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露面談性騷擾 鍾沛君:朱學恒荒唐不知悔改

記者邱新博/台北報導

國民黨台北市議員鍾沛君日前發文自曝去年遭名嘴朱學恒二度強吻,朱在事件爆出後僅以2句話道歉,並宣布無限期停止所有活動;而朱學恒稍早在臉書發文表示:「今日上午我主動對台北地檢署告發本案。」並貼出刑事告發狀照片。鍾沛君對此表示,任何有法律常識的人都會覺得他這個行為荒唐,並批評朱學恆「不知悔改」。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12)日是鍾沛君在發文控訴朱學恒性騷後首度露面,她先表示,當天發生的事情已經都寫在臉書中,她也不願再回想;她表示,「那個回想已經對我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事情...」,說到這裡鍾沛君一度落淚啜泣。

在稍微平復情緒以後,鍾沛君說,十個月聽起來很久,但是對心裡受傷的她來說很短,到現在還是會在晚上做惡夢,到現在也還沒有完全好起來。至於有人說她是在盤算獲得政治紅利,她想問,如果是家人或朋友受了這樣的傷,多久的復原算快?多久復原算慢?自己在選議員、選立委的時候都沒提過這件事情,那她又現在圖什麼?

鍾沛君直言,真正讓她決定在此刻說出來,是因為朱學恒曾經一度讓她相信願意悔改認錯。在去年8月事情發生後,沒有向朱學恒要求賠償,只要朱從此以後承諾不要再靠近她;因此朱學恒在律師事務所寫下的切結內容是會盡一切可能遠離她及她的家人。

「但是,在幾個月之後,他毫不避諱地在電視台跟我出席一樣的通告,而且一而再再而三,我認為他在挑戰我的底線」,鍾沛君說,朱在測試她身為被害人又是公眾人物,她敢不敢站出來挑戰他。一次兩次之後,他不但跟我繼續同台,「而且還當著我的面談論他最不該談論的性騷擾議題。」

鍾沛君說,最後一次錄影的時候,電視台毫不知情的狀況下將朱安排到我的右手邊,但朱學恒若無其事坐在離我這麼近的距離談論他最不該談論的性騷擾議題,「於是在那天我下定決心,沒有什麼好忍耐的」,一個不知悔改,違背自己切結內容的人,有甚麼資格談原諒談大道理呢?

鍾沛君說,現在已經將所有的證據都交給律師,所有能捍衛自己權力的行動都不會放過。至於朱學恒自己向地檢署告發,鍾說,「我相信他的做法,任何有法律知識的人都會覺得非常荒唐」,朱的行為只是再一次向大家證明他毫無悔改之意,如果他覺得自己做錯了,他早在還可以有法律效益的時候去自首,而不是現在浪費司法資源去博取媒體版面。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如果您或家人、朋友遭受家庭暴力、性侵害或性騷擾的困擾,或是您知道有兒童、少年、老人或身心障礙者受到身心虐待、疏忽或其他嚴重傷害其身心發展的行為,請主動撥113,透過專業社工員處理,救援受虐者脫離危機。
※ 拒絕暴力請撥打:113、110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