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霞海城隍廟七代弟子 486先生如何從廟口走上網購

記者賴志昶/專題報導

2020-12-29 15:20:00|2020-12-29 18:56:50

▲「486先生」陳延昶為體貼粉絲,推出補運祭改代收代轉服務,曾親自騎著腳踏車協助送件。(圖/486團購提供)
▲「486先生」陳延昶為體貼粉絲,推出補運祭改代收代轉服務,曾親自騎著腳踏車協助送件。(圖/486團購提供)
人稱「486先生」的陳延昶,廣為人知是團購平台「486團購」的創辦人,他在網路上直言不諱的個性,更將他的聲量拉高到足以與「館長」等網紅匹敵。不過,486先生還有另一個較不為人不知的身分,那就是台北霞海城隍廟的第七代子孫。近期他接受《NOWmews今日新聞》專訪時,娓娓道來他如何從廟宇,走上電商這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現址位於台北大稻埕的霞海城隍廟,其源頭可追溯到清朝道光年間,當時霞海城隍隨著福建泉州府同安人渡台,原奉祀於艋舺八甲庄同安人聚落。後在咸豐三年(1853)的頂下郊拚械鬥事件過後,艋舺同安人遂奉城隍遷移至大稻埕地區發展,初時安奉於陳金絨之子陳浩然所經營的糕餅舖中;至咸豐六年(1856)由海內會陳姓族人和地方善信共同發起建廟,並於3年後落成,至今已有超過150年的歷史。
其中,較鮮為人知的是,霞海城隍廟與486先生有許多淵源。

陳延昶出身自霞海城隍廟,要稱呼目前城隍廟管理人陳文文為姑媽,他回憶起年輕時在廟裡的時光,只感覺「很熱」、「空氣很差」,尤其常看到新聞出現所謂「神棍」騙財騙色,所以對於要到廟裡幫忙有些排斥,不過在看到爸爸年紀逐漸大了之後,開始思索能為家族幫上什麼忙,於是毅然決然接下父親在廟裡的工作。

至於到底他是在廟裡司職什麼?陳延昶謙遜地說:「也沒幹嘛,就是到處『鬥跤手』(幫忙,台語)。」當廟一開門,他就從早忙到晚,歷經約半年時間,起初對傳統信仰不那麼熟捻的人,也開始有些變化。他回憶,「在那邊大概待了半年左右時間後,我才慢慢的覺得說,其實有宗教信仰都是好事,因為真正的信仰都是勸人向善。」

在廟中,總有許多無助的民眾,在外找不到援助,只能此尋求神明的慰藉。「宗教能夠讓人在徬徨無助時,還有最後的一些希望、一個寄託。」在廟裡工作就像是警察一樣,「遇到就是真的比較負能量啦!」

不過,這些負能量在陳延昶看來,又變成一種人生的養分。「你會知道,其實人生有很多的苦,有很多的悲歡離合。」耳濡目染之下,「我覺得我的心更柔軟,更能夠去體會人世間的不如意。」甚至也因此在他心中萌生一個座右銘,那就是「笑到最後的才叫笑」,也讓他更懂得惜福與感恩。

▲人稱「486先生」的陳延昶,事實上是台北霞海城隍廟的第七代弟子。(圖/486團購提供)
▲人稱「486先生」的陳延昶,事實上是台北霞海城隍廟的第七代弟子。(圖/486團購提供)
陳延昶與霞海城隍廟的關係深厚,也間接促成了「486團購」公司的年節盛事,就是「祭改」服務。

談到為何會開始幫民眾送祭改到城隍廟,陳延昶說,過去他還在寫部落格時期,就會時不時與網友分享祭改、補財庫等訊息,有次聽到一位新竹媽媽被神棍敲竹槓了3000元,「她跟我講後,我就很生氣,生氣到原本要寫書罵神棍,但我怕被打。」

陳延昶與城隍廟內有位老道長是「三代世交」,他認為,這位道長做事認真,且相當有道義,人品很受人尊敬,應該介紹給更多有需要的人,於是興起幫網友送祭改包裹到城隍廟的念頭。

第一個過年時,就收到1、200包的包裹,隔年大家「食好鬥相報」破了2千包,第三年開始又成長到5、6千,這時候不僅要動員全公司同仁幫忙,還就得要另外請工讀生。陳延昶笑說,當初他送200多包時,還是親自騎著腳踏車,如今8年過去,數量已經暴增到1、2萬包,要叫許多輛貨車才載得完。

486團購這項祭改服務,完全是義務性質,還得要動員全體同仁來幫忙,在外人眼裡看來,有些吃力不討好。不過,陳延昶認為,有許多老一輩的客戶,起先並不知道他們公司,但透過祭改服務後,「知道我們是有信用的,就會反過來消費。」反倒為公司間接賺了點利潤,這點「神明還是保佑我啦!」

NOW民調中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PK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