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龍瀑布溯溪5死偵結 天候變化遠超乎預期不起訴

▲飛龍瀑布在今(112)年5月傳山難,有5人不幸罹難。(圖/翻攝畫面)
▲飛龍瀑布在今(112)年5月傳山難,有5人不幸罹難。(圖/翻攝畫面)

記者鄭婷襄/屏東報導

今年5月20日,有一行10人到屏東縣霧台鄉飛龍瀑布,因雨溪水暴漲造成5人死亡案件,屏東地檢署檢察官調查後認為陳男、彭女、黃男、陳女、蕭男死亡方式均為意外,家屬對死因均無意見,本案事前計劃、分工規畫及參與者能力均屬完善,難認有應注意未注意之處,乃天候變化遠超乎預期,全案無他殺嫌疑,亦無應對死者死亡結果應負刑事責任之人,全案偵結。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檢方調查發現,「飛龍瀑布溪降活動」參與成員中部分早已相識,並曾結伴從事溪降活動,而形成結伴至飛龍瀑布從事溪降活動之意願,並由其中一人於社群網站臉書開啓活動頁,另在通訊軟體LINE成立群組,以便參與成員間彼此聯繫。

雖有成員提出活動計畫供成員參考並討論行程細節,但所有成員均有編輯修改之權限,且成員係各別自費參加,彼此間屬於自主同好一起參加活動,並無領隊及嚮導職務之分工,亦無共同投保保險或委由任何旅行社承辦,亦非屬營利之行為。

溪降成員乃因同好自主相約參加,且均分攤活動經費,純為結伴出遊,並非而領隊或營利之帶團活動;然案溪降活動危險性不亞於登山、潛水等活動,為完成此等危險性較高之活動,共同參與之人更需彼此間之信賴、互助、照顧,以排除難以預測之種種風險,參與成員間即均應互居於相互信賴、依存、安全、照顧之保證人地位,即形成法律上所稱「危險共同體」。

經屏檢檢察官蒐證及徵詢專業人員調查結果,此案的溪降活動之計畫內容,就活動之天侯、路線、個人裝備、公裝、技術裝備等分配等規畫及動線均縝密,且參與成員多為具經驗或專業之人員。而氣象局在當天14時30分許發布屏東山區大雨特報、同日15時28分許至16時許30分許發布霧臺鄉大雷雨即時訊息,旦溪降活動成員早已抵達案發地點而猝不及防。

況且,本活動計畫書中於出發前使用山友慣用之APP「Windy」中「METEOBLUE」模式預測活動當天降雨機率為0,詎當天在事故發生地點之氣象局佳暮村測站於14時40分許至15時40分許之間竟降雨達102亳米,堪認天侯變化無常,而氣象預報本無法於事前完美預測及充分掌握,無事先防止結果發生之可能。

檢察官認為此案溪降成員間雖互具保證人地位,惟本案事前計劃、分工規畫及參與者能力均屬完善,難認有應注意未注意之處,乃天候變化遠超乎預期,致溪降過程突遇暴雨猛流,造成4人因溺水導致呼吸衰竭而死亡,另名死者則因顱腦損傷併右腳骨折及溺水而死亡,其他生還者於過程中亦已盡力搶救遇難成員,不足以認定生還者就死者死亡之結果,在主觀上有過失、在客觀上有防果可能性,因此認定5人死亡係因意外,並無其他應負刑事責任之人。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