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趙君朔/讓人失望的中共兩會會加速信心危機

▲中國兩會在北京舉行,但這次不僅未舉行「三中全會」,總理的中外記者會也取消。(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兩會在北京舉行,但這次不僅未舉行「三中全會」,總理的中外記者會也取消。(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趙君朔

中共今年的兩會受到特別多的關注,雖然外媒都心知肚明中共的民意機關只是共產黨的橡皮圖章,但是正面對通貨緊縮、慢性房地產泡沫破裂、青年失業率飆升、外資大舉撤退等多重挑戰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究竟對於眼前的困境有何解方,是全世界都想知道的,只可惜除了弱勢總理李強做了一些並不足以服眾的空洞宣示外,中共這條在”偉大領袖”習近平一路昏庸掌舵下已經撞上冰山的大船,還是看不出有任何要轉向、重回正規的徵兆。反而是習近平又從幕後向全世界傳達,他有鋼鐵的意志要帶領這艘大船正面衝破冰山,航向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此可以從兩個很明顯的訊號看出,首先是行之有年的會後總理記者會取消了。雖然這樣層級的記者會中共都會事先安排好流程和提問,但是歷任總理往往會有脫稿演出、流露出內心想法或是留下一些金句讓媒體、大眾回味再三的難得場面。

例如能幹的前總理朱鎔基到現在還被傳誦的「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勇往直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還有他忽然主動提起他很欣賞的鳳凰衛視台灣籍主播吳小莉,要她起來提問。另一位前總理溫家寶在最後一次記者會中,大膽地說出了中共需要政治改革。

當然最經典的還是去年神秘死亡的前總理李克強,他在2020年的會後記者會上講出還是有6億的人民每個月的收入不到1000人民幣,這絕不只是大膽說出真相而已,還是趁機戳破習近平頗為自豪、藉此賦予自己三連任正當性的扶貧政績。

但這種給人意外驚喜的時刻今年就此畫下休止符,無法再期待不久前還代表中共到達沃斯論壇上傳達中共依然力行改革開放形象的總理李強出現在中外媒體的面前回答各種問題,從而在此敏感時刻避免講出任何成為媒體焦點的內容而有功高震主之嫌,畢竟李強在對人大進行工作報告時,已經刻意展現出一種獨尊習近平的形象,這要從一個統計數字才看的出來。

這就是本次兩會顯示的第二個重要訊號,在李強的工作報告中,他提到了習近平的名字高達16次,這是總理在工作報告中提到總書記名字次數的史上新高,超越了李克強時代最高的提到習近平的名字14次。當然李強刻意想獨尊習近平的表現不止於此,另一個具有重要象徵意義的動作是他的出國訪問已經從搭乘個人專機改成包機,讓習近平成為獨享此待遇的國家級領導人。

若再從李工作報告的實質內容來看,他所提出的幾大經濟目標:經濟成長率5%、通膨率3﹪、財政赤字佔GDP的3﹪和1200萬個城市工作機會恐怕都是脫離現實,難以達成的目標。中共去年的經濟成長率達到看似不錯的5.2﹪其實只是因為前年還處於動輒封城的清零政策之下所以和2023相比基期很低才達到的。

即便如此,還是有研究中共經濟的頂尖諮詢顧問公司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的研究員在研究中共更基層的經濟數據後,認為連這個5.2﹪的數字都不可信,畢竟從去年中共貧弱的消費數據、地方政府因為賣地收入大幅減少無法推出財政刺激措施以拉動投資,還有出口同樣衰退來看,實在無法根據基本的經濟邏輯和算數得出經濟成長5.2﹪的數字,比較可信的成長率在榮鼎看來只有1.5﹪左右。

因此今年在基期相對於2022更高,李強又宣示財政赤字只會達到GDP的3﹪之下,中共還是無法推出外界引頸期盼的火箭筒式大規模財政刺激。的確今年預定發行因應地方財政困難的地方政府特別債券只從去年的3.8兆人民幣微幅增加到4兆人民幣。

若再從貨幣政策來看,中共的銀行間短期借貸利率和政府債券的殖利率在過去半年都太高,比在2016年年初中共的經濟成長和通膨都比現在高不少之下的利率還要高。雖然對已經採取觀望態度觀察緩慢崩盤的房市潛在買家借款人來說沒有影響,但對於其他想借款的人來說就是問題了。

若連比較粗暴的財政、金融刺激措施硬拉動經濟的選項都不可得,李強把今年的通膨目標設在3﹪只能說是讓人看笑話,在2月的通膨數據終於出現反彈出現和去年同期相比0.7﹪的漲幅之前,中共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已經連續四個月出現通縮。2月能出現反彈很可能只是因為春節假期帶動消費效應,比方說娛樂性旅遊的價格就出現和去年相比23.1﹪的驚人漲幅,但這樣的情況應該只是曇花一現,春節過後就會跌回通縮的陷阱之中。

雖然央行行長潘功勝在上周的記者會上還很有信心的表示中共的貨幣政策工具很夠用,但在擔心降息會進一步讓人民幣匯率走弱和影響銀行利潤之下,潘功勝實質上的選項根本不如他說的那麼充裕。

當然在當前中共一人獨裁,其他人只是幫宛若皇帝的習近平辦事的局面下,總理李強還是要硬提出一些口號和方向來設法說服聽眾黨能帶給人民美好生活,因此這次除了硬生生的經濟數據,配合習近平治國目標所推出的當季”國王新衣”是”高質量發展”這個忽然也被李強大力強調的新目標。

這個詞是習近平在2017年首次提出,根據《彭博新聞網》的統計,當年只提到這個詞10次,但之後五年他提到的次數就維持在一定的頻率上下:67、72、70、71、65。到了2023年這詞被他提到的頻率忽然跳升一倍,來到128次。因此讀懂聖上心思的李強在今年的工作報告中也很識相的工作報告中提到這詞多達25次,而過去六年的工作報告中這個詞出現的頻率從來沒有超過10次。

但這個聽來悅耳,缺乏實質內涵的詞彙是無法具體引導處於困境中經濟的發展方向的,這應該也是為何在李強做完報告當天,中港兩地好不容易在國家隊介入拉出一波行情的股市又都出現了下跌。大投行高盛財富管理部門的首席投資長在接受彭博電視訪問時更直接說出她認為即使股價已經很便宜了,目前的中國市場並不適合客戶投資。

在主要焦點經濟之外被注意到的議題是中共今年預計的國防預算成長率竟然高達7.2﹪,超過經濟成長的5﹪目標。當經濟成長目標可能只是自我安慰的海市蜃樓時,中共還是堅決要撥出如此高比例的經費用在國防上更證明了習近平的治國目標已經和過去領導人以經濟發展為優先徹底分道揚鑣,他的焦點就是在盡快達成不受西方宰制的科技自主並為可能發生的高低強地衝突做好準備。

雖然習近平強國強兵,將人民死活往後擺的大方向非常清楚,他自己對此也沒有刻意掩飾,但本次李強的工作報告中把過去”和平統一”的統一兩次拿掉並不代表中共將在短期內對台採取非和平手段促統。只剩下的統一,沒有和平的內容是出現在「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堅定不移推進祖國大業,深化兩岸融合發展」之後,也就是說整段的大方針還是有和平兩字

而且中共對內雖然經濟危機不斷在蔓延,民怨也越來越高,但目前並沒有構成任何足以挑戰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政治勢力或是社會力量崛起,只要習近平還維持基本的理性,他就沒有任何的誘因對台大規模動武,因為一旦失敗的後果就真的是喪失合法性與對社會的控制,後果很可能是亡黨亡國,這和共產黨維繫一黨專政的基本目標是衝突的。所以暫時不需要過度解讀在一段還是以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為基掉的文字中少了和平統一的和平兩個字。

總的來看,這次兩會真正的重要性就在於它的內容和流程其實越來越不重要了,中共真正的權力中心就在習近平坐鎮的中央辦公廳和他成立的,以他為組長的各種中央領導小組,能發揮技術官僚作用的官員的意見是否能傳到他的耳中並且被採納是個非常大的問號。

所以習近平在缺乏足夠的客觀資訊當作決策參考又缺乏國務院的適當提醒、制衡下,他還是會繼續強硬推行自主科技發展以對抗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為重中之重。民生議題除非冒出過年前的大規模股災有引發信心急速崩潰之虞,才會派出類似新證監會主委吳清這種鐵面殺手式官員出來強硬救市,把問題壓下去就好而不去考慮長期後果,這樣的政策風格其實民間早已心知肚明,所以不論是美國智庫所辦的中共經濟研討會或是《經濟學人》的茶館專欄都指出了一個根本的問題:民眾與企業對大環境缺乏信心,而在人代會上講話毫無新意、以習近平馬首是瞻的弱勢總理李強的表現只是讓這個問題更加惡化罷了。

  

●作者:趙君朔/紐約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