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布偶藏錢」赴美!諾貝爾得主苦熬多年出頭 女兒還是奧運金牌

▲2023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匈牙利裔美籍科學家卡里科。(圖/翻攝自 Penn Medicine)
▲2023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匈牙利裔美籍科學家卡里科。(圖/翻攝自 Penn Medicine)

國際中心蔡姍伶/綜合報導

2023年諾貝爾醫學獎(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得主已於2日揭曉,由匈牙利裔美籍的卡里科(Katalin Karikó)與美國科學家魏斯曼(Drew Weissman)共獲殊榮。其中卡里科於獲獎後接受外媒專訪時,透露自己當年如何從匈牙利赴美的過往,靠著把錢藏在女兒的玩偶裡,經過多年不懈努力終於出頭。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綜合《詢問者報》(The Inquirer)等外媒報導,卡里科出生在匈牙利一個小鎮,父親是屠夫,母親則是記帳員,2人都沒受過高等教育;雖然出身寒微,但從小好學的卡里科成績優異,一路拿到匈牙利賽格德大學(University of Szeged)的生物學博士學位。

1985年,她獲邀前往美國費城的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就職,打算帶全家移民美國,但因為當時匈牙利政府不允許他們帶超過100美元出境,於是她便想到將錢縫進女兒的泰迪熊玩偶裡,這才順利展開新生活。

1989年,卡里科去到賓州大學,擔任佩雷爾曼醫學院(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神經外科的兼職教授,花了數十年研究mRNA的醫學用途。然而,當時mRNA的技術對學界來說還過於冷門、乏人問津,卡里科的研究一開始並沒有得到多大的重視,甚至還在1995年被學校降級,卡里科也一度因為健康出狀況而意志消沉:「沒人相信mRNA真的可以治病。」

不過,卡里科堅持不懈的精神,讓她得以在2005年與賓州大學的同事魏斯曼,一起研究出改變(修飾)RNA的方式,降低其免疫原性並活化針對病毒的免疫系統。該技術後來因成為莫德納(Moderna)和輝瑞(Pfizer-BioNTech)COVID-19疫苗的基礎而廣為人知,但也有望用於其他醫療用途。

▲卡里科的女兒弗蘭西亞是2屆奧運的賽艇金牌。(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卡里科的女兒弗蘭西亞是2屆奧運的賽艇金牌。(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卡里科的女兒弗蘭西亞(Susan Francia)曾得過2屆奧運(2008及2012年)賽艇金牌,她在寫給外媒的信件中,回憶母親對工作的堅持和奉獻,有時還會直接睡在實驗室的桌子下,以及母親當初如何努力尋找研究資助,甚至一度被降職。

弗蘭西亞還提到,當初新冠疫苗臨床實驗結果確定成功時,生性低調的母親也沒有大肆慶祝,反而一個人在辦公桌前吃了一整盒裹著巧克力的花生「Goobers」,作為對自己的簡單犒賞。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I倪珍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