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柯志遠/《殭屍校園》劇情比打怪更強大的王道

▲Netflix全新喪屍劇《殭屍校園》改編自高人氣網漫。(圖/Netflix提供)
▲Netflix全新喪屍劇《殭屍校園》改編自高人氣網漫。(圖/Netflix提供)

文/柯志遠

「這題材若由美國來拍,就可以直接跳過了;這題材若由韓國來拍,『大中』的機率卻極高」,1月28日《殭屍校園》在Netflix一口氣12集全劇上架,看都還來不及看,光從釋出的劇照、預告等等「賣相」判斷,卻已經給人這樣的預估。果不其然,短短一個禮拜就已捷報頻傳:累積三億七千萬點閱時數、打進全球94個市場前十…,10天內,不但霸屏台灣地區排行榜,也順利登上全球收視排行冠軍。南韓影視深不可測的軟實力底蘊,又一次讓人瞠目結舌,心服口服。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韓國影視工業對於「類型電影(戲劇)」本土化(localization)的見地之獨到、手筆之精準,向來是一種讓人望塵莫及的神話;「刑偵懸疑」、「黑色驚悚」原本是好萊塢擅長的強項,但在南韓,前者從《殺人回憶》2003到自成IP的《VOICE》、《Signal》系列,後者從《老男孩》2003、《追擊者》2008、《看見惡魔》2010…,二十年來不斷拍出「脫胎類型,超越類型」的魅力和況味。「殭屍」這種「類型」,從美國的《the night of living dead》1968、義大利的《生人勿近dawn of the dead》1978開始打響招牌,然後,從2011的《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忽然像傳染病爆發似地成為整個地球影視產業的「全民運動」,11年來,不但《陰屍路》怎麼也拍不膩地拍到了第11季,舉凡有人在拍戲的國家,幾乎沒有不參一咖的。究竟同一種類型的「審美疲乏週期」有多長?到底還有多少人還持續著對殭屍片的類型狂熱?明明是一個已經過度復刻而讓人厭膩的題材為什麼還要一拍再拍?這些都是挺令人無言(也無解)的不合理現象,然而,一個《殭屍校園》的現象級成功,卻又給出了些不同面相的啟發,尤其對於關注市場風潮、發展的投資、創作、製作崗位上的專業先進們,與其追蹤《殭屍校園》有多紅?或許更應該梳理一下這裡頭究竟做了哪些添加和易動,方纔使得原本應該「了無新意」的戲讓人「眼前一亮,耳目一新」?

別出心裁的「緣起」

太多殭屍戲把「戲份」無節制地集中在賣弄特效的「追逐」上,節奏上過癮了,但其實容易讓人過目即忘,流於空洞。而一場殭屍浩劫的「緣起」很常會被處理得「理所當然」(發生就發生了),難得《殭屍校園》設計了一個從人性和情感出發的開端:科學教師淬取了老鼠在極危險處境會憤而暴起的「激素」,目的是想改造長期被校園霸凌欺壓的兒子…,結果局面失控,「激素」本身就是「病毒」的設定,頗引人反思。金炳哲的戲份雖非極多,陰鬱的演技和人設,卻讓這場劫難有根據、有脈絡,而不至於又變成天外飛來一筆胡亂「跑一跑,咬一咬」的腦殘套路。其中,面對感染成殭屍的妻、兒處境的沉重悲劇感,以及所謂「解方」的影片成為推動劇情尋求出路的線索,都成功地鋪墊了足以緊扣劇情主軸不至散亂的「桶箍」效果,是相當關鍵的情節發展基礎。

▲(圖/Netflix提供)
▲有別於過去的殭屍戲,《殭屍校園》設計了一個從人性和情感出發的開端。(圖/Netflix提供)
立體鮮明的眾多角色

《殭屍校園》的人物超乎預期眾多,有台詞有情節的角色至少40個起跳,以「孝山高中」的校內、校外做為兩個舞台分界,又以「二年五班」學生(以及直接相關人等)做了群族歸類,人頭雖多,清楚的關係圖譜卻建構了相當飽滿、鮮明的世界觀。劇中,不管角色出場的戲份多寡,身上承載的「劇情功能」都讓人一目瞭然,沒有哪個是閒「飄」在那裡可有可無,人物之間的情感、情緒牽扯也都照顧得相當孕貼,從劫難開始之前,就勾勒出主角們內在層次的依附或矛盾,並細膩地延伸進災難過程的進行中,發酵成微妙而生動的,互動的「化學效應」,一來讓主、次人物個個有戲,也讓整個故事在疲於奔命的主旋律涵蓋下,還充斥著相當豐富多元的戲劇情緒,成立了勾人入戲的情境「感染力」。

▲(圖/Netflix提供)
▲《殭屍校園》主要演員找來不少新生代實力派出演。(圖/Netflix提供)
繁而不亂的眾多故事軸線

《殭屍校園》的說故事技巧是相當高明的,12集的篇幅(而且每一集幾乎都實打實演足一個小時),對於一場「事件」的起承轉合算是相當長篇的,怎麼讓戲肉豐富?怎樣讓戲劇張力從頭貫穿到尾?都是相當大的考驗。就戲論戲,眼見為實,《殭屍校園》的敘事線眾多,卻繁而不亂、面面俱到,許多不同人物都有獨立發展的幾段戲,有的彼此呼應(例如:青山的媽媽)、有的見好就收(未婚懷孕的女同學生下孩子,短短一段戲,呈現了2013感人殭屍經典短片《Cargo負重前行》的蕩氣迴腸,十分深刻)、有的點狀啣接成為單獨的一個懸念佈局(溫召的消防員父親,捨生忘死,無論如何也要闖進危城去救女兒),整齣戲的情節剪裁準確,每一段落都有「聚焦點」,不拖沓,不紊亂,更沒有原地踏步不知所云的冗戲贅戲,平心而論,《殭屍校園》特效視覺傲視國際,但故事紮實才更是引人入勝的王道。

強大且巧妙的轉折運用

細看《殭屍校園》的整體結構,可以發現其劇情「轉折」的運用出神入化,在不同段落插入的「意外」力道震撼,始料未及,高潮迭起。12集內容交代的不只是一場單純的「逃難」(雖然過程的事件設計,從一個舞台移動到另一個迥然不同的舞台,著實緊湊逼人,精彩絕倫),舉凡病毒緣起的揭曉、病毒進化產生的全新殭屍人種,小到如懦弱的男生哲洙不開天台的門,讓一群人逃了半天幾乎功虧一匱,大到最後解方無效,下令轟炸…,都為劇情的發展帶來一波波衝擊非同小可的劇變,構思縝密,駕馭嚴謹,而這也正是讓人屏氣凝神欲罷不能的主因。

▲(圖/Netflix提供)
▲《殭屍校園》劇情「轉折」的運用出神入化,在不同段落插入的「意外」力道震撼。(圖/Netflix提供)
偶像元素的兼顧

若説驚悚特效類型電影的受眾,是以「感官刺激」為主要追求的「電玩世代」佔了極大的比例,迎合年輕觀眾的「偶像」色彩便也是至關重要的元素考量。《Sweet Home》的宋江、李到晛表現可圈可點,在宣傳上更是吸睛又聚焦;《魷魚遊戲》的魏化儁、「脫北者」姜曉(名模鄭好娟),都讓戲的「可看性」和「話題性」增加了不只一點半點;《殭屍校園》的選角策略也能看到類似的用心:童星出身的尹燦榮人氣基礎雄厚,身手、顏值都跟演技一樣亮眼,有女團練習生經歷的「班長」趙怡賢從《學校2021》就備受矚目;曾經在《魷魚遊戲》裡讓人印象極深的李瑜美,演為生存不擇手段的「李娜延」,演技令人不寒而慄,又一次教人過目難忘;演「秀赫」的朴所羅門,身高183,在烏茲別克出生,出色的外形充滿國際範兒,還到中國演過陸劇《外貌至上主義》,因此劇爆紅,爾後發展可望更加活躍。


●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