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為債務陷阱?窮國陷經濟危機 中國難逃惡棍臭名

▲「一帶一路」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任後,推動的跨國經濟倡議,更被視為其「大國外交」策略重心之一。(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一帶一路」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任後,推動的跨國經濟倡議,更被視為其「大國外交」策略重心之一。(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徐筱晴/綜合報導

「一帶一路」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任後,推動的跨國經濟倡議,更被視為其「大國外交」策略重心之一。不過有外媒指出,習近平在上月中共二十大中取得史無前例的第三任期後,面臨內政以及外交一系列挑戰,其中最棘手的問題便是他一手推動的一帶一路倡議。近來不少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新興國家經濟接連陷入危機,讓中國被冠上了難以擺脫的「債務陷阱惡棍」臭名。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日經亞洲》亞洲部門總編輯高橋徹(Toru Takahashi)14日針發表評論,指出在一帶一路倡議之下,中國推動龐大國際基礎設施發展,成為許多新興國家的最大債權國,但同時也被外界指責中國在展示其經濟實力的同時,為了政治利益進行「債務陷阱外交」。

許多人質疑中國一直有戰略的利用債務,讓窮國聽命於它,其中最典型的例子便是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2017年,斯里蘭卡為了換取債務減免,將港口租給中國99年。但在經歷多年內戰後,斯里蘭卡急於發展基礎設施,導致外債不段增加,但據悉,漢班托塔港僅佔該國2017年45億美元償債支出的5%。

美國前總統川普在2018年稱漢班托塔港是中國「債務陷阱外交」的一部分,指出北京正在戰略性利用債務來增加對借款國家的影響力。雖然這一說法曾被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布勞提甘(Deborah Brautigam)反駁,但東京早稻田大學北野直弘(Naohiro Kitano)認為,「中國也未提出能令人信服的數據來反駁(債務陷阱外交的說法)」。

▲(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是中國一帶一路「債務陷阱外交」的典型例子。(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高橋徹在評論中指出,中國對新興國家的支持偏向於政府貸款,其規模是發展援助的9倍。相較之下,七大工業國集團(G7)中主要民主國家的援助貸款比率為7:3。另外,中國的貸款條件往往不透明,不僅有時會在協議中禁止借款人承認融資,甚至還將巴黎俱樂部(專注於債務減免組織)債權國排除在外,作為交易條件。由於中國的作法缺乏透明度,在試圖通過發展援助贏得盟友的過程中,這樣的秘密做法引起外界質疑,更為中國冠上難以擺脫的臭名聲。

由於近來受到高通膨和美元大幅升值影響,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統計,目前約有20個國家出現外債違約或接近違約。西方國家憂心債務減免只會讓中國受益,因為這會讓窮國將獲得的資金用來償還積欠的北京債款。

高橋徹認為,沒有中國承諾分擔債務豁免,危機將會繼續存在,但近來中國境內房地產行業接連爆雷,若是國有銀行同意免除發展中國家的債款,可能將會引發國內激烈反彈,給中國經濟帶來重大風險。日本科學技術聽訪問學者大西康夫(Yasuo Onishi)表示,即使北京同意參加多邊談判,也被認為只是想盡可能收回債務而已。

雖然習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的政治報告中直言,要「共建一帶一路成為深受歡迎的國際公共產品和國際合作平台」。但高橋徹指出,目前尚不清楚習近平是否真的打算將中國納入國際合作框架。全球正密切關注中國是否會成為負責任的債主,還是會繼續無視全球規範,謀取自身利益。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