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膝關節/《神探大戰》看制度殺人如何成為怪物

▲劉青雲主演的港片《神探大戰》狂暴地呈現現今香江已是一塊是非不分之地。(圖/華映)
▲劉青雲主演的港片《神探大戰》狂暴地呈現現今香江已是一塊是非不分之地。(圖/華映)

文/膝關節

如果說2007年的《神探》是一部論述多重人格的絕佳犯罪電影,杜琪峰導演的場面調度讓該片風格有型,怵目驚心時刻令人頭皮發麻。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同樣出自當年編劇韋家輝之手的新片《神探大戰》則狂暴地呈現現今香江已是一塊是非不分之地,令人窒息的快速節奏推著觀眾被迫受刑,看著劉青雲似狂若瘋般的執著辦案,彷彿也是對著香港當代黑警們的一封戰帖。

▲劉青雲《神探大戰》(圖/華映)
▲劉青雲主演的角色討論公權力的迫害成為真正的不公不義。(圖/華映)
當年《神探》看一個人能見著他內心陰暗之處,不為人知的卑劣缺陷,見到行兇者的多重人格,探究心裡有鬼,疑心生暗鬼,最後引誘人們犯罪種植劣根性的那刻,整部片非常具有創意,甚至也拿了梵谷割耳來當另一種比喻,令人印象深刻。

《神探大戰》討論公權力的迫害成為真正的不公不義。整部電影時空橫跨21年,對照電影製作背景的2018年時空,要排除導演編劇韋家輝沒有明說的那個年代密碼,這些巧合並非意外插曲,推算一下等於這一切偏差歪斜的起點就是1997年。回歸中國之後的香港,從一開始就變了調。

▲劉青雲《神探大戰》(圖/華映)
▲《神探大戰》討論執法者與犯罪者的模糊界線。(圖/華映)
故事敘述多年前的社會案件,因警方追求快速破案,使得真兇沒有被繩之以法,留下受害者家屬無止境的憤怒。而且被害者遺族家屬,內心失落挫折感,最後引爆成為另一個加害者社群。

如果說《神探》就是探究一個犯罪者的動機,那麼《神探大戰》則是討論犯罪者與執法者之間的那道模糊界線,是誰跨了界?公權力的傲慢與偏見,是不是也是另一種犯罪?

如同海報上面寫的:「最邪惡的魔鬼,最中意扮天使。」。至於台詞中也多次提到尼采說的那句話:「與怪物戰鬥的人,要小心自己不要變成怪物⋯⋯」;許多人也會接著引用本文後半段「當你望向深淵,深淵也同時在凝視著你。」

當警方徹夜未眠地與罪犯拼搏,執法者與犯法者的那道模糊地帶,我實在很好奇韋家輝在片中植入挑釁公權力段落,國家機器有看出那個「弦外之音」嗎?

▲劉青雲《神探大戰》(圖/華映)
▲《神探大戰》整部電影時空橫跨21年,與香港回歸主題緊緊扣合。(圖/華映)
上面這幾句話,大致上就能濃縮成《神探大戰》的濃縮摘要。加害者/受害者之間的身份轉換,是這套劇本的高明之處,韋家輝身為編導,不斷地向觀眾提出到底誰是真正的壞人?那些多數觀眾看到的反派,是被誘拐而成的阿修羅?還是巧奪天工的偽裝天使呢?

劉青雲維持原本《神探》中的癡癲發狂,在《神探大戰》中能夠瞬間模擬犯罪現場的種種線索讓他被封上神探美名,卻也因為脫序行為,讓警隊蒙羞,最後請他走路。

沒料到,多起冤案最後還是被他識穿蛛絲馬跡,並且最後串起逆轉情節。他與警隊蔡卓妍之間通力合作,保持了這作品的商業看點。難得迎接到了一部香江大片,很期待觀眾的解讀氣力,誰能跟誰戰到底、站到最後?癡癲能否翻轉體制?

▲劉青雲《神探大戰》(圖/華映)
▲劉青雲在《神探大戰》與警隊蔡卓妍之間通力合作,保持了這作品的商業看點。(圖/華映)
電影整體瑕不掩瑜,即便節奏上無法媲美當年杜琪峰掌握的優雅,但確實表達出了當代港人對公權力的種種不信任與厭惡,或許這就是《神探大戰》的絕佳時代革命了。


●作者:膝關節/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