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世代/外送勞工資格難認定 賴香伶:應先保障薪給

▲賴香伶(右)表示,對於外送員來說最核心的關鍵就是薪資保障,也希望平台業者能以更開放的心態,成為一個以人為本的產業。(圖/記者林調遜攝,2022.10.01)
▲賴香伶(右)表示,對於外送員來說最核心的關鍵就是薪資保障,也希望平台業者能以更開放的心態,成為一個以人為本的產業。(圖/記者林調遜攝,2022.10.01)

記者黃仁杰/台北報導

台灣的外送員從業規模高達10萬人,而牽涉到的相關產業包含餐飲、食品、零售等方方面面,其中外送員的工作保障問題也被浮上檯面。《NOWnews今日新聞》創立的跨世代平台今(1)日以「法規孤兒——外送員」為題舉辦線上論壇,民眾黨立委、桃園市長候選人賴香伶表示,對於外送員來說最核心的關鍵就是薪資保障,也希望平台業者能以更開放的心態,成為一個以人為本的產業。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賴香伶指出,外送員的工資、運價的基礎應設定門檻,「如果不是用他們跑單或是公式透明化,外送員也不知道他們一單30、40是如何算出來的」,那這和一般的承攬是完全不一樣的,以一般的承攬來說,「我帶工帶料來和你議價,如果我覺得不合算那我就不接」,但其實外送員沒有這樣的條件和平台談判,那是不是平台可以像類雇主一樣,例如平台協助外送員購買保險,如果出了事故,以全險的方式,讓外送員如果真的發生不幸,也不需要去打官司,用平台的資金購買保險,來涵蓋法律上面其他保險的不足。

「然而很多工讀夥伴需要的是一單基本工資的保障,如果是核心工作者,那我想每個月的最低薪資是可以談的,但如果是每個禮拜只跑幾個小時」,這其實是大多數,不過到現在,很多勞工成為全職甚至成為產業中的佼佼者,就是以此為業,但就會受到平台公式影響,本來一個月可以拿到3、4萬,現在一個月只能拿到2、3萬,現在連我們最在意的,他能不能加入勞保都是一個關卡,這樣的產業問題就是無解,但可以先處理基礎薪資應該透過公開透明的方式,讓業者和工會來談,那麼後續的法令才能相得益彰,像是計程車司機,也是慢慢爭出基本底薪的水準,像是疫情期間,最累的就是外送員,他們也沒有防疫薪給,他們最核心的標的就是薪給。

而談到地方立法,賴香伶表示,確實當時立法時,像是勞資關係、安全衛生等等是地方權限,可以請業者配合,包含要進行勞動檢查時需要提供電磁紀錄等等,到底什麼是我們可以取得的資料,像是一般公司會有薪資單,或是匯款單,但是外送平台連打卡記錄都沒有,當時根本沒有可以符合現有法規可以查核的資訊,電磁資料就是之後的重要依據。

「那麼之後接單、搶單的狀況要如何處理?其他縣市甚至有設置一天不得超過12小時的跑單上限,另外搶單和搶食的狀況,也很難用制式的法規去管理外送產業」,賴香伶說明,所以才會用類雇傭的方式,去審視他們的契約, 讓第三方或是相關的公正團體審議,不然業者3天一換約、5天一換公式,讓外送員根本無所適從,讓他們契約可以讓地方政府備查,這樣才是讓外送員的工作受到保障,否則連外送員的勞工資格都很難被認定。

最後,賴香伶強調,核心的價值就是在這個行業裡面最辛苦的送貨員還有商家,願意加入新興的行業,但需要展開心胸的也包含這些大型的外商平台,不管是中央立場或是外送員經驗都是平台業者可以好好細看的,但從我的經驗來看,平台業者常常對台灣的法律不太尊重,也沒有想要跟我們好好溝通,希望外送業者在發展新興產業的同時,也不忘成為一個以人為本的企業。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