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少女奇遇記/實境節目辛酸誰人知!出國行幕後血淚真相大公開

▲實境節目《老少女奇遇記》前往日本熊本錄製節目,幕後辛酸血淚大公開!(圖/記者黃盈容攝)
▲實境節目《老少女奇遇記》前往日本熊本錄製節目,幕後辛酸血淚大公開!(圖/記者黃盈容攝)

記者黃盈容/熊本報導

實境節目這2、3年在台灣刮起旋風,無腳本演出、真實反應,相當搏觀眾眼球。但你可知道節目播出1小時,背後是多少心力、汗水堆積而成?尤其出國拍攝,更是辛苦程度與金錢都加倍。楊貴媚、鍾欣凌、嚴藝文主持的實境節目《老少女奇遇記》第二季前往日本3個地區、4個縣市進行拍攝,《NOWnews今日新聞》記者受邀跟著《老少女奇遇記》熊本拍攝行,僅僅4天的採訪,就能深刻感受,鏡頭下的血汗淚水,在日本拍攝外景,體力、精神、語言隔閡都是大考驗。也發現3主持人真的都是沒在「演」,鏡頭前與私下真的零差別。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鍾欣凌(右起)、楊貴媚、嚴藝文主持的實境節目《老少女奇遇記》第2季前往日本出外景,總製作費是上一季2倍,估計超過2400萬,辛苦程度也是上一季的兩倍。(圖/桂田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鍾欣凌(右起)、楊貴媚、嚴藝文主持的實境節目《老少女奇遇記》第2季前往日本出外景,總製作費是上一季2倍,估計超過2400萬,辛苦程度也是上一季的兩倍。(圖/桂田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老少女奇遇記》的製作人崔長華,揭露實境外景不為人知的內幕,她表示:「一般外景節目可能更著重於拍攝自然風景或特定主題,較少與拍攝者的情感互動。實境秀必須事先策劃場景和大概方向,經由主持人的穿針引線勾出參與者真實的反應」,就是這樣沒有劇本,更讓人覺得處處都是新奇的走向。

而《老少女奇遇記》第二季相較於一般實境秀節目,節目特色上強調人文關懷,透過深入的故事探訪,突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且與一般實境秀不同,「節目著眼於挖掘台灣人在異國異鄉的辛苦工作,呈現他們在艱困生活中的堅韌與感人故事」。更注重深刻的人情味,使觀眾能夠更了解參與者的生活背景與情感體驗。

儘管製作外景實境秀是一項辛苦的工作,但崔長華認為,它同樣充滿成就感,「它挑戰了製作人和團隊的創造力和解決問題的能力,加上近40人的團隊合作默契,這樣的臨場應變使工作變得更加有趣,因為每一次的拍攝都是一個新的冒險」。

▲鍾欣凌熊本外景,一個重心不穩,瞬間翻船落海。(圖/記者黃盈容攝)
▲鍾欣凌熊本外景,一個重心不穩,瞬間翻船落海,成為史上第1人在那邊划船落海的,也是眾人意想不到的意外。(圖/記者黃盈容攝)
《老少女奇遇記》一趟日本外景共8天時間,楊貴媚、鍾欣凌、嚴藝文在熊本探訪住在當地的台灣人,體驗他們的生活做文化交流,上山下海通通來。20日採訪團抵達熊本這天,一行人剛勞動採完橘子,正準備前往海水浴場。當下「獨木舟」3個字成了行前禁忌詞,才發現原來3主持對於行程事前真的完全不知情,製作單位保密到家。

直到抵達現場,楊貴媚、鍾欣凌、嚴藝文才得知要在10幾度低溫,吹著海風,划獨木舟,3人當場傻眼。怕水的嚴藝文當然百般不願意,高喊著「我有說要划嗎?我有說願意嗎?」不小心還真性情飆了幾句髒話,反應過於真實。本來她在教練以「沒有人落海過」說服下,好不容易願意挑戰,未料,竟上演鍾欣凌落海事件,嚴藝文當場嚇到要閃尿。

鍾欣凌更是可憐,一落海,還反應式先想著要顧好身上的麥克風,深怕用壞器材,到時賠錢又耽誤時間可就糟了。當時熊本氣溫傍晚漸漸下降到僅10度,鍾欣凌落海後連內褲都濕透,她未先去換衣服,直接再次上船,繼續在寒風中完成拍攝工作,鍾欣凌反過頭來要大家別擔心,「我很會流汗,本來褲子就很常濕」。對比那一排僅在岸邊觀賞「真人秀」的媒體,包緊緊的,都受不了被風吹得皮皮挫,喊著頭痛了。

▲鍾欣凌(中)落海後,最在意的是身上的麥克風會用濕,趕緊上岸請工作人員確認。
▲鍾欣凌(中)落海後,最在意的是身上的麥克風會用濕,趕緊上岸請工作人員確認。(圖/記者黃盈容攝)
當天拍攝告一段落後,楊貴媚、鍾欣凌、嚴藝文簡單進行訪問後,又繼續下個錄製行程,直到深夜才收工,然後隔天一早約7、8又得繼續上工,疲憊程度可想而知。連身為製作人的楊貴媚都不禁埋怨,每次收工商店都打烊,買個牙膏都沒辦法!

而且就算當天拍攝的行程結束,也不表示3主持人就能休息,除了要開會,還有像是為了要用日文和菊池市市長和將近30位市府官員、市民介紹台灣的文化和習俗,前一晚還得苦練日文,總之就是一再壓縮睡眠時間。嚴藝文哀號,有次都收工了,還被經紀人挖起來要試裝,她不禁動肝火,大喊:「我睡覺都沒時間,我還試什麼裝啊!把合約拿出來,我1天只工作12小時!」

▲鍾欣凌(右圖左)故意講鬼故事嚇嚴藝文(右圖右),3主持私下感情相當好。嚴藝文被2位姊姊拱上台表演燈籠舞,硬著頭皮上了。
▲鍾欣凌(右圖左)故意講鬼故事嚇嚴藝文(右圖右),3主持私下感情相當好。嚴藝文被2位姊姊拱上台表演燈籠舞,硬著頭皮上了。(圖/記者黃盈容攝)
除外,大家也別小看熊本的地大物博,每個拍攝點間拉車時間1個半小時是基本,一整天下來,3、4小時車程跑不掉,光坐車就快沒了半條命,腰痠背痛的,相當折騰人。

楊貴媚也透露,因拍攝造訪的人家常在於山上,都是蜿蜒小路,除了暈車問題外,還因爲路太小無法包大車上去,整個拍攝團隊約40人及拍攝用的大量器材,得分成4、5台保母車。在日本嚴謹遵守當地法令,司機除了每天最多工作13小時外,還得連續休息8小時才能上工。團隊為了把握時間拍攝,只好再多花錢請司機輪班。交通加上食宿等因素,這一季製作費也是上季的一倍以上,絕對超過2400萬台幣。

▲楊貴媚(中)、鍾欣凌(右)、嚴藝文3位老少女,私下和螢光幕前零差別。
▲楊貴媚(中)、鍾欣凌(右)、嚴藝文3位老少女,私下和螢光幕前零差別。(圖/記者黃盈容攝)
然而儘管拍攝再苦再累,楊貴媚、鍾欣凌、嚴藝文3主持從不擺臉色,始終敬業完成工作,珍惜著與當地人的一期一會相遇,將感動帶給觀眾。只是,最後8天下來,辛苦超過80小時,也只大約播出僅3集,所以說實境節目是靠熱情與汗水交織的產物一點也不為過。

更多最即時、最熱門的娛樂新聞,請加入「NOW娛樂」粉絲專頁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I倪珍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