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欣凌昔軋6節目身心俱疲!間接成殘害動物幫凶 曾萌生輕生念頭

▲鍾欣凌昔軋6節目身心俱疲!因收視不佳,節目端出「抓兔子烹煮」單元,她間接成殘害動物幫凶,一度萌生輕生念頭。(圖/和展影視提供)
▲鍾欣凌昔軋6節目身心俱疲!因收視不佳,節目端出「抓兔子烹煮」單元,她間接成殘害動物幫凶,一度萌生輕生念頭。(圖/和展影視提供)

記者黃盈容/綜合報導

金鐘視后鍾欣凌日前上高點綜合台《震震有詞》宣傳新書「今天,我只想演自己:鍾欣凌的幽默與轉念」,暢談演藝之路;她第一個月薪水僅2、3000元,曾動念退出演藝圈。全盛時期曾同時軋6個節目,鍾欣凌坦言:「身心俱疲到吞口水會有血的味道。」忙碌的工作也出現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見節目為博眼球,竟讓2隊參賽者抓兔子烹煮,鍾欣凌無法接受,嘆:「每週一要錄影前一晚,都會天人交戰,甚至想著是不是我跳樓就不用面對這些了…。」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鍾欣凌一向給人活潑開朗的印象,沒想到也曾經歷身心俱疲時期。(圖/桂田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鍾欣凌一向給人活潑開朗的印象,沒想到也曾經歷身心俱疲時期。(圖/桂田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
鍾欣凌多年前曾與主持人謝震武律師合作,她一到《震震有詞》錄影現場就驚呼:「小武哥怎麼都沒有變,根本是律師界的劉德華!」拿過四座金鐘的她,還開玩笑要跟小武哥換位子,現場氣氛十分歡樂,但其實個性開朗、笑聲爽朗的鍾欣凌從小常被同學排擠,「小時候因為爸爸是家長會長,我個性比較嬌縱,加上身材圓潤,常被同學排擠」。

科班畢業的她同期的有吳倩蓮,她自認以自己的外型很難接到工作,面對為她擔憂的父母親,她承諾:「爸你給我2年時間,如果沒達成我就回到學校當助教。」她回想進演藝圈後,第一個月薪水僅2、3000元,每天一早出門假裝接通告,實際上是進到咖啡廳睡覺、看書到傍晚再回家吃飯,刻意假裝很忙很累,她說:「自己選擇的路自己要負責任。」


▲鍾欣凌(左)和主持搭檔郭彥均今年一起入圍金鐘獎。(圖/攝影中心攝)
▲鍾欣凌(左)和主持搭檔郭彥均今年一起入圍金鐘獎。(圖/攝影中心攝)
演藝工作漸穩定後,從節目開始主持,某日突然接到製作人說節目要收了,鍾欣凌對於手上都沒有節目開始感到恐慌,跟另一位製作人聊到「是不是該退出演藝圈?」,未料被反問「妳有進來過嗎?」宛如當頭棒喝。

之後鍾欣凌獨自到加拿大自助旅行,在冰天雪地中看到路邊有團隊在錄影,確定了自己是熱愛演藝工作的,當晚在她吃完豐盛的龍蝦大餐後,看著外面的冰天雪地,靠著一頓龍蝦跟雪景讓她轉念了,決定回台繼續在演藝圈打拚,一路走來造就了今天的鍾欣凌。

回想工作最滿的時期,鍾欣凌表示曾經同時6個節目在軋,「身心俱疲到吞口水會有血的味道」,忙碌的工作也出現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鍾欣凌說:「曾經接某外景節目,因收視不佳製作單位為吸眼球,準備很多兔子,讓兩隊參賽者抓兔子烹煮,現場有兔子猝死全身僵硬,廚師直接剝皮烹煮,這時候我真的不行了。」

那震撼的畫面讓她幾乎崩潰,打給經紀人表示無法再主持下去,她說:「每週一要錄影前一晚,都會天人交戰,甚至想著是不是我跳樓就不用面對這些了…。」但鍾欣凌沒有這麼做,而是繼續等待換主持人的時刻,她也分享「當你覺得那條路不好走,拐個彎沒有關係。」給正在低潮中的觀眾。鍾欣凌說現在的她可以坦然面對自己的挫折及心情,聊到家庭趣事、工作,可以用笑聲、不同的想法面對。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