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趙君朔/比預期更讓人振奮的泰國大選

▲泰國大選結果顯示,由42歲型男學霸皮塔所帶領的前進黨獲得選民青睞,在首都曼谷掀起旋風,拿下大多數議席。(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泰國大選結果顯示,由42歲型男學霸皮塔所帶領的前進黨獲得選民青睞,在首都曼谷掀起旋風,拿下大多數議席。(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趙君朔

”………麥卡高解釋說,「塔信展開有系統行動,在各式各樣領域瓦解忠於普瑞姆(Prem Tinsulanonda)的政治人脈,意圖用自己的支持者、部屬與親戚取代他們。他想顛覆網路王權,用一種以內線交易與結構性為基礎的網路∙∙∙∙∙∙∙取而代之。」麥卡高說,普瑞姆原本以為塔信會唯命是從,遵守不成文的高層潛規則行事,但「塔信無意遵守這些君子之間的遊戲規則」,他「步步進逼,把普瑞姆趕出重要決策圈外,展示他創建一種完全以他本人為中心的領導核心的決心。」到2005年,大多數泰國精英已經反對塔信。華裔財閥擔心塔信會用政治主權犧牲它們,換取他自己的經濟利益。…………”
                       
“ 2008年10月13日,詩麗吉皇后主持了安卡娜的火化典禮。數以千計黃衫軍在喪禮中高喊「女王陛下萬歲」的口號,喪禮過後,安卡娜的父親流者淚告訴記者,「女王陛下說我的女兒是好女人,因為他幫國家維護了主權」。極端派反民主勢力為推翻民選政府而故意挑釁,與警方對抗,而詩麗吉竟然明目張膽予以支持,令許多泰國人震驚。美國大使指出:在為一名出身寒微的人民民主聯盟支持者主持喪禮時,詩麗吉王后∙∙∙∙∙∙∙∙∙∙做了一項大膽得史無前例的政治聲明。∙∙∙∙∙∙∙∙”

                                      
           以上兩段引文分別出自 p186、p209,《泰王的新衣》 麥田出版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周日落幕的泰國眾議院大選,由繼承2020年被解散的「未來前進黨」的前進黨超前了原本被看好的為泰黨,一舉贏得151席成為最大黨,而黨魁皮塔也非常有自信地表示他已經做好了成為下屆總理的準備。目前前進黨已經和贏得141席的第二大黨為泰黨展開組成聯合政府的談判。皮塔也和一樣有選舉下任總理的選票,但任命都是由軍方掌控的250位參議員喊話,希望他們在民意壓力下能支持他擔任總理,只是這些由軍方操控的參議員並不敢回應皮塔,只是冷淡的表示要前進黨自己想辦法湊足總理當選所需的376張國會兩院選票。

▲泰國大選落幕,前進黨獲得壓倒性勝利,但黨魁皮塔能否擔任總理,仍待觀察。(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泰國大選落幕,前進黨獲得壓倒性勝利,但黨魁皮塔能否擔任總理,仍待觀察。(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下任政府由誰當政還存在疑雲之下,還不能完全排除軍方再度干預或是經由司法途徑將反對黨當選人取消資格的可能。而這次大選一般主流媒體的解讀都是前進黨之所以異軍突起是受惠於本次新增還有積極參與2020年抗議的年輕選民,他們厭倦了從泰國最有魅力的民選政治人物塔信上台開始,塔信和泰國傳統上掌握權力的皇室/軍方/曼谷華人資本家三方聯盟的長期對抗所帶來的混亂和動盪。

對本次選舉結果做這樣的解讀本身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若對前進黨崛起前這段黃衫軍、紅衫軍持續對抗、雙方訴求不斷變得更激進的過程和背後真正動機缺乏了解的話,將無法正確理解2020年泰國年輕大學生決定挺身而出的激進抗議和後來前進黨真正能贏得年輕選民青睞的關鍵因素。

塔信會在2006年出訪赴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時被軍方趁機推翻的原因就是本文一開始的引文所提到的,他上台後的作為觸怒了在2019年過世的樞密院主席普瑞姆上將。以提出「泰皇為頂點的權力網路」(Network Monarchy)這概念聞名的英國里茲大學泰國專家Duncan McCargo,便把普瑞姆將軍放在這權力網路的樞紐位置。而的確在普瑞姆上將擔任非民選總理的1980-1988年,泰國的經濟在他大力支持以Snoh Unakul為首的技術官僚進行應對第二次石油的經濟結構調整方案後,迎來了一波暢旺出口帶動的榮景。

此外,他還成功說服了在76年歷經軍方殘酷鎮壓後逃入東北森林的左派學生擺脫泰國共產黨的影響,還特別設立了南方邊界省分行政中心(SBPAC)以處理南方三個以穆斯林為主省份的問題。總之,在他1988年因為泰國軍隊在與寮國的邊界戰爭吃了一場難堪的敗仗還有一連串的政壇貪汙醜聞辭職之前。他已經盡力維護財政部與其他總體經濟政策相關機構如央行的獨立性、壓制日益嚴重的貪瀆並在兩次政變企圖中獲得泰皇的支持而存活下來(雖然他自己也是在1979年透過一場隱性政變取代了當時的總理克利安薩上將)。

▲普瑞姆上將(Prem Tinsulanonda)擔任泰國總理的期間,他大力支持技術官僚進行經濟結構調整方案,迎來了一波暢旺出口帶動的榮景。(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普瑞姆上將(Prem Tinsulanonda)擔任泰國總理的期間,他大力支持技術官僚進行經濟結構調整方案,迎來了一波暢旺出口帶動的榮景。(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但是普瑞姆這樣一位資歷顯赫的軍人政客/泰王的堅定擁護者偏偏遇上了塔信這位幾十年來第一位真正重視投票、積極爭取選民託付的泰國領導人,他不只是推出迎合大眾民心的政綱,還以巨額廣告預算為後盾,運用現代行銷手段,建立他的政黨泰愛泰黨的品牌、訊息與政綱,當年的其他政黨是根本沒有這三者的。而且根據兩位權威泰國政經研究者Chris Baker和Pasuk Phongpaichit的看法,塔信首次執政後一年間,他將選舉政綱列出的所有要點完全兌現。這確實是非常新奇。

而雙方陣營最大的衝突點在於,塔信從1990年代開始就捐了許多錢給王后詩麗吉恣意揮霍,和永遠鬧錢荒的王儲哇集拉隆功。所以塔信在位時的美國大使鮑斯(Ralph Boyce)在一封被洩密的電文中指出,「國王不會永遠在位,塔信很早以前已經開始為王儲的前途投資。」但浦美蓬國王不喜歡塔信,浦美蓬一直不信任民選政治人物,對塔信資助王儲的作法更是怒不可遏,因為國王想用扼緊財源的方式迫使王儲就範,塔信這麼做讓國王的計畫功虧一簣。

因此在《泰王的新衣》的作者看來,塔信與哇集拉隆功搭檔,支配政治與金融的時代即將到來,傳統當權派統治優勢即將結束-2005年以降,瀰漫在權貴之間的那種末日將至的恐慌,就是這樣造成的。菁英們於是組成聯盟對抗塔信,聯盟成員幾乎將整個以泰皇為頂點的權力網路成員一網打盡,其中包括軍方高級將領、民主黨、官僚與法官、以及衛道的中產階級保王派。他們之所以結合在一起,不只是因為他們不喜歡塔信而已,還因為他們恐懼哇集拉隆功。王位繼承問題一開始就是他們的主要動機。

只是在政變引發數以百萬計民眾的怒火後,合謀發動政變的當權派才發現當初以為普瑞姆已與國王就王位繼承問題達成協議,這次政變不過是普瑞姆的初階計畫罷了,但事實上根本沒有這回事。新成立由元老官僚、學者、法官與退休軍官組成的內閣表現差勁、無能,內閣背後的軍事執政團也越來越疑神疑鬼。將領們甚至重建了冷戰時期的反共軍事組織「國內保安作戰指揮部」,意圖根除塔信的勢力。

▲泰國前總理塔克辛針對調漲基本工資一事表態。(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泰國前總理塔信。(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2007年6月,軍事執政團對塔信發動又一波圍剿,沒收了塔信名下17億美元財富,塔信不甘示弱,高舉反獨裁爭民主聯合陣線旗幟,在曼谷與全國各地組織群眾展開示威,即後來所謂紅衫軍運動。塔信同時還買下英國甲組足球聯賽的隊伍曼城。塔信出資在曼徹斯特市中心辦了一場以泰國為主題,8000曼聯球迷與會的集會,他披上藍白相間的曼城隊圍巾,以勝利者之姿踏上舞台,與全場球迷齊唱曼城隊隊隊歌「藍月亮」,更讓軍事執政團在這場與塔信的公關之戰中敗得慘不忍睹。

普瑞姆核心圈的當權派人物越來越慌,於是發起一項抹黑王儲的運動,想讓王儲當不成國王。2007年中,王儲妃斯莉拉蜜2001年在暖武里辦生日宴的錄影帶外洩。錄影帶中顯示,斯莉拉蜜一絲不掛、全身赤裸出現在無數朝臣之前,王儲還在一旁得意地抽著菸斗。美國一封機密外交電文指出:「宮廷圈內有人在積極破壞王儲妃仍享有的支持,而且我們認為這股暗潮對王儲也有影響。」

但在2007年12月的大選中,塔信控制的人民力量黨又贏得距離絕對多數不遠的233席。到了2008年4月左右,原本是哇集拉隆功最堅強後盾的皇后詩麗吉在宮廷近侍與助理不斷進讒下,她開始深信自己是一位戰鬥女王轉世,變成仇恨王儲,於是她全力支持反對塔信、由前媒體大亨林明達組成的人民民主聯盟,並將兒子從王位繼承名單上剃除,計畫在蒲美蓬死後擁立哇集拉隆功的幼子提幫功為王,而由自己擔任攝政王,但這是一項問題重重的計畫。最後就是泰國在整個2008年歷經了一種很古怪的現象:菁英與曼谷中產階級在王后直接授意下,發動叛變,對抗他們自己的民選政府。黃衫軍運動越來越兇悍,也越來越走極端。

▲泰國前總理盈拉在判決宣判前落跑,疑似潛逃至杜拜。(圖/達志影像 /美聯社)
▲泰國前總理盈拉。(圖/達志影像 /美聯社)
而同樣的紅衫、黃衫激烈對抗,只是主題略有不同的循環要一直到了2014年塔信的妹妹盈拉的內閣被現任總理普拉育上將推翻後才正式畫下終點。普拉育上台後是暫時結束了泰國長期的政治混亂局面,讓泰國的經濟成長率在之後的三年略高於2010年前後,但成長的動能於2018達到4.2%的高峰後次年便跌回2.2%,疫情爆發後因為封閉國門讓佔GDP略多於1/6的泰國觀光業遭到重創,而使GDP在2020創下倒退6.2%的負成長,僅次於金融風暴該年寫下的負7.8%歷史紀錄。

而比疫情和經濟重創還大的衝擊在2020年2月23日,憲法法庭決議解散在前一年首次舉行的大選表現亮眼、一舉拿下80席的未來前進黨。此舉引發了泰國年輕人的大舉抗議,在政府以疫情為藉口頒布的各種限制中抗議的浪潮起起伏伏,但在該年8月10號於泰國政治史上擁有輝煌紀錄的法政大學,再度由當時年僅21歲的社會系女學生Panusaya宣讀了十點內容大膽、直白的改革王室宣言,其中重點包括廢除惡名昭彰,屢屢被軍人政府用來打擊反對者的嚴苛褻瀆王室法、減少撥給王室的預算、稽核皇室財產、廢除皇家辦公室和不必要的機構如樞密院、停止神話泰王以及最重要的:禁止泰皇為之後的政變背書。

而被解散的未來前進黨和這次其替身前進黨之所以初試啼聲就都有如此亮眼的表現,就在於他們的政見和對泰國傳統這個泰皇/軍人/曼谷華人資本家為鐵三角配上官僚輔助的隱形聯盟長期壟斷泰國的政經大權感到強烈不滿,而在聲名狼藉的哇集拉隆功繼位後各種離譜的行為,例如把富可敵國的王室資產管理局資產全部轉移到自己名下、要求內閣成員念出效忠於他卻刪除效忠憲法的誓詞以及下令拆除1932年紀念君主專制統治紀念碑等更讓情況雪上加霜。

▲泰王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 )把大權集於一身,但又未如父親蒲美蓬勤政愛民。(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泰王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 )把大權集於一身,但又未如父親蒲美蓬勤政愛民。(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但正如本文前面所指出的,塔信的支持者只是和想把塔信和其代理人排除在這個傳統權力集團之外的軍方、曼谷華裔大亨高度對立,至少塔信本人和其代理人並不尋求挑戰泰皇長年的特權和揭開泰王就是在泰國腐敗的政經結構、最世界最不平等的財富分配背後的幕後黑手,反而是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很早就針對現任泰王下手培養關係。換言之,前進黨的前身未來前進黨的創黨人塔納通和法政大學年輕法律學者皮亞布特已經看穿了如果這個結構不變,塔信的民粹式執政風格還是無法根除泰國政經結構的深層弊病。

因此在本次的大選中,前進黨在同樣年輕、哈佛/MIT高學歷、科技業背景的黨魁皮塔領導下,該黨一樣打出要大幅減輕褻瀆王室罪的刑罰、廢除泰國某些產業如酒類的壟斷、推動地方分權來促進某些沒有工業和觀光業的貧窮省分的發展等激進的主張,一舉超越了在東北部依然廣獲農民支持的塔信家族政黨為泰黨成為第一大黨。更微妙的是,去年11月在泰國舉行的APEC年會皮塔竟然在會後的餐會坐在代表台灣出席的張忠謀旁邊,這樣的座位安排絕非巧合,這是否預示了前進黨如果有幸能克服障礙組成新內閣,會一改不論是軍政府或是塔信政府和中共的良好關係,尋求和台灣深化合作促進供應鏈脫離中共的重組,是值得關注的焦點,總之,和同一天結束但目前結果令人失望,在過去十年將土耳其的政經外交搞得一團亂的總統艾爾段仍然獲得差點過半的領先對手選票比起來,泰國選民的睿智抉擇給了遭遇重大考驗的民主陣營一線希望。



●作者:趙君朔/紐約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