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挑戰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 呂忠翰期待帶回更多故事

▲台灣登山家呂忠翰即將前往攀登世界第3高峰干城章嘉峰(Kangchenjunga),期待完攀後返台時能和大家分享更多故事。(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台灣登山家呂忠翰即將前往攀登世界第3高峰干城章嘉峰(Kangchenjunga),期待完攀後返台時能和大家分享更多故事。(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在去年登上台灣最後一座還沒有人爬過的安娜普納峰之後,台灣登山家呂忠翰繼續他實踐夢想的腳步,即將在近期出發前往挑戰世界第3高峰干城章嘉峰(Kangchenjunga)。他也期待此行能帶回更多故事,分享更多自己在路途上的收穫和感想給大家。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去年成功攀上世界第10高峰——安娜普納峰,呂忠翰成為台灣第一位無氧攀完這座海拔8091公尺、以氣候多變聞名的高峰的登山家。不過在續攀道拉吉里峰時,因為身體不適而提前撤退。之後他在返台後休息了1、2個月,接著就開始長達8個月的訓練。

跌落超過6米的山壁 努力訓練趕上春季攀登計畫

今年他再度準備開始自己的攀登計畫,但沒想到卻在2月中旬的一次訓練時,不慎墜落了一個6、7米高度的山壁,導致左邊膝蓋的後十字韌帶斷裂,期待已久的春季攀登,本來很可能就此泡湯。

「醫生說要趕在4月中出發,雖然不是不可能,但可能會有點趕。一開始的醫療建議是要休息2、3個月,那這樣我就會錯過最好的攀登季。」呂忠翰透露本來受這個傷可能趕不上在春季出發。不過後來做了更詳盡檢查後,發現其實並不需要動刀,可以透過一些方式來加速外傷、韌帶和骨頭的自動復原。

為了減少傷處的動作,醫生幫其呂忠翰裝上了支架,讓平時好動的他很不習慣,受訪時也笑說走路都「一跛一跛」的。不過在那關鍵的1、2個禮拜,他的恢復取得重大進展,進度良好,也看到了趕上攀登計畫的曙光。「2個禮拜後我就開始進行除了傷部之外、其他地方的訓練;然後膝蓋肌肉開始慢慢能彎曲,我知道我每天都在進步。」他直言目前左膝已經恢復到8成左右,如願能趕在4月出發。



圖說:呂忠翰積極訓練尋求趕上春季攀登計畫。(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今年有望再度重返 K2 呂忠翰先行探訪干城章嘉

一直以來K2在呂忠翰心中,都有著不一樣的地位,2019年他和張元植曾一度來到距離山巔只差400公尺處,但由於當時發生過小雪崩,在和團隊考量雪況後,決定撤退。雖然有些遺憾,但他當時也表示自己此行收穫滿滿,也很期待能很快再和這個老朋友見面。

今年春季呂忠翰選擇先攀登干城章嘉峰,作為自己今年攀登季的首個挑戰。干城章嘉位於喜瑪拉雅山脈中段尼泊爾和印度錫金邦的邊界處,是世界8千米高峰中比較靠南的一座。溫暖的季風讓這裡的氣候比較多變一些,不過它地勢起伏相較之下沒有那麼大,不用運用到太多技術攀登的部分,因此呂忠翰和團隊在考量之後,決定先行攀登這一座高峰。



圖說:呂忠翰曾於2021年攀登安娜普納峰。(圖/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基本上前5大高峰要無氧攀登都很難,所以需要一些事前準備。我今年的目標,當然是以我等了20幾年的K2,在那之前我一定要找一座先去當適應。」呂忠翰表示就像2019年那時候一樣,他們有先去攀登馬卡魯峰做高度適應。所以後來去爬K2時,他知道自己的狀態非常、非常好,在攀登時游刃有餘。

另外,由於左膝才剛受過大傷,呂忠翰認為干城章嘉會是一個很好的階段性考驗,「這是一個很好的實戰經驗,我知道如果我在干城章嘉狀態不錯,可能有機會達到哪一個高度——不一定有辦法攻頂——我沒有讓我自己的腳爆掉或者傷情更惡化。那對我之後再去挑戰K2,就會有一定的把握。」

挖掘白雪中的寶藏,呂忠翰:期待發現干城章嘉不一樣的美

干城章嘉峰對於國人來說是比較陌生的8千米級高峰,相對於珠穆朗瑪峰、K2等以高度和難度聞名的大山,它確實比較冷僻一點。之前台灣傳奇登山家李小石曾經造訪過,女登山家曾格爾則在去年秋季成功攀登。

這次前往這座神秘的高峰,呂忠翰也像個孩子一樣興奮,「我爬了9座8千公尺的山,這一座我還沒去過,所以會有點好奇。」他坦言今年春季計劃就是道拉吉里和干城章嘉二選一了,但由於前者自己去過了2次,因此覺得可以去後面這一座看一看,和這座初見的山峰進行深度對話。

干城章嘉峰在藏語的意思中是「5座巨大的白雪寶藏」,這源自於它有5個高聳且終年白雪覆蓋的峰頂。其中主峰高達海拔8586米,為世界第3高峰,也是呂忠翰這次的目的地。而除了主峰之外,還有南峰(海拔8494米)、中央峰(海拔8482米)、西峰(雅蘭康峰,海拔8505米);唯一一座海拔低於8000米的是干巴城峰(Kangbachen,海拔7903米),位於尼泊爾境內。

行程上,呂忠翰預計在4月13日晚上出發,接著到尼泊爾處理一些行政手續,16號飛到高聳在雲端的盧卡拉機場,接著再搭直升機到干城章嘉基地營,準備進行高度適應。

「基地營通常在5300到5500公尺的地方,所以你一下直升機就開始要適應了。因為它的基地營比較高一點,所以希望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身體適應到海拔7000米,甚至是7300、7400左右的高度,這就是我的策略。」呂忠翰表示,這次決定從西南壁(South West Face)上攀,這條路線為英國探險隊於1955年開闢,屬於傳統路線,風險性比較低一些,即使遇到天氣稍微差一點的情況,依然可以走。



圖說:呂忠翰曾於2021年攀登安娜普納峰。(圖/取自K2 Project 張元植X呂忠翰八千計畫臉書)

也因為路線風險低,因此有更多次能做高度適應的機會,「我們一般都是3次的適應,最多就是4次。這次可能可以爭取到4、5次的機會。這樣在我最後一段攻頂的推進來說,才有辦法去爭取到比較合理的時間。」

這座山的難關主要在於登頂日當天,路程比較長且得當天來回,攀登者要在岩雪混合的地形中不斷向右斜上攀登,在8200米後沒有太多休息點,以無氧方式的攀登總時間評估將落在17-21小時之間,對於體能是一大考驗。因此呂忠翰和團隊的想法是盡量推進到第4營,讓自己有更多容錯空間。

而就如同之前幾次的攀登一樣,呂忠翰樂觀的表示自己的心態就是「盡力」,然後享受和山相處、對話的時間。能夠登頂當然對自己是一種肯定,但不會去強求;就像是他欣賞無氧攀登的純粹性,但不會冒著生命危險去堅持這種方式一樣。他說:「探險不是競賽,不是比誰強、比誰快、比誰更有力量,而是去反思——你到底在幹嘛?你為到此,付出了些什麼?」

「很多人會把每一次的攀登,當作是『一生一次』。但我通常不會這樣想,一座山我可以爬好幾次、或是說用不同的方式上去。」呂忠翰說自己這次就是帶著期待干城章嘉的美的那種心情,前往挑戰。

期待那山、那人、還有那些故事 把山當成一位朋友

「我想要去看看這一座山、去認識它,看看它可以給我什麼樣子的能量。我每次去登山,都會遇到一些外國朋友或是雪巴,這些人這是我最期待的部分,每次出去都好像又要去找朋友了。」

得知去年搭配的雪巴嚮導Gesman已經結婚,而且轉行賣東西,呂忠翰笑說若有遇到一定要虧一虧他,而自己也會珍惜那些美好的記憶和一起為登頂而努力的時光。當然,也包括多次共患難的南韓友人金未坤。「會想和這些像家人一樣的人,再一起生活一段時間。我希望能帶回來很多我看到的、我聽到的、我去做的,我努力去做的一些故事回來分享。」

「我把這座山當朋友,朋友會給你很多能量,讓你靈魂變大。我期待能在頂峰看到不一樣的視野,期待發現它的美。感受『原來我能從其他地方看你』的可能。」

前進十四峰|大夢計畫:

台灣登山家呂忠翰(阿果)2013年首次攀登八千公尺高峰,世界第13高峰 - 迦舒布魯II (Gasherbrum 2, 8035m),是台灣人首次在喀喇崑崙山脈登頂。

冒險的腳步沒有停止。阿果繼續挑戰14座八千頂峰,已完成六座登頂,創下台灣登山史紀錄。2021年安娜普納成功攻頂後,於2022年即將再度啟程,親身邁向世界級冒險,更要將所見所學與冒險精神帶回台灣。

橘子關懷基金會倡議冒險精神教育價值,完成征服北極、前進南極點挑戰後,預計以三年時間贊助阿果八千頂峰攀登計劃計畫,進行世界第三極 –極高挑戰,完成剩下八九座八千頂 峰攀登計劃計畫 。基金會期許成為青年勇於冒險的推手,打開冒險的各種想像,提供冒險支持和機會,讓青年具備挑戰自己的能力,突破舒適圈,迎向未知挑戰,將冒險精神的價值落實於生活中。冒險的一小步,人生的一大步,讓敢冒險的年輕人成為台灣進步的力量!

了解即時的呂忠翰(阿果)攀登進度,歡迎至「前進十四峰」官方粉絲團

>臉書:https://lihi1.com/UvX9A

>IG:https://lihi1.com/x6JCc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