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泰山詹家又分裂?經營權之爭不只有龍邦這樁

▲泰山經營權越演越烈,最戲劇化的就是泰山總裁詹仁道賣股給市場派大股東龍邦,被外界解讀泰山家族再一次分裂。(圖/記者許家禎攝)
▲泰山經營權越演越烈,最戲劇化的就是泰山總裁詹仁道賣股給市場派大股東龍邦,被外界解讀泰山家族再一次分裂。(圖/記者許家禎攝)

記者許家禎/台北報導

泰山經營權越演越烈,大股東龍邦不滿泰山賣掉金雞母全家,也質疑泰山的經營有問題。最戲劇化的就是泰山詹家第二代長子、同時也是泰山總裁暨名譽董事長詹仁道日前表示,他的持股已經賣給龍邦,還說「上市公司就是這樣,經營權輪轉很正常」,由於身為泰山家族大長輩,因此被外界解讀為泰山詹家分裂。但其實,泰山詹家經營權爭議不只與龍邦這一樁,過去詹家人就屢屢因為爭奪經營權成為鎂光燈焦點。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泰山總裁暨名譽董事長詹仁道的父親詹玉柱為泰山企業創辦人(製油、飼料業起家),詹仁道為家中長子,之後接任董座一職,在他掌權期間,泰山多角化經營,開展食品事業,大家熟知的「泰山純水」、「泰山八寶粥」、「泰山冰鎮紅茶」都出自他的手,也曾與日本合資成立福客多便利商店跨足零售通路業。

2007年詹仁道卸任泰山董事長,由獨子第三代詹岳霖接任,當時詹仁道出書《實在ㄟ堅持》紀錄泰山企業,對外表示相當滿意兒子的表現,打了90分的高分,但由於詹岳霖的美式作風直來直往,講話直率,被其他堂兄弟認為是一言堂、獨裁專斷,甚至是治理不善。因此2016年間,詹岳霖被現任董事長詹景超,以及詹晉嘉、詹逸宏等堂兄弟聯手扳倒,也開啟後來泰山經營權內憂外患不斷。

大股東龍邦虎視眈眈泰山經營權,近來質疑泰山賣掉全家這個金雞母是「賤賣」,並認為過程有瑕疵、經營也有待改善。8日出席記者會的詹家第三代、同時也是泰山董事一員的詹皓鈞不甘示弱表示,自己擔任中國大陸泰山企業(漳州)董事長兼總經理之前,大陸事業是虧損連連,但過去三年疫情之下卻轉虧為盈,且每年賺5000萬台幣,交出的成績單非常亮眼,大喊「現在的團隊才是擦亮泰山招牌的團隊」。

▲泰山董事、詹家第三代詹皓鈞。(圖/記者許家禎攝影)▲詹家第三代、同時也是泰山董事一員的詹皓鈞表示,「現在的團隊才是擦亮泰山招牌的團隊」。(圖/記者許家禎攝)
泰山發言人雷松清也說,其實現任董事長詹景超之前做了5年的總經理,從他上任總座第一天開始,就心心念念本業跟業外要分開,不能一直去依賴全家每年的獲利。泰山出售業外轉投資,經營團隊可以更專注於本業經營,不僅可減少對業外收益的依賴,處分之收益未來也可用於本業相關之投資。

而這次,經營權之爭最戲劇化的就是泰山家族大長輩詹仁道表示已經賣股給大股東龍邦,讓家族紛爭又浮上檯面,被視為是家族再一次分裂。為此,詹皓鈞表示,對於長輩詹仁道、詹岳霖與詹晉嘉(詹皓鈞堂哥)可能支持龍邦一事,他做為晚輩只能尊重,但他強調大部分家族的人都很團結做事,希望傳承給下一代。

詹皓鈞表示,阿伯(詹仁道)是他很尊重的人,但他本來就有權去做買賣,雖然賣給龍邦有點惋惜,但也只能尊重他的想法,晚輩真的無法懷疑他的決定。他也說,大家族多少都會有不合的地方,長輩賣股給龍邦,龍邦股權可能過半這件事,他們還是會持續溝通,努力與家族的人溝通到最後一刻。

至於外界屢屢拿詹家分裂做為焦點,泰山發言人雷松清跳出來表示,他一開始進公司就是擔任詹岳霖的特別助理,詹岳霖的努力大家都看得到,也說現在的總經理也是詹岳霖找來的,詹家人很尊重專業經理人,但也希望家族可以團結,畢竟都是泰山的一份子,語畢一旁的詹皓鈞也頻頻點頭。

而外界好奇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反制大股東龍邦?泰山經營團隊表示,沒有所謂「誓死保衛」,泰山法律顧問田振慶說,如果大股東有任何動作且是依法進行的,本來就有一套機制,那就按照步驟來走,這需要大股東跟經營團隊溝通,這也是每個企業都必須面對的課題,但前提是要為全體股東著想、符合企業社會責任。

詹皓鈞也說,其實詹家人都有做過努力,長輩要賣股就尊重他,但公司會繼續往前走,不會因為股權變了、方向就跟著變,還是一樣,上市公司就是照規矩走,泰山家族企業也會往前走,如果有家族信託這樣共治的方法讓泰山更好,相信也是姓詹的家族成員們所期許的。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