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醫法雙專業!薛瑞元也曾翹課 自認人生很「老莊」

▲衛福部長薛瑞元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時透露,自己其實很「老莊」、隨興,也很「雙子座」勇於嘗試變化(圖/記者葉政勳攝)
▲衛福部長薛瑞元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時透露,自己其實很「老莊」、隨興,也很「雙子座」勇於嘗試變化(圖/記者葉政勳攝)

記者許若茵/專訪

前衛福部長陳時中轉身投入選戰,第5任衛福部長由出身醫師體系的薛瑞元接任,擁有醫師、律師雙身分也成一大亮點。薛瑞元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時透露,自己其實很「老莊」、隨興,也很「雙子座」勇於嘗試變化,他更笑說,在過去大學期間,其實也會翹課。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與「防疫五月天」較常在媒體前亮相相比,社會大眾也許對於薛瑞元較為陌生,在採訪中,記者請薛用3個詞介紹自己,薛瑞元先是耍賴笑說3個詞太多了想不出來,再回答自己個性如同「老莊」隨興,其次是多變,就像自己是雙子座,勇於嘗試一些變化,而第3個就「不知道,想不出來」。

談及過去求學經歷,現年67歲的薛瑞元說「想起來18歲似乎是一個很遙遠的事,18歲真的是不敢想,不敢回想那時候是什麼樣子」,才開始緩緩道出成長歷程。

薛瑞元表示,自己是初中的最後一屆,當時尚未有國中,國小,進入初中時需經過考試,尤其是國小5、6年級時,整天都在補習、上課,「大家都在講的,沒有100分,99分少1分就打1下,在那種教育環境之下出來的」。

薛瑞元讀的是嘉義市民族國小,升學考試只考國文、數學2科,想要考上嘉義中學初中部,2科合計滿分220中,最低錄取分數是199分,「所以你要知道那個非常的拚啦」,後來在全班50逾人中,只有5人可以保送進高中部,「那我還算幸運,還算在那裡面」,就進入高中3年,開始每日天昏地暗的補習,準備考大學。

「不過我對我們高中有一位數學老師,我是覺得蠻感謝他的!」薛瑞元提到,當時有去這名高中數學老師那補習,但在上完1次課後,第2次上課時,老師就說「你免來了,你根本就不需要補習」,叫自己回家讀就好,這也讓在述說這段壓力非常大的求學生涯中的薛瑞元忍不住自豪的笑了起來。

「我很老莊啦,就順勢而為,能夠做的就做,不能做就算了,那那個能夠得到什麼就是勉力而為,不是很強求」,最後薛考上第2志願,進入台北醫學大學。

被問及為何走上醫學之路,他分享,當時雖然才高中,很難說有哪些興趣,對法政是稍微有一點興趣,但父親說家裡沒有背景,讀法政不易出頭,而薛的在校成績還不錯,可以拚一下讀醫學系,在考量家境普通、有一點負債的情況下,最後薛聽從父親建議就讀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也沒有計畫重考,一如自己的老莊思維順勢而為。

但老莊思維也有缺點,薛瑞元坦言,當壓力不見時,就很容易脫節,面對記者繼續追問有哪些脫節事蹟時,薛開懷大笑回應「就很少去上課,覺得人生也不是很長,為什麼一定要浪費時間坐在那個地方」,可自己翹課也沒有去哪,就是「跟同學打屁聊天」、「打橋牌」,更打趣說「我沒有像陳時中部長那麼厲害,他是Pro級的」。

話鋒一轉,薛瑞元語氣漸趨低沉指出,母親患有紅斑性狼瘡,每1年都會生1次大病,有次病況嚴重到台北住院時,才知道醫療費用如此昂貴,家裡需要貸款負債,後來母親腎臟壞掉需要洗腎,但因為家裡已經沒錢了,若要洗腎就得賣房子,於是母親並未洗腎就回家,幾個月後就過世了,從那之後,自己才比較認真,維持著可以畢業的門檻。

薛瑞元認為,自己雖然原先不是很認真念書,但畢業之後還是考過執照,個性也比較沒這麼「老莊」了,一掃臉上悲痛,他笑說當兵時還曾拿到軍醫楷模,領了獎章回來,退伍後,就開始思考要申請進入哪一科別。

薛瑞元分析,婦產科、耳鼻喉科「大概這2個科可以書讀的比較少一點」,再仔細想想,「我覺得婦產科好像比較有趣,不會都是面對那愁眉苦臉的,有時候會有新生命喜悅,這個選了婦產科」,只是沒想到這是「錯誤的第一步」。

早年開業時,薛瑞元經歷過醫療糾紛,聊到這段往事時,薛瑞元解釋,那是結紮手術,小切口的腹腔鏡手術,原則上使用紗布的機率很低,但卻被患者指控手術後有紗布遺留在體內,「我就覺得說很不可思議,這種事情的話,我沒有辦法證明 yes or no」,於是就進入官司,由於當時出庭幾乎都是自己進行辯護,同行友人便說「你可以當律師」,後來才會去考法律系。

「我不甘心不是因為輸掉,是怎麼會差這麼多,明明我自己也都不知道有沒有這件事情,但是我是覺得應該不會有這種事情,所以我就往不會有這方向去證明,想要去證明說這個不會有,但是不會被接受,阿對方好像也都不用證明說有,這就有問題,為什麼都是我,我要去證明一個不存在的事情,我認為不存在的事情,我要用盡所有方法去證明一個不存在的事情」。

此時薛瑞元一改平時的語調平和緩慢,快速連吐出這段心境,急於為當年的自己辯護,更罕見激動的說就像是近期被外界懷疑阻擋疫苗採購,「最近也是這樣子,人家說我在擋疫苗,我就認為我沒有擋,但是我要怎麼樣去證明一個沒有的事情?」

隨後薛瑞元揮一揮手,又像是釋懷的說,「後來我想到,這就作夢嘛,就這原因嘛,原因就還是一樣,怎麼可以要求一個人去證明他認為說沒有的事情,而且很可能事實就是沒有的事情,應該是叫他來證明有這個事情才對」。

在遇上醫療糾紛後,薛瑞元放棄醫療業務,38歲考上台大法律系,46歲再取得台大法律碩士學位,同年獲得「斐陶斐」殊榮,不過被問及此事時,薛淡然告訴記者「我跟你講,我真的忘記我有得這個獎」,但自己當時真的非常認真看書、態度積極,直到進入衛生署工作後,工作與生活又開始「非常老莊」,現在一切都順其自然。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