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回憶錄「願上帝助我」 回顧國會大廈暴動始末

▲美國前副總統彭斯(左)將於15日出版回憶錄「願上帝助我」(So Help Me God),回顧2021年國會暴動,以及與前總統川普(右)共事的最後一段日子。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前副總統彭斯(左)將於15日出版回憶錄「願上帝助我」(So Help Me God),回顧2021年國會暴動,以及與前總統川普(右)共事的最後一段日子。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央社

(中央社華盛頓11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前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將於15日出版回憶錄「願上帝助我」(So Help Me God),回顧2021年1月6日國會大廈暴動,談到與前總統川普共事的最後一段日子。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根據「華爾街日報」(WSJ)節錄的書本內容,彭斯在以第一人稱自述的回憶錄中說,2020年總統大選落敗後,他曾鼓勵川普東山再起。

書中寫道:「大選13天後,我和川普總統共進午餐。我告訴他,如果法律挑戰失敗,他可以爽快接受結果,進行政權交接,然後開始準備政治復出。先贏得喬治亞州聯邦參議員選舉、2021年維吉尼亞州州長選舉,以及2022年期中選舉,然後他可以再戰2024。他似乎不為所動,厭倦地說,『我不知道,2024太遠了』。」

「12月5日,在電話中,總統首次談到在國會挑戰選舉結果。到了12月中旬,網路上充斥對我的猜測。一個名為林肯計畫(Lincoln Project)的團體投放不負責任的電視廣告,宣稱如果我主持1月6日的國會聯席會議,清點選舉人團投票結果,就代表我知道一切都結束了。當我執行我的憲法職責時,也是為總統這次競選連任「在棺木上釘下最後一根釘子」。就我所知,這是第一次有人指涉我或許可能改變選舉結果。」

「12月19日,總統提到打算於1月6日在華府舉行一場集會,我認為這會有助外界關注整個過程。我才剛和一名參議員提到,重點是要在國會和美國人民面前審查對這次選舉的疑慮。12月21日,俄亥俄州聯邦眾議員喬丹(Jim Jordan)在白宮提到要對選舉結果提出異議。我承諾會接受所有正當提出來的異議,並充分辯論。」

「12月23日,我和家人搭乘空軍二號去和親友一起過耶誕節。當我們飛行在美國上空時,川普總統轉推一篇名為『彭斯行動牌』(Operation Pence Card)的曖昧文章,暗示即便所有努力都失敗了,我仍能在1月6日推翻選舉結果。我把這給妻子凱倫(Karen)看,然後翻了個白眼。」

「新年當天一早電話響了,聯邦眾議員戈默特(Louie Gohmert)和其他共和黨人提起訴訟,要求聯邦法官宣判我有『專屬權力和單獨審酌權』來決定哪些選舉人團票能被計入。」

「總統對我說,他不想看到『彭斯反對戈默特訴訟案』變成今早的頭條新聞。我告訴他,我確實反對。他說,『如果這能給你權力,你幹嘛反對呢?』我一如以往多次提過的,再次告訴他,我不認為憲法賦予我這樣的權力。他責備我,『你太老實了。成千上萬的人會恨死你…民眾會覺得你太蠢』。」

「1月2日星期六,我指示幕僚長發布聲明,支持國會議員依選舉計數法(Electoral Count Act)提出異議的權利。星期天早上的報紙標題寫著『彭斯歡迎共和黨議員挑戰選舉人團票計票』。總統打電話給我,心情非常好,大喊『你已經從非常不受歡迎,變成超受歡迎了』。但他再次施壓我單方面反對選舉人團票,他說,『你可以在歷史留名,但如果你沒膽去做,你就只不過是另一個泛泛之輩。』」

「1月5日,臨睡前,我看到川普競選團隊發布聲明,針對『紐約時報』報導,我告訴總統,我認為自己無權阻止國會認證選舉結果。這是真的,但聲明卻稱這是一則『假新聞』。我有一種感覺,2021年1月6日會是非常漫長的一天。」

1月6日,「我起得很早,準備要發給國會的聲明。上午11時剛過電話響起,是總統。我說,『儘管您昨晚發布了那種聲明,但我對你向來坦白,總統先生』。我重申我不認為我有權力決定哪些選舉人團票可以被計入,並說我打算在國會聯席會議開始前發布聲明,重申這一點。」

「總統對我痛斥:『你像個懦夫一般退縮了,如果你這麼做,就代表我5年前(選你當副手)是大錯特錯。』他說,『你這麼做不是在保護我們的國家,你應該要支持且捍衛我們的國家』。我冷靜地告訴他,『我們兩個都宣誓要支持並捍衛憲法』。」

「當我前往國會時,總統登上舞台告訴群眾,『我希望麥可(彭斯)要去做正確的事情。我希望如此。因為如果麥可彭斯做了正確的事,我們就贏得這場選舉…彭斯副總統必須要做的就是把票送回各州重新認證,我們就會成為總統,你們就會是最幸福的人』。」

「我們的車隊抵達國會大廈時,我看到數以千計示威民眾在東草坪和平示威。我同情這些特別來到華府的好人,他們被告知選舉結果可以被改變。我們進入國會大廈時,他們高聲歡呼,我轉向我的女兒嘆氣說,『上帝保佑這些人,他們會非常失望』。」

「我完全不知道,在國會大廈西邊一個街區已出現『人牆』,當我率領參議員抵達眾院,氣氛肅穆,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外頭有暴動正在醞釀。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在下午1時過後不久敲下議事槌宣布開會。」

「當選舉人團票開到亞利桑納州時,眾議員戈薩(Paul Gosar)和60名眾議員共同提出當天的第一項異議,當我問有無參議員附議,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站了起來。我宣布聯席會議休會,和參議員們一起回到參院,依舊沒察覺外面的暴動。」

「討論進行了40分鐘,奧克拉荷馬州參議員藍福特(James Lankford)正在發言,坐在我前面的參院法規專家麥克唐納(Elizabeth MacDonough)靠向椅背對我低聲說,『副總統先生,示威者已在1樓破門而入,讓您知道一下』。」

「我的一名維安人員走進參院,直直走向我說,『副總統先生,我們該走了』。我當時相信國會警察會很快控制局面。所以我告訴他,我們可以到附近為我擔任參院主席而保留的儀式性辦公室等候。但很快,我的維安隊長吉伯斯(Timothy Giebels)走進辦公室說,『長官,我們必須護送你離開這棟建築物』。示威者已經闖入眾院,正朝參院前進。我事後知道,他們很多人正在搜查我的行蹤。」

「我告訴我的維安人員,我不會離開崗位。吉伯斯懇求我們離開,暴徒已到達我們所在的樓層。我指著他的胸口說,『你沒聽到我說的嗎?我不走!我不會讓那些人看到16輛車的車隊加速離開國會大廈』。他說我們不能停留在這裡,因為辦公室只有玻璃門,沒有保護力。我的女兒夏綠蒂(Charlotte)感覺到我的無力,詢問『國會大廈裡還有哪裡是爸爸可以去的?』吉伯斯建議移動到樓下卸貨區和車庫。我同意了。」

「階梯被安全守住。我們慢慢地走進大廳,周圍一片混亂:維安人員和警察指引人群到安全地帶,工作人員呼喊竄逃尋找掩護。我聽到腳步聲和憤怒咆哮聲。前往地下室的路上多花了幾分鐘,因為我堅持要用走的,而不是跑的。特勤局團隊勉強配合我。」

「當我們到了卸貨區,我看到我們的車隊已經等在那裡,所有車頭朝向出口,吉伯斯準備護送我們上車,我停下來說,『我不上車』。吉伯斯回答,『長官,我們只是讓您在車上等,不會離開國會大廈』。」

「我說,『我相信你。你是一個正直的人,但這輛車不是你開的』。我知道一旦我上車,就會有人叫司機把我們載離國會大廈。」

「我們在車庫裡沒有電視,我的幕僚和維安人員透過警用無線電和推特來向我簡報最新狀況。我鎮定的助理包爾(Zach Bauer)走上前,扭捏地交給我他的手機,總統在下午2時24分時推文,『麥可彭斯沒有勇氣做該做的事來保護我們的國家和憲法,給各州一次機會來認證更正的事實,而不是他們先前被要求認證的欺詐或不準確的內容,美國需要真相!』」

「暴徒正在洗劫國會。我事後得知,當中有些人高喊著『吊死彭斯!』。我不理會總統的推文,繼續工作。我的幕僚長安排了一場與國會領袖的電話會議,參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Mitch McConnell)說,應該盡快復會完成計票,大家都同意。」

「下午2時38分,白宮似乎冷靜下來。總統推文『請支持國會警察和執法部門,他們是站在我們國家這一邊的,保持和平!』。又過了半小時,他呼籲暴徒『保持和平,不要暴力!記住,請尊重法律及我們偉大的執法人員』。下午4時17分,總統發布一段影片告訴暴徒,『我了解你們的痛苦,我了解你們受了傷…但是現在該回家了,我們必須保持和平』。」

「晚間7時,我們獲准重返辦公室。當議程重新開始時,所有事情都改變了。許多議員撤回對異議案的支持。1月7日凌晨3時40分,明尼蘇達州聯邦參議員克羅布查(Amy Klobuchar)宣讀2020年選舉結果。」

「1月11日,我和總統碰面,他看上去很累,聲音比平常更虛弱。他說:『你好嗎?凱倫和夏綠蒂都好嗎?』我簡短回應說我們都好,還告訴他1月6日當天,我的妻女都在國會大廈裡。他帶著一絲後悔回應我,『我現在才知道』,接著他問,『你當時害怕嗎?』。我說,『不,我是生氣。您和我那天各持己見,總統先生,看著民眾摧毀國會大廈令我感到憤怒』。」

「他開始提起選舉,說那些民眾很憤怒,但他的聲音愈來愈小。我告訴他必須讓事情過去,他默默地回答,『是啊。』」

「他的語氣裡帶著真切的悲傷,沉思道:『如果我們沒有發動這場集會?如果他們沒去國會?』然後他說:『這樣的結局太可怕了。』」

「1月14日,總統第二次被彈劾的隔天,我到橢圓形辦公室一趟。他前一天晚上明確譴責發生在國會大廈的暴力,呼籲民眾保持冷靜和團結,我對他的演說表示道賀。他說,『我知道你會喜歡的。』他似乎很洩氣,所以我告訴他我有為他祈禱。總統回答,『別麻煩了。』」

「我要離開時,他說,『這段期間很有趣。』我回答,『是我的榮幸,總統先生。』在走向通往走廊的門時,我停下來注視著總統的眼睛說,『我想我們只有在兩件事上意見不同。』他問,『什麼?』我提到一是1月6日那天,然後是『我永遠不會停止為你禱告』。他笑了笑說,『是啊,永遠不要改變。』」(譯者:戴雅真/核稿:楊明暐)1111111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