這絕對是一項最高難度的挑戰,最難克服的一點是需要從跳躍到自由落體,到打開降落傘飛行下都保持在正軌上,確保我們不會遠離那兩個小光點,因為其他所有事物都被群山所包圍……非常純淨的黑暗。如果我們無法順利著陸,會是很糟糕的結果。

從照片中,看起來像是彗星從天上掉下來。Dustin,這是當初構思的想法嗎?

Snipes:確實是。關於Marfa Lights的整個事情就是它很神秘。有些人對它是什麼很有想法,但大多數人都不清楚它到底是什麼,它是一種城市傳說或神話,許多人認為這是不明飛行物或天然氣的現象,但是我希望它看起來像是流星或彗星,某種從天而降的東西,也許像不明飛行物。我只是想讓大家保留想像空間,去思考、去好奇那是什麼。即使這張照片仍然是個謎,但當你試圖挖掘背後的故事,你會看見透過Red Bull Air Force團隊,以及瑪爾法小鎮(可能是這世界上擁有最清晰夜空的地方)對於瑪爾法光團的詮釋。因此,這裡是創造一個抽象事物的絕佳機會,來重現城市傳說或未解之謎。

您對Marfa Lights(瑪爾法光團)的理論是什麼?

DeVore:(笑)不明飛行物。大家都知道。
Snipes:每個人都喜歡一個很好的UFO故事。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這很有趣的原因,因為有太多人想要相信這種類型的東西,我們憑什麼否認這些?為什麼不如願為他們創建不明飛行物來表示我們的支持呢?事實上我們前往了瑪爾法光團的主要觀察區域,也看到了些微的光團,即使我們已經在網上看過了一些研究影片,但我認為它仍然是一個謎。

NOW民調中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PK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