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上海富商建「小紅樓」圈養20名性奴!背後還有政府官撐腰

▲中國一名富商曾在上海建立「小紅樓」圈養數十名女性,逼迫他們成為中國政府高官的性奴隸。(圖/翻攝自微博)
▲中國一名富商曾在上海建立「小紅樓」圈養數十名女性,逼迫他們成為中國政府高官的性奴隸。(圖/翻攝自微博)

國際中心楊智傑/綜合報導

2021-12-07 15:56:44

中國2019年曾爆發「上海小紅樓案」,揭露了趙富強自2000年來長期招募女性賣淫,控制了至少20名以上的女子並逼迫、誘騙他們成為提供性服務成為性奴,服務對象卻是中國政府官員,甚至從中獲利近10億元人民幣。種種惡行被揭發後引起社會輿論,沒想到最終審判後被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這個月初中國網路社群再度因此事件掀起爭議後,相關文章內容卻莫名「被消失」,也沒有任何主流媒體報導相關情況。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小紅樓涉黑案」首腦趙富強從2000年開始到上海謀生,靠著長期控制數十名女性賣淫,壟斷上海楊浦區1000多間店鋪。最初他開了兩間「美髮店」卻私下從事皮肉生意,再以美髮店的外殼誘騙更多女性加入,他先勾搭上對方並發生性關係,再以「一起賺錢養家」為由說服對方賣淫,若對方不從就威脅、施暴,曾有受害者好不容易逃離控制報警,沒想到卻被當地警察送回小紅樓慘遭毒打,第二次成功逃離時,趙富強更直接到警局帶人回去。

▲上海小紅樓涉黑案(圖/翻攝自微博)
▲上海小紅樓內部裝潢宛如皇宮,所用家具、陳設相當奢糜。(圖/翻攝自微博)


受害者中不乏有高學歷的年輕女生,包含法律系女大生、舞蹈老師,有受害者遭哄騙被迫減去輸卵管,而這些受害女性多為「80後」、「90後」,其中更有不少人有親屬關係,甚至被迫生下趙富強的兒女。這棟外型破舊看起來像荒廢建築的小紅樓,其實內部華麗奢靡,有不少價格昂貴的裝飾,久居附近的居民稱過去這處曾是賓館作用,後來轉為類似會所性質的場所,時常大門深鎖卻有兩名保全站在門口守著。

▲上海小紅樓涉黑案(圖/翻攝自微博)
▲上海小紅樓外型破舊,看起來是普通的住宅。(圖/翻攝自微信「等深線」)


案件曝光後震驚社會,法院審理查明,趙富強通過長期行賄、請吃喝、請嫖宿等手段拉攏中國政府官員,甚至從國有企業中獲取大量出租房源轉租獲利,同時騙取市政拆遷補償款、租金等共人民幣5400萬元;然而2020年12月終審結果出爐,趙富強逃過死刑,被判處死緩,身為受害者的女子們卻被視為「幫兇」,該名被迫剪去輸卵管的女性甚至被指控「詐騙罪、尋釁滋事罪、組織賣淫罪」,被判刑14年6個月。

▲上海小紅樓涉黑案(圖/翻攝自微博)
▲涉黑案曝光後,目前外圍搭建起施工圍欄。(圖/翻攝自微信「等深線」)


趙富強涉及性賄賂的政府官員、國企幹部等人,上至包括上海楊浦區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盧焱,楊浦區人民法院原院長任湧飛,下至派出所的所長、副所長,都是趙富強的「保護傘」,當年「小紅樓涉黑案」遭揭露後也引發上海市楊浦區政法系統「地震」,大量官員遭拔官落馬,但相較起這些受害女子還被判刑,當年「小紅樓涉黑案」的涉案官員不是免於起訴,就是量刑畸輕。

▲上海小紅樓涉黑案(圖/翻攝自微博)
▲上海法政系統多名高官被「拔官」落馬。(圖/翻攝自微博)


今年的李雲迪嫖娼事件讓「小紅樓涉黑案」再度浮出水面,然而比起中國主流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李雲迪,上海這起官商勾結、圈養無辜女性的社會案件,就連在微博、知乎等社群媒體上,都無法「存活」超過一天就被下架,更別說主流媒體竟悄悄地,這也讓不少中國網友無奈感嘆「2021年的上海大都市,還會見到如此悲催的故事」、「也就小紅樓這種省市級別的,還不至於全網封殺只是降熱度」。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如果您或家人、朋友遭受家庭暴力、性侵害或性騷擾的困擾,或是您知道有兒童、少年、老人或身心障礙者受到身心虐待、疏忽或其他嚴重傷害其身心發展的行為,請主動撥113,透過專業社工員處理,救援受虐者脫離危機。
※ 拒絕暴力請撥打:113、110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