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名家論壇》柯志遠/《茶金》時代浮沉間掩映的尊嚴靈魂

▲電視劇《茶金》以茶業經商為題材,其獨樹一幟更是2021年台劇屏幕一個難能可貴且令人肅然起敬的存在。(圖/myVideo提供)
▲電視劇《茶金》以茶業經商為題材,其獨樹一幟更是2021年台劇屏幕一個難能可貴且令人肅然起敬的存在。(圖/myVideo提供)

文/柯志遠

2021-12-28 18:12:40|2021-12-28 18:15:08

溫潤細緻,雋永醇厚,從創作題旨到觀影經驗,《茶金》的獨樹一幟,都是2021台劇屏幕一個難能可貴且令人肅然起敬的存在。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茶金》以不疾不徐的筆觸書寫時代撞擊的波濤洶湧,以悲憫宏觀的視野觀照歷史洪流沖刷下的芸芸眾生,不以「史詩」為標榜,卻從視覺到氣息都虔誠、篤實地完成了年代還原,不拘泥於「大河劇」刻板的編年窠臼,卻給了時代劇罕見的,足以再三咀嚼的人性刻劃和文學肌理,沒有濃墨重彩的蕩氣迴腸,卻在看完以後餘韻久久不去。這齣戲的「美」是整體的,從概念到用心,從製作到呈現,立意甚高卻不曲高和寡,人物、事件、情境,見其高度,卻又貫穿了讓觀眾深刻共鳴的真情實感,磅礡大氣,絲絲入扣,兼而齊備。

《茶金》以上世紀50年代新竹北埔茶業興衰跌宕的近代史做為走戲梗概,細數全劇結構裡「戲味」含量極高的戲劇元素不少:爾虞我詐的「商戰戲」、糾葛複雜的「情感戲」、逆境求生的「勵志戲」,菜都備齊了,烹調的手法卻大相逕庭。觀眾對相類的題材並不陌生,遠的如日劇《阿信》,近的如陸劇《那年花開月正圓》,然而《茶金》卻用了一個跟庸俗認知裡「高潮迭起」反其道而行的敘事技巧娓娓道來,看不到戲迷耳熟能詳的「大女主崛起」的言情套路,看不到槍林彈雨勾心鬥角的縝密佈局,大家意外地發現女主角連俞涵頭兩集幾乎沒有對白,到了第四集才接受就戲份比重來說原來郭子乾才是貨真價實的「男一號」,真正看得人熱血沸騰的「難八萬」高潮戲(父女倆一北一南為了爭取一早讓美國將軍收到茶葉樣本,在風雨夜想方設法奔走努力)到第六集才登場,幾個俊男美女的感情糾結到第八集才浮上檯面…,這樣的節奏,這樣的情節分配,在戲多到看不完30分鐘成為觀眾「棄劇」門檻的現時當下(大陸OTT平台很多浮誇甜寵劇,是看了片頭就直接「勸退」了),這是風險極高的一個特例,令人欣慰(敬佩)的是,《茶金》所展現的是一個初心通透、藝術底蘊夠硬的創作團隊對於年代(以及年代中的人)的真誠情懷,劇中對「製茶」一事描述的鉅細靡遺,對人物塑造的有血有肉,意外地發酵成一種「沉浸式」的勾人入戲的魅力,少了媚俗的顧慮,反倒成就了引領觀眾設身處地的純粹,因為對時空背景的代入,因為對劇中人物處境的理解與共感,《茶金》一如釅茶,自體回甘,沁人不褪。

▲《茶金》連俞涵擔綱女主角,自認角色像東方美人茶,有獨特韻味。(圖/myVideo提供)
▲《茶金》連俞涵擔綱女主角,自認角色像東方美人茶,有獨特韻味。(圖/公視提供)


《茶金》對人物的形塑技巧極其獨特,非常不落俗套,把角色當作「水墨畫」在畫,「氣韻生動,骨法用筆」,特別值得一提。第八集張福吉、張薏心為了「綠茶加入糯米粉」一事有一大段的針鋒相對,明面上是對茶廠經營主張各執一詞的爭執,其實更引人入勝的是兩個角色性格、人格的精彩成立:父親以北埔共榮為己任,是「俠氣」,女兒以「日光」一廠上下為己任,是「儒風」,這樣抽象細膩的內在層次,竟可以用一場戲雕琢得如此立體、鮮明!此外,KK劉坤凱的宿命流離,不以個別的事件來凸顯,而是運用氛圍情緒的暗場筆法來堆疊;李杏的「夏慕雪」夏老闆更是教人歎為觀止,她的戲份幾乎是「點狀」的(並沒有付予她一條完整敘述的故事線),然而,那些「什麼都沒說,什麼都說了」的眼神(了不起的李杏呀!)已然足夠縮影、鏡像了整整一代人在那個錯綜弔詭的時代變遷裡的無奈與無力,那入木三分的一句「說到底,我就是身不由己」,試問聽者誰不動容?天才茶師「羅山妹」的人物設定也是一絕,這個角色大部份時間面無表情,但那樣纖瘦的身影,竟接連在幾場險象環生的風雨飄搖裡安定人心,這已經不是一般所謂「演技氣場」的概念,是人物份量的深植人心;至於「范文貴」這個角色一來一去究竟發生了什麼?他的「情節內成長」充份表現在第九集跟父親的對手戲上,昔時的卑微怯懦,現在的氣定神閒,兩相對比,有極其幽微的想像空間,高明極了。

▲溫昇豪為飾演《茶金》的美軍戰俘苦練英文。(圖/myVideo提供)
▲溫昇豪飾演《茶金》的美軍戰俘。(圖/公視提供)


同樣從鳥瞰的制高點紀錄人在巨大時代浪潮裡的立足、求存,《斯卡羅》致敬的是人的頑強與卑微,《茶金》推崇的是人的智慧與高尚,都是從人道著眼的良善之筆,真摯感人,值得細品。《斯卡羅》尋求的是「活下去」,《茶金》探索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活出價值」。前者,面對的是瘴癘與貧瘠,後者,抗衡的是逐漸拉開貧富差距的社會結構、無法逆轉的世界趨勢,以及掌控制約規則的政治權力,以唐季珊為原型的中國茶葉大王「穆先生」說了句:「時局、政治,我們玩不贏這些,生意人有道看不見的天險,妳很有勇氣,但自求多福。」,一語中的,最是傳神。這樣的挑戰、磨難,不論來自於自然或人為,同樣不可違不可拒,同樣艱難無奈,劇中「日光化肥廠」因為利益因素被佔為「國有」,張福吉看著報紙當作喜事報導的落寞身影,著實引人唏噓。而身為女性,在那樣約定俗成的大環境態勢下,何嘗不是被不公平對待的一環?睿智傑出如張薏心,對於「時代變了,但還沒變到輪到妳出頭」的指責竟也只能沉默以對,風華絕代顛倒眾生如夏慕雪,下得台來,終究也只能在冠蓋簇擁的漩渦裡載浮載沉。風流雲轉,時移勢易,怎樣能夠以一己之力活出自己的價值?或許正是看完《茶金》之後最最發人深省的深邃命題吧。

▲茶金(圖/公視提供)
▲電視劇《茶金》。(圖/公視提供)

●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