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TikTok執行長誤導!公司前高層:中共「走後門」監控香港用戶

▲「TikTok母公司前高層控告公司不當解僱,並稱字節跳動是北京當局的「宣傳工具」,可以隨意查看所有用戶數據。(圖/美聯社)
▲「TikTok母公司前高層控告公司不當解僱,並稱字節跳動是北京當局的「宣傳工具」,可以隨意查看所有用戶數據。(圖/美聯社)

國際中心楊智傑/綜合報導

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一名前高層今年5月初控訴,中共黨員在2018年時取得TikTok用戶資料,尤其針對香港的異議份子與抗議人士進行個資調查,並批評字節跳動為中國共產黨保留一個「後門」使其能調閱數據,不過字節跳動對此則全面否認,反擊稱該高層行為「顯然是為了吸引媒體的關注」。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國短影音平台「抖音」與其海外版「TikTok」過去在面臨外界質疑中國政府能夠調閱平台用戶數據時,多次為此承諾並未有這類情事。不過根據《BBC》、《華爾街日報》報導,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一名前高層坦承,中共曾在2018年取用香港用戶的資料。

這名前駐美主管余英濤(Yintao Yu,音譯)於2017年8月到2018年11月,任職字節跳動的美國辦事處並擔任工程主管一職,不僅待過加州辦公室,也曾在洛杉磯、北京等處工作過,他在今年5月初於加州舊金山提出訴訟,控告公司不當解僱,並稱字節跳動是北京當局的「宣傳工具」,更在提交的文件中稱公司內的中共黨委成員可以取得「超級用戶」(superuser)資格隨意查看所有數據。

這個特權也被稱為「上帝資格」(god credential),訴狀中指控公司的這個行為授權公司內的中共黨組織成員監控香港用戶數據,尤其是2018年時他們可以取得香港用戶的IP位址、網路資訊、使用者對話甚至SIM卡辨識碼,藉此辨識出用戶身份與所在位置。

余英濤的律師表示,余會決定現在站出來,是因為他認為今年3月TikTok執行長周受資在華府聽證會上所發表的證詞有誤導性。律師表示,當事人在法庭上說出自己的故事把自己置於危險之中,「但真相是強大的,要實現社會變革,就必須說出真相」。

對此,字節跳動則毫不意外地強烈否認所有指控,公司發言人反擊稱這些控訴「毫無根據」,且稱該名高層過去工作內容是另一款名為「Flipagram」的應用程式,該程式因商業考量在數年前停止了營運,而他在2018年被解僱後,過去這5年間都沒有提出相關指控,現在提出控訴的行為「顯然是為了吸引媒體的關注」。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