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移居德國變外送員 前阿富汗部長:職業無貴賤

▲沙達特(Sayed Sadaat)過去在阿富汗曾任部長,但他受夠政府貪腐辭去職務,移居德國,現在騎單車外送餐點維生。但他認為工作就是工作,職業無貴賤,他不感到羞恥。(圖/翻攝自Zee News)
▲沙達特(Sayed Sadaat)過去在阿富汗曾任部長,但他受夠政府貪腐辭去職務,移居德國,現在騎單車外送餐點維生。但他認為工作就是工作,職業無貴賤,他不感到羞恥。(圖/翻攝自Zee News)

中央社

2021-08-31 05:47:07

(中央社德國萊比錫30日綜合外電報導)沙達特(Sayed Sadaat)過去在阿富汗曾任部長,但他受夠政府貪腐辭去職務,移居德國,現在騎單車外送餐點維生。但他認為工作就是工作,職業無貴賤,他不感到羞恥。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週一到週五每天6小時,周末從中午到晚上10時,50歲的沙達特都會穿上招牌的橘色背心,背著方形大背包,替客戶外送比薩或其他餐點。

他告訴法新社:「這份工作沒什麼好羞恥的。工作就是工作。有工作就代表大眾有需求......總是有人要來做。」

沙達特是過去幾年在德國落腳的成千上萬名阿富汗人之一。從2015年起,歐洲湧入逃離戰亂的大量難民,大多來自敘利亞和伊拉克,而其中約21萬名阿富汗人來到德國尋求庇護,成為繼敘利亞人之後,在德國的第二大難民族群。

在塔利班這個月奪回政權後,德國疏散了約4000名阿富汗人,包括曾替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國家工作,或需要受到保護的阿富汗人。

沙達特來到德國的經歷沒有那麼曲折。他在2016至2018年曾經擔任阿富汗通訊部長,但他表示自己受夠政府貪腐,決定辭去職務。

沙達特說:「擔任部長的時候,我不屬於總統的內部圈子。那些人總是在謀求私利,而我希望政府的計畫能夠被確實執行。」

「所以我沒辦法滿足他們的要求,他們想逼我就範,從總統那邊對我施壓。」

沙達特之後在阿富汗的電信產業找了個顧問工作,但他表示,2020年安全情勢開始惡化,「所以我決定離開」。

沙達特有阿富汗與英國雙重國籍。由於英國脫歐後,英國人若沒有找到工作或符合其他條件,將無法在歐盟國家居留,他趕在2020年底移居德國。

雖然在英國能找到工作,但他表示,他在德國看到更多機會。隻身來到德國的沙達特,拒絕談論自己的家人。

他表示,因為不會德語,他很難找到工作,而疫情又耽誤了他學德語的計畫。

不過,他現在每天上4小時德語課,然後騎單車開始外送。這份工作的報酬是每小時15歐元(約新台幣491元),足夠他生活開銷,以及支付每月420歐元的房租。

沙達特表示,不後悔來到德國。「我知道這項挑戰的時間不長,只會持續到我找到下一份工作。」

隨著塔利班取回政權,北約撤出阿富汗,沙達特從中看到更多機會。「我可以針對阿富汗議題給德國政府提出建議,因為我能反映那裡的真實情況,阿富汗人能從中獲益。」但他坦承尚未聯繫德國政府。

至於塔利班,沙達特認為他們在人權和女權方面或許會「從過去的錯誤中學習」,但他呼籲國際社會不要背棄阿富汗人,繼續提供經濟援助。(譯者:戴雅真/核稿:林治平)1100830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