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漫世界9/別只補助菁英!漫圈籲政府:多推廣讓市場普及

▲漫畫是多數人的娛樂。陳建彰攝
▲漫畫是多數人的娛樂。陳建彰攝

何哲欣/專題報導

為了扶植國內漫畫產業,期盼台漫能逐步與外國漫畫、特別是日韓漫畫相抗衡,文化部自2018年起推出漫畫獎勵金制度,迄今已邁入第五年。今年年初,文化部公布「2022年漫畫創作及出版行銷獎勵要點」獲獎勵名單,共計52件計畫獲得獎勵,總獎勵金額超過3千萬元。個人部分最高補助達51萬元。只是即便文化部的補助政策成績不俗,但漫畫界還是有不同看法。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根據文化部資料,自2018年推出漫畫輔導金以來,截至2021年底,獲漫輔金獎補助的漫畫單行本、期刊逾500本,題材及類型廣泛,產出作品屢獲國內外獎項肯定,如2021年顆粒《小丑醫生》榮獲日本外務省第15屆「國際漫畫獎」銀獎,另多部作品獲得或入圍金漫獎,並跨界改編為影視、遊戲及發行延伸商品等。

未來數位總編輯韓京岳說,「政府現在補助漫畫家的稿費,遠超過台灣的市場行情,拿的稿費甚至比日本漫畫家還高!政府照顧他們基本收入是好事,但接下來呢?漫畫家還是要面對殘酷的市場競爭,如果漫畫家都只是自己畫開心的,不在意市場,而且開心畫作品還可以拿這麼高稿費,那他就不會想去作品可能被腰斬的地方!」韓京岳憂心忡忡說。

「把漫畫家保護得太好,他們就更無法面對商業競爭,一直下去會變負面循環,台灣技術好的漫畫家很多,但是整體出版意識很弱,所以有些漫畫家還是想去日本連載,那邊競爭風氣是好的,漫畫作品會以市場為目標,推出與市場合拍的作品。」韓宗岳說。

台灣首位在日本發行18禁漫畫單行本的漫畫家猫伊光說,漫畫家需要的是作品能問世,能獲讀者支持,需要有出版社願意出版,但台灣的出版社不夠多,即使不斷有漫畫家獲補助,但有出版社願意一直出版嗎?出版社會養他一輩子嗎?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過去台灣漫畫全盛時期,也有不少漫畫週刊、月刊,猫伊光認為應該先回到那個時期,有個像雜誌一樣的平台,鼓勵創作者多多發表,再看市場能不能接受,這才是商業發展的上策。

而身為成人漫畫家,他也喊話,既然台灣成漫有其優勢,政府也應多協助合法輸出,甚至可以外銷到歐美,「台灣創作環境相當保障表現自由,但最常見的創作題材就是情色與暴力,連《哆啦A夢》這種漫畫都不免有(情色與暴力),台灣做成漫產業,會比在日本更有發揮空間。」

「創作不要只會一直講『台灣價值』了,台灣的創作內容,都已經有既定形象,好萊塢電影可以炸掉白宮,台灣創作者敢這樣創作嗎?大家應該要鼓勵不同題材、不同創意,還有希望政府不要太干預成人產業,動不動就說散播猥褻物,這樣就夠了,連補助都不用了,這圈子會自己找到一個獲利的商業模式。」猫伊光說。

漫畫出版社原動力視覺,2017年在西門町成立d/art taipei畫廊,以日本動漫、插畫為主,舉辦過數十場展覽、座談會、簽名會等活動,迄今也推出近40本成人漫畫。d/art編輯Snow也認為,台灣成漫無碼,比日本成漫更有優勢,但發展動漫產業不可能只靠政府補助,韓國動漫與遊戲可以改編成戲劇,但台灣的異業合作卻很薄弱。

「政府過去補助都只會給錢,但錢只會被花掉,應該要有更多專業人士加入這個圈子,例如有編劇人才可以協助動漫改編,有更多動畫公司加入,甚至如翻譯人才、字幕人才等,不只能增加工作機會,也有助於形成產業鏈,這樣才能打造台灣專屬的文化。」Snow說。

台灣成人漫畫同人創作社團編輯Haku說,一個產業要健康發展,不只要有菁英,如果只有金字塔頂層的菁英活得下去,底層活不下去,這不是很健康,就像美國大聯盟,還是要有小聯盟的好幾個層級,才能造就完整養成體系,「台灣也是不能太重菁英文化,只想培養菁英,不想推廣,要讓粗枝濫造的底層,也能存活下去,才是健康的產業。」

《NOWnews今日新聞》針對此議題詢問文策院,不過因成漫議題敏感,文策院婉拒受訪。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